Browse Tag: 我在秦朝當神棍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三十六章 我乃火王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丛林外面的食人族打算天亮之后发起进攻的。因为天亮之后的这一天,是他们信奉的神灵的生日。
他们的神灵很古怪,是两条互相吞噬的蛇。
据说这两条蛇是一母同胞,互相吞噬,因此才变得强大无比。
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刘季等人竟然主动钻出来了。
这让他们有点意外。
最近他们也抓了这些人有一阵子了,每一次都功败垂成。他们深深感受到了这些人的狡猾。
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有主动出来的那一天。
于是,野人们甚至以为这是一个圈套。
其实野人是很单纯的群体,他们从来不会搞这些阴谋诡计,说烤就烤,决不食言。
但是和刘季这伙人接触的时间长了,野人也开始琢磨一些计谋了。
他们看着刘季,用木质的长矛指着他,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可惜,刘季根本听不明白他们的话。
刘季把准备好的供品拿出来了。
野人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这是什么意思?
刘季比划着说道:“我们,想要和你们讲和,我们一块生活,在这里和平共处。”
野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表示不太理解刘季想要干什么。
既然不知道,管他呢。
于是,他们一拥而上,把刘季等人给绑了。
刘季:“我靠。”
其他人也都一脸无语。
很快,刘季等人被带到了一个大广场上。
这广场上面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男女老少,各色人等都有。
广场中央已经生起来了一团火,大火堆熊熊燃烧,看得人精神恐慌。
刘季说道:“兄弟们,咱们还有没有办法。”
卢绾说道:“兄长,我已经技穷了。”
樊哙说道:“我就说了,不能信姓卢的。这竖子懂个屁,结果将我们一网打尽了。”
刘季的脸色有些发红。
他对樊哙和卢绾说道:“其实我在咸阳城的时候,曾经听说了一些东西。我不知道管不管用,但愿能有用吧。”
“是生是死,就在此刻了。”
当刘季被人抬着,经过火堆的时候,他忽然一扬手,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个小包。
这小包只有巴掌大小,只被叶子包着,攥在手心里的。
叶子丢进火堆里面之后,忽然轰的一声,爆发出来一阵红光,然后火堆被炸飞了,落在那些野人身上,烫的他们嗷嗷叫。
当然了,刘季等人身上也落了一些。
但是这些人都有衣服,倒也不太严重。
刘季挣扎了一下,从木棍上掉下来了。
毕竟那绳子已经快要烧断了。
刘季从地上站起来,很快就有一群野人围上来了。
刘季从身上掏出来了另一个叶子,扔到了火堆当中。
又是轰然一声,火堆又炸了。
那些野人都惊恐地看着刘季,不敢靠近。
刘季看出来了他们的畏惧,大声说道:“吾乃火王,可以操纵火焰。”
野人都一脸敬畏的看着刘季。
这时候,卢绾忽然跪了下来,大声说道:“拜见火王,拜见火王。”
卢绾跪下之后,樊哙也跪下了,然后其他的人也跪下来了。
那些野人本来就十分畏惧火焰,现在看见这些秦人跪下来,全都跟着跪下来了。
刘季志得意满,看着众人,然后炫技一样向火堆中又扔了一包。
然后……轰然一声,又是一声爆炸。
野人彻底被镇住了。
刘季松了口气,挥了挥手,于是,众野人众星拱月一般,将刘季送上了王坛。
语言不通没有关系,这些野人全都很虔诚的学习秦人的语言。
很快,他们就掌握了简单地词汇,再加上收拾的比划,已经明白的差不多了。
卢绾对刘季说道:“兄长,我对你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你这是绝处逢生啊,我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
刘季微微一笑。
樊哙好奇的说道:“兄长,你到底什么时候学会的,操纵火焰的本事的?能不能教教我?”
刘季呵呵一笑,说道:“你们啊,就是不喜欢学习,不喜欢看书看报。现在倒霉了吧?”
“昔日在咸阳城的时候,我曾经买到过一本旧书。这旧书说,谪仙当年,曾经用硝石、硫磺、木炭,三种东西,发明了火药。”
“我这些日子,闲来无事,找到了这些材料,然后做了一番试验。幸好。试验成功了。”
樊哙说道:“兄长是何时试验的?我怎么不知道?”
刘季叹了口气,说道:“我不敢弄出来太大的动静,免得被野人察觉到。一直以来,我都用极少的分量。”
“那些东西放到火堆里面之后,只是升起来一点小小的火焰而已。所以……你们都没有感觉到。但是我察觉到了其中的细微差别。”
“于是,我找到了火药的配方。”
众人都感慨不已。
刘季看着众人。淡淡的说道:“以后,我就是这里的火王,我将带着你们,征战天下,建立万事不朽之功业。”
“而你们,就是文物群臣,是将来的贵族。”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笔趣-第八百三十六章 我乃火王
有人指了指刘娘,说道:“这家伙怎么办?”
刘季看了他一会,说道:“这家伙……入宫做宦官吧。”
刘娘看着刘季,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居然有一丝欢喜……
这时候,卢绾又说道:“大王,这些野人毕竟和我们并非一族。常言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
“现在他们臣服于我们,可是将来呢?将来怎么办?万一他们忽然造反,我们怎么做?”
刘季想了想,说道:“这个……确实是个问题。昔日我们在新秦也招募了很多人,结果那些人大部分都跟着徐福跑了。这个问题,不能不慎重啊。”
众人点头说道:“是啊,所以我们怎么办?”
刘季想了想,说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巫术?”
众人说道:“当然听说了,这不是咱们楚地的风俗吗?”
刘季嗯了一声,说道:“这巫术当中,有一种最厉害的蛊术。”
“蛊术一旦运作起来,就可以控制人的神智,令人万万不敢造反。”
众人说道:“是啊。莫非大王要用蛊术控制他们?”
刘季点了点头:“不错。”
众人更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刘季:“你这……大王还有这样的大本领呢?”
刘季说道:“我没有。”
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三十六章 我乃火王閲讀
众人:“……”
樊哙干咳了一声,说道:“兄长,你说的热闹,闹了半天是没有啊。”
刘季还没有说话,卢绾先不快的说道:“樊哙,你怎么跟大王说话呢?应该叫大王,怎么能叫兄长?”
樊哙:“……”
他一脸鄙夷的看着卢绾。
刘季微微一笑,说道:“都是自家兄弟,无妨。”
他嘴上这么说,但是依然很赞许的看了卢绾一眼。
卢绾一脸谦卑。
刘季接着说道:“虽然我不会,但是那些野人不知道啊。接下来几天,我要你们散播谣言,告诉那些野人,我会这种手段。”
众人都哦了一声。
于是,谣言开始了。
很难想象,两伙语言不通的个人,居然开始传播起谣言来了。
这些谣言很快传遍了野人部落,并且越穿越离谱。
在野人那里的版本,变成了刘季的母亲,名字叫做刘媪。
有一天刘媪正在烧火,忽然间火苗蹿到了她的腹中。
然后,刘媪就有了身孕。
怀胎三年,生下来了刘季。
刘季从出生开始,就有异象,可以操纵火焰。
除了操纵火焰之外,刘季还有一种蛊术,可以种在人身上,平时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吃饭睡觉,很普通。
但是一旦有了不恭敬的心思,立刻就要痛苦不已。
否则的话,刘季带着人在丛林之中转战了这么多天,怎么没有人掉队逃跑?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忠心耿耿的跟着他?
而这种蛊术,只要被刘季看一眼,就会被种上。而这里的野人,十之八九都已经被种了蛊毒。
至于在场的野人,全都中招了。他们根本不可能逃脱了。
听到消息的野人个个震惊不已。
但是他们当中的某些人,还是有点将信将疑的。
时间不长,进行验证的机会来了。
刘季宴请群臣。
这些所谓的群臣,有跟着刘季一起打天下的老兄弟,也有野人部落的首领。
刘季看着这些人,微笑着说道:“诸位都是我的亲随。”
众人唯唯诺诺。
刘季接着说道:“本王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爱憎分明。”
“凡是我的人,我都会爱护有加,凡是我的敌人,我都会斩尽杀绝,你们明白吗?”
众人纷纷点头,说道:“明白,明白。”
那几个野人首领,最是紧张,他们点头说道:“我们明白,全都明白。”
刘季嗯了一声,然后向众人说道:“来,我们满饮此杯。”
这酒是用当地的粮食酿造而成的,很难喝,但是总比没有好,于是所有人都捏着鼻子喝下去了。
刘季哈哈大笑,招待群臣吃饭。
正吃到一半的时候,樊哙忽然猛地掀翻了桌子。
野人首领吓得一哆嗦,以为这个莽汉要杀人了。
谁知道樊哙倒在地上,翻翻滚滚,跪在了刘季面前。
他磕头如捣蒜,一脸痛苦的说道:“大王,大王,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众人都一脸惊诧。
尤其是那些野人首领,不明白这是唱的哪一出。
刘季微微一笑,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他对樊哙说道:“你错在哪里了?”
樊哙说道:“我看上了大王的宝刀,刚才想要有一种偷走的贪念。没想到这念头一动,我身上就像是有几万把刀子在割一样,实在是太痛苦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刘季点了点头,说道:“你知道错了就好。本王宽以待人,不会苛责你的。只要你不动歪心思,蛊毒不会将你怎么样。”
樊哙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是,多谢大王。”
刘季一脸淡然。
而那些野人都震惊了:原来蛊毒这么厉害吗?原来真的有蛊毒吗?
过了一会,樊哙一脸惊奇的站了起来。
刘季微笑着问道:“如何?”
樊哙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惊讶的说道:“好了,我没事了。”
刘季微微一笑,说道:“现在是不是对本王忠心耿耿了?”
樊哙使劲点了点头。
刘季呵呵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宝刀赠英雄,就将这把刀给你又何妨?”
随后,刘季把刀递给樊哙了。
樊哙一脸郑重的将刀接过来了。
这是一把锈迹斑斑,破破烂的柴刀。
那些野人看到这把柴刀之后,全都震惊了。
他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这就是传说中的铁刀。天呐。真是太神奇了……”
宴会很快结束了。
这些首领三三两两的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野人首领说道:“那个樊哙,好像是大王的人。你们觉不觉得……今天樊哙忽然倒在地上,像是一场戏?”
众人都愣了一下,说道:“你们觉得,他们是在做戏吗?”
这人说道:“未必不是啊。”
其他人说道:“我们现在就在暗中诋毁大王,好像……也没有什么事。”
其他人说道:“就是,好像也没有事。”
结果他们话音未落,忽然有人捂着肚子说道:“不好了,我腹中绞痛。”
随后,这人跳到草丛里面,蹲在那里一脸痛苦。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
这一天,这些野人首领足足排了十几次。
他们怕了,他们真的怕了。
然后,他们开始祈祷:“火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他们的祈祷越来越虔诚,等到天亮的时候,那股猛烈地泄意终于停下来了。
这些人松了口气,双腿发软的想回走。
“火王,不可以得罪啊。”这变成了所有人的共识。
然后,这些人又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了其他野人。
现在野人们战战兢兢,谁也不敢说什么了。
毕竟……太可怕了。
于是,所有人都臣服于刘季。
精品玄幻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 txt-第八百三十六章 我乃火王
而刘季在这里,建立了属于自己的王国。
刘季开始享受起草头天子的快了,而万里之遥的咸阳城,围绕着羊尾的风波还没有落幕。

人氣都市小说 我在秦朝當神棍 txt-第八百二十九章 輿論戰看書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羊尾很淡定,但是商君别院的匠户就不淡定了。
用谪仙的话说,舆论的高地,你不去抢占,就被别人抢占了。
现在有人大肆诋毁羊尾,搞得现在工厂招人都有点困难了,商品销量也出现了问题。
这可怎么行?
于是,几个工厂的负责人开始聚在一块讨论。
起初的时候,有人说道:“咱们要不要报告给谪仙?”
又有人说道:“这等小事,还需要告诉谪仙吗?那咱们也太没有用了,谪仙要我们何用?”
“万一将来某一天,谪仙飞升仙界,我们怎么办?难道继续这样浑浑噩噩的活下去吗?”
其他的人都缓缓的点了点头,一脸感慨。
这人说道:“依我看,这件事就由我们自己来办,最好在一两天内,把事情办妥。如果办妥了,就用不着惊动谪仙了。”
“如果办不妥,我们再呈报给谪仙,请谪仙定夺。”
其他人想了想,都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其实,在匠户们互相讨论的时候,李水就已经知道羊尾的事情了。
因为大秦太无聊了,每天有限的消遣活动就那么几项,看报纸已经算是其中之一了。
所以李水每期报纸必看,无论是大报小报都看的津津有味。
对于羊尾的事情,李水并没有太大的感触,完全像是后世的吃瓜群众一样。
至于商君别院的销量,李水也并不担心。因为他太明白一个道理了:百姓都是很健忘的。他们很快就会忘记这些事了。
在李水看报纸的时候,相里竹走进来,对李水说道:“有一群匠户,聚集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好像在密谋什么,你要不要关注一下?”
李水问道:“他们在密谋什么?”
相里竹想了想,说道:“他们好像是在说,什么事要瞒着你干,什么羊尾,什么销量之类的。”
李水笑了笑:“我大概知道是什么了。没事,让他们去做吧。这些人不经过一番磨炼,是不能成才的。”
相里竹哦了一声,说道:“你觉得行就行。”
她这么说,倒也不是太信任李水,而是……单纯的不关心而已。
爱咋地咋地,能保证科研经费就行。
李水有点奇怪的看向相里竹,问道:“你不是一向不关心这些事吗?这次是怎么回事?怎么忽然关心起匠户来了?”
相里竹翻了翻白眼,说道:“谁关心他们了?当时我坐在石头上思考问题。或许我坐在角落里,又一动不动。这帮蠢货竟然没有看见我。”
李水对相里竹说道:“你这……也太专心了吧?科研工作者都这样吗?”
然而,相里竹并没有回答。
李水纳闷的看了一眼,发现相里竹坐在门槛上,两眼发直,又陷入了呆滞中。
李水:“……”
…………
几个匠户先找到了羊尾,对羊尾说道:“你老爹说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羊尾一边干活,一边点了点头。
匠户说道:“这件事,你怎么想?”
羊尾说道:“我前两天学了一句话,叫清者自清。我没有做过,就让他们说去吧,我心中无愧。”
匠户摇了摇头,说道:“可是谪仙说过,叫舆论的阵地,你不去占领,就有别人去占领。”
“三人成虎啊。说的人多了,那就是真的了。纣王难道真的这么坏吗?不过是他成了坏蛋头子,所以所有的坏事都安到她头上罢了。”
“连纣王都洗刷不了的冤屈,你觉得你可以吗?”
羊尾一脸茫然,说道:“谁是纣王?”
旁边另一个匠户对之前那人说道:“你小子刚学了点文化就在这里卖弄上了?还什么纣王。这能让人听懂吗?”
这匠户对羊尾说道:“咱们商君别院的李大娘你知道吧?”
羊尾有点茫然。
匠户说道:“就是那个李破鞋。”
羊尾恍然大悟。
匠户说道:“你觉得李大娘最多和多少人搞过破鞋?”
羊尾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匠户微微一笑,说道:“没事,你放心的说,大胆的说,你觉得多少就说多少。”
羊尾沉默了一会,说道:“三个?”
匠户微微一笑,说道:“一个都没有。”
羊尾顿时愣住了:“一个都没有?那怎么……”
匠户说道:“那怎么被人叫做破鞋呢?不是不是想问这个?”
羊尾点了点头。
匠户叹了口气,说道:“这就叫人言可畏啊。李大娘家里男人死的早,男人死的时候,她才二十二岁。”
“家里带着一个小娃,日子过得很清苦。后来呢?有一天来了一个乞丐,李大娘看那乞丐可怜,就给了他一碗水喝。”
“哪知道这乞丐知恩图报,后来在山上抓了一只兔子,就硬是分给了李大娘一半。”
羊尾问道:“后来呢?”
匠户说道:“后来,没有后来了,后来乞丐走了,李大娘继续过日子。咱们也不知道当年的乞丐是死了,还是远走他乡,去别的地方要饭了。”
“两个人就遇见了这么一次。但是从那以后,就有了说闲话的人。这些人说,两个人在一块搞破鞋。”
“还说那乞丐始乱终弃,把李大娘给扔下了。反正这种事,越传越多,越传越多。”
“起初的时候,李大娘也是不予理会,觉得是无稽之谈,不值一哂。但是时间长了,李大娘竟然有了个李破鞋的外号。”
“这时候李大娘再想要解释,已经来不及了。人人都知道她叫李破鞋,怎么解释都不管用了。后来,李大娘自己也认命了。”
这匠户向羊尾摊了摊手,说道:“你看,事情就是这样的。有些事情,你必须得去争,你不争,别人就会争。”
“你觉得是不值得反驳,别人会觉得你是不敢反驳。”
羊尾缓缓地点了点头,然后向匠户说道:“那……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匠户想了想,说道:“登报纸吧,登报纸,澄清事实。”
羊尾嗯了一声:“好。”
匠户立刻找来了将军小报的记者,表示想要登报纸,把事情说清楚。
将军小报的记者到了之后,详细的听了羊尾的话,写下了扎实的文字。
第二天,报纸发行。大大的标题就是,羊尾的回应。
这件事,立刻在咸阳城中掀起了一股热潮。
而李水看到这报纸的时候,不由得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这些匠户,还是太年轻啊。”
未央在旁边好奇的问道:“怎么?难道他们这样反击,做的不对吗?”
李水说道:“这样做,等于帮着鸭梨日报把热度炒起来了。原本不知道羊尾的人,因为这样的打嘴仗,恐怕也要知道了。”
“你看鸭梨日报的文章,说羊尾偷钱,杀人,不孝。一桩桩一件件,何等的紧张刺激?百姓更喜欢看这样的文章。”
“将军小报的文章虽然把事实罗列的很清楚,但是百姓不喜欢看,那不是起不到打击谣言的效果了吗?”
未央好奇的问道:“如果是你的话,你怎么做呢?”
李水笑了笑:“如果是我……嘿嘿,谁敢给我造谣?”
未央白了李水一眼:“那也是,你懂不懂就跟人赌命,谁敢给你造谣?”
李水嘿嘿笑了一声。
未央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就任由这些匠户自己做下去吗?”
李水嗯了一声:“不着急,先让他们自己做。这种事,吃一堑长一智。”
未央说道:“就怕覆水难收,到时候想要挽救,都挽救不回来了。”
李水摆了摆手,说道:“放心,绝对不会。”
…………
鸭梨日报社的人都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竟然把将军小报给逼出来了,这一次,我们岂不是要大伙特火了?”
于是,这些人又开始捉摸着下一次编造些什么东西。
当然了。朝廷确实有命令规定,不允许编造新闻,尤其是攻击别人的新闻。
可是……这些东西都是从三蛋那里采访得来的啊。是三蛋要骗人,那记者顶多算是失职,绝对没有罪过。
如果朝廷真要治罪,就找三蛋治罪好了。
回头这两个记者,在报社内部做个检讨,批评教育一番。
板子高高举起,又轻轻放下,这也很不错嘛。
反正钱是挣到了,等风声过去之后,又能迎来升职。
甚至于鸭梨日报的主编,亲自嘉奖了这两个记者,夸赞他们做得好,让其他的人好好向他们学习。
于是乎,鸭梨日报的所有人都铆足了劲,一定要搞出一个大新闻来。
…………
“老伯,我们又来了。”鸭梨日报的记者见到了三蛋,对他更加客气了。
三蛋微微一笑,说道:“又来采访我了?”
这两个记者点了点头。
三蛋狡黠的笑了笑,说道:“这次我的价钱可涨了。”
两个记者有点紧张,心想:看样子,他已经知道自己有多大的价值了。也不知道这老家伙会不会狮子大张口,漫天要价。
记者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你涨了多少啊。”
三蛋呵呵一笑,说道:“我现在啊,没有一千钱,你们是请不到我说话了。”
两个记者顿时松了口气,心想:果然是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啊,闹了半天,只要一千钱。
这两个记者干咳了一声,假装为难的说道:“一千钱,价格会不会太高了?能不能往下面调一调?”
三蛋想了想,说道:“九百五十钱,再也不能少了。”
两个记者低着头思索良久,说道:“九百钱行不行?”
三蛋为难的说道:“罢了。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就给你们便宜点,不过下不为例啊。”
于是,双方达成了共识。
三蛋在心中冷笑了一声:两个笨蛋,我随便说几句话,就收你们九百钱,你们太蠢了吧?
而两个记者也在心中冷笑:“真是笨蛋,你恐怕不知道,这几句话在咸阳城中,值九万钱不止。”
随后,三蛋又开始编排羊尾。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三蛋就变现的很轻车熟路,熟门熟路了。
他对两个记者说道:“这羊尾啊,你们恐怕还不知道,她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几年前,她还想何人私奔来着。”
“其实和那后生,跑了有几个月,最后硬生生被我给抓了回来。”
“幸亏我发现的及时,才没有大了肚子。”
记者摆了摆手,说道:“老伯,这样虽然刺激,但是还不够,咱们不如说,她其实已经大了肚子,但是后来搞了点药,把孩子给打下去了。”
三蛋眼睛一亮,说道:“你们果然是专业的啊,听你们的。”
两个记者干咳了一声,说道:“老伯你看,这故事大部分都是我们编的,你这价格能不能少一点?”
三蛋顿时急了:“什么你们编的?这都是我想出来的,我自己绞尽脑汁想出来的。不对,这些就是真的,就是我的故事。都是我亲身经历了的,羊尾做过的事。”
两个记者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是是是,是我们错了。这些都是羊尾的事。都是你自己讲的。”
三蛋这才放下心来了。
想从我这里把钱抢走?门都没有。
…………
新一期的鸭梨日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销量甚至差点超过将军小报。
这对一份新报纸来说,简直是无比巨大的成功了。
因为这标题太吸引人了:羊尾曾经未婚先孕。
无数的人争相购买,不少人看完之后,还要给亲朋好友传看。
羊尾的名声,一日之间就臭不可闻了。
当然了,还有一些人是相信羊尾的。
不过这些人与其说是相信羊尾,不如说是相信商君别院。
他们相信商君别院找来的代言人,不会是这等货色。
于是,他们死死地盯着商君别院,盯着将军小报,想要看看将军小报怎么应对。
而这件事,也惊动了伏尧,他亲自来到商君别院,对李水说道:“师父,现在怎么办?”
李水微微一笑,对伏尧说道:“你不知道怎么办吗?你可是主管宣传的。”
不久前,正是李水的提议,让伏尧主官天下间的宣传事宜。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