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Tag: 大雪將至雲壓頭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第二百一十三章 再見展示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是。非常重要。”穆习容低声道。
林湾湾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将点心全部摆到穆习容面前,对她说:“那、那你多吃一些,肚子里吃饱了,心里就不会难受了。”
穆习容被林湾湾这新奇的说辞逗的一笑,“林姑娘这是哪里听来的土方子,听起来很是有些不靠谱呢。”
“嘿嘿。”林湾湾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对了,”穆习容忽然好奇起一件事来,“那日发生的事,我倒是有几分好奇,有些话想问林姑娘,就是怕唐突了林姑娘。”
“你我都是朋友,有什么唐突不唐突的,那些事都过去了,你有什么话尽管问便是了。”林湾湾拍着胸脯直爽地说道。
穆习容见她如此,便也丢了些芥蒂,将心中疑惑问出了口,“那个男子如此伤你,你对他可还有喜欢吗?”
“我……”林湾湾低了低头,大概料到了穆习容会问什么,所以也没有太多的惊讶,她想了想才抬起头来说道:“其实,我都不知道我这样是不是真的喜欢他,还是因为他对我动了心,追求于我,我便与他好了。”
“说来也奇怪,在知道他负了我,要与我退婚的时候,我心里竟然松了一口气,就好像压在心中的石头忽然撤走了一般。”
林湾湾神色复杂地笑了下,“大概……我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喜欢他吧。”
穆习容宽慰她说:“林姑娘如此好的人,日后会有大把男子追求,不必为这样一个负心汉伤心,方才是我多嘴一问了,我自罚三杯。”
说是自罚三杯,这里却并没有酒,于是穆习容一口气吃了三个金丝龙糕,当做是“自罚三杯”了。
林湾湾一笑,“好狡猾的穆姑娘,说是自罚三杯,却将我的点心都快吃完了,还一口气就是三个,委实可恶。”
穆习容哈哈笑了几声,“我这囫囵吞枣的,倒是有些浪费这么好的糕点了。”
“嗐,这有什么的,若是穆姑娘喜欢吃,我再差人多送你几盒。难得遇到与自己投缘的女子,这宜轩里我倒是我存了一些果酒的,穆姑娘今日不如陪我喝上几杯?”林湾湾笑道。
穆习容也不做推辞,“那自然好,我乐意奉陪。”
二人这一喝,一喝就喝到了晚上。
后来还是林湾湾身边的侍女差人将穆习容送回去的,因为林湾湾自己都是醉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在客栈门口,纪携出来迎,穆习容醉态朦胧。
“小姐?小姐?”纪携从那侍女手中接过醉态酩酊的穆习容,皱眉语气有些责怪道:“小姐你明明不能喝的,今日怎么喝了这么多?”
那侍女赔罪道:“是我家小姐太过好客,让穆小姐醉成这样,让小婢代我家小姐道歉吧。”
纪携摆摆手,说道:“罢了罢了,既然小姐已经送回来了,你也回去复命吧。”
他自然不会因此为难一个侍女的。
只不过这宁王妃喝醉了,确实是有些麻烦了。
然而等他将穆习容扶上楼,关好门后,原本被纪携好生安置在躺椅上的穆习容却忽然坐了起来,她神情清明,哪有方才一点醉了的样子?
“娘娘,您没醉?”纪携有些惊讶,宁王妃如何连装醉都装的如此出神入化,方才险些连他都骗过去了。
“自然。”穆习容坐起来,理了理衣袖,动作和神态都与正常人无异。
她的酒量可是千杯不醉的,在药王谷的时候,连她那个嗜酒如命的师叔都喝不过她,如何能被女儿家的几杯果酒给灌醉?岂不是贻笑大方了。
纪携见此松了口气,没醉就好没醉就好,不然这男女授受不亲的,他该怎么照料呢?
“既然娘娘没醉,那属下就先退下了,如若有事,娘娘再叫属下过来。”纪携行了个礼道。
“嗯,你先回房休息吧。”穆习容语色淡淡地说道。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愛下-第二百一十三章 再見閲讀
纪携关门退下后,穆习容揉了揉脑袋,虽然她不会醉,但喝醉之后该有的症状,比如头痛之类的却是一样也不会少。
而且今日她见了不少风,晚上得好好地沐浴一番,别伤了风。
眼下没人照料她,她自然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之前她是不习惯有人在身边照料,如今没人了,倒是也有些不习惯了。
人都是些适应动物,这话说的确实没错。
精品都市小说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第二百一十三章 再見分享
“嘶。”穆习容往浴桶中倒热水时一分心,滚烫的热水浇到了自己的手上,她指尖木了一下,尔后便是一阵钻心的灼痛。
都说十指连心,果真不假。
她只好放下水壶,又去井水旁冲了半刻的冷水,这灼痛之感才稍稍缓解一点,但指尖却起了两个泛白水泡,就算不去碰,一阵风吹过都很难不疼。
井水周围的环境有些幽暗,穆习容又冲了一会儿冰凉的井水,起身刚想上楼,余光里却忽然闪过一线暗色。
“谁?!”穆习容目光一凌,她巡视四周,却没发现有人的踪迹,但她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
穆习容盯着周围朝后退了几步,谁料却感觉到身后撞上了什么,她猛地一转身,发现身后是一个人。
她正欲动手,然而在看见那人容貌之后却骤然顿住了。
两人的呼吸近在咫尺,两眼相望,穆习容动了动嘴唇,却迟迟说不出话来。
“怎么哭了?”宁嵇玉的眼神中满是心疼,他声音温沉,含着****的宠溺,他抬手替穆习容轻轻擦去了颊边的泪水。
然而穆习容却像是还没反应过来一样,就连自己哭了都不知道。
“你……真的是你?”穆习容抬起双手抚摸上宁嵇玉的脸,确认是温热的,是真的以后,她才敢上前猛地抱住他。
“真的是你!”穆习容声线中含着细细的哭腔,“我还以为……还以为……我终于再次见到你了……”
宁嵇玉收紧双臂将穆习容紧紧抱住,“傻瓜,我说过,我会回来的,就定然不会食言。不过这阵子,害你受苦了。”
穆习容埋在宁嵇玉怀中摇着头,憋着气道:“我哪里有什么辛苦,只要能见到你就好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第兩百零一章 冒險閲讀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王爷,东西已经让人送出去了。”李立闪身从客栈的窗户里翻进来,落在地面,动作轻地如同落了一根针。
宁嵇玉从鼻腔里低低“嗯”了一声,靠在墙边闭目养神。
“王爷,你可是想王妃了?”也是,自从上次一别,他们二人少说也有三月未曾相见了,王爷又怎么会不想呢?
宁嵇玉淡淡瞥了他一眼,正要说话,门外却传来一阵响动,尔后传来一道又低又弱的男人的声音,“客人……您在里面吗?”
宁嵇玉和李立对视一眼。
片刻后,门外的人似乎等得不耐烦了,又叩门问道:“客人不在里面吗?客人若是不应,我们就进来了。”
说着,他打开门,正要进门之时,却被一只手拦住了,里头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露出半张脸来,面上满是不耐,他紧紧皱着眉头,语气不善地说道:“你们有什么事吗?我让你们进来了吗就自己开门?你们开门做生意的就这点诚信?”
“呵呵抱歉啊这位客官,这……这是这些官爷要查人,我们也没办法……”没等那店掌柜赔完罪,这人身后的那些人已经夺门而入。
“邬虎衙奉皇命查处逆贼,奉命行事还望各位配合,否则,拒不配合之人,就跟着我们到衙门走一趟吧。”领头人一身青色锦衣,架势看起来很是气派,却不知是不是狐假虎威。
李立听到是衙门查案,立时缓和了神色,一改方才对店家的跋扈态度,点头哈腰道:“原来是官爷查案,官爷里头请,我和我家少爷正要回,途径此地太过劳累,便找了个地方歇歇脚,绝对不是那些不知死活的逆贼!还请官爷明查呀!”
他说着,从衣袖中掏出一块银锭,悄悄掩在衣摆下,递给那青衣捕头。
青衣捕头低头看了一眼,一边眉毛一挑,不动声色地笑了一下,将那锭银子放进了自己的腰包里,点头道:“嗯,想来那两个逆贼也不敢这般大摇大摆地住店,该是躲在那个山野沟壑里才是,罢了,今日就先查到这里,收工!”
青衣捕头摆摆手,将手下人全都带走了。
“官爷慢走!”
李立立时道。
待那些人走后,李立关上门,对着屏风后的宁嵇玉道:“王爷,打发走了,依我看这里的官都一个样,好对付的很,头脑简单,眼里只有银子,给点银子就打发了。”
“此次是我们运气好,遇上的不过是个不办实事的草包,若是下一次恐怕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既然东西已经送出去了,等联系上我们的人后便冒险出城一试,留在临沧并不是长久之计。”宁嵇玉好整以暇地从屏风后走出来,神色清冷道。
李立知道宁嵇玉这么说这是分明太过想王妃娘娘了,想要早日回到王妃娘娘身边,否则以王爷的性子是绝对不会轻易冒险的。
不过说的也是,巫蛊之术的解法不日便会送到穆寻钏手上,届时他们便又少了些顾虑,确实可以搏一搏,冒险一试。
.
“殿下,您……”
温离晏身边的近臣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温离晏处理军文,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些什么,却犹犹豫豫地没有说出口。
“本殿下知道你想说什么。”
温离晏提笔一边写一边道:“你无非是想劝本殿下回临沧皇都为圣上守孝,但眼下临军正处于关键时期,本殿下又怎么能离开?”
温离晏是皇子,本该叫温訾厉父皇,却只称呼温訾厉做圣上。
“可殿下若不回去,恐怕……恐怕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争议……”
“什么争议?”温离晏道:“什么争议都比不过打胜仗重要,本殿下只要打赢这场仗,谁敢对本殿下说什么?”
“可……”
若是连这孝也不守,恐怕那些老臣会拿这些事做文章。
况且,既然先皇已经驾崩,那必然会举新帝。
虽然现在暂由肖王温訾明担任摄政王,主理朝中之事,但如今临沧仅有一位皇子和一位公主,那九五之尊之位会落在谁的头上,不言而喻。
温离晏眼下会如此淡然,恐怕也是因为胸有成竹,知晓这皇宫之内无人能与他争那个位置。
但皇家之事瞬息万变,断没有十足把握的事情,温离晏如此,他的臣下也不免担心。
“行了。”温离晏抬手,适时制止他继续说下去,语气里透着一股不耐,“你这阵子是没事做了?这般闲?闲到要来干扰本殿做的决定?”
温离晏周身透着一股威慑和冰冷,叫近臣一骇,再不敢说些什么。
“是,臣下明白了……”
那人退出去后,温离晏又在纸上上勾画了片刻,才慢慢放下笔来。
而那一堆文书的旁边,正放着那张宣纸,一个女子的形象跃然纸上,温离晏所画,正是穆习容。
温离晏的目光在纸上一寸寸磋磨下去,半晌后,才似叹似诉地说道:“容儿……你为何不愿再回到师兄身边呢……你明明之前那么喜欢黏着师兄的……人,果然都是喜新厌旧的,连你……也免不了俗吗?”
“但无论如何,容儿,你只能是我的,只要我驻守这边城一日,宁嵇玉就一日也别想出这临沧城,去到你的身边。”
温离晏冰冷如水的眸子里透出一股狠厉,似是想要将他口中的那人撕碎成千片万片,再也拼凑不出一个完整的人来。
“容儿,到时候可别怪师兄,一切都是他自讨苦吃。”
早在他得知宁嵇玉刺杀了温訾厉的消息之后,他就已经下令关闭边城进出口,任何人都别想离开临沧,而外人也无法进入临沧,虽然这对临沧会有一定的影响,但温离晏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虽然他也清楚温訾厉的死恐怕别有真凶,但无论真相如何,他要抓的,只是一个宁嵇玉。
毁掉一个人是最为容易的了,而他期待着用怎样的方法能够毁掉宁嵇玉。
到时候穆习容就会认清,究竟谁才是最适合就在她身边的那个人。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線上看-第一百八十三章 異樣閲讀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穆习容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不过倒是正如王庆所说,果然没过一会儿,穆寻钏就回来了。
他回来时,身上还带着一身的冷意,连脸色都显出了点青黑色,给下属们都是吓了一跳。
“将军,您这是刚才外头回来吗?属下给您生炉火暖暖吧!”
穆寻钏没应声,小兵就自己开始着手生炉火,末了,还从炊事那里端了热水,让穆寻钏将手锦在里头回回暖。
谁料穆寻钏却只盯着看那盆水,接着就毫无预兆地一掌将那盆水掀翻在地上。
“退下!”他高喝一声。
小兵吓了一跳,赶忙点头退了出去,一刻都不敢耽误。
小兵退出去后,穆寻钏依旧死死盯着那滩倒在地上不断蔓延的水,许久之后才收回目光,忽然像恢复了某种理智一般表情变得正常了许多。
“我大哥回来了?”穆习容问王庆道。
王庆表情有一瞬间的别扭,他对穆习容道:“是的王妃,只不过将军自从回来之后似乎有些怪异,不只是遇上了什么事,脸色很是不好看……而且据接触了将军的那个小兵说,将军……将军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王庆将那个小兵遭遇的情景对着穆习容又说了一遍。
穆习容听言后也有些奇怪,以原主的记忆和她与穆寻钏相处所知,穆寻钏并不像一个易怒的人,哪怕是对一个小士兵也断然不会像今天王庆口中所说的那样。
她大哥这一趟出去,究竟是去了哪里,又遭遇了什么,回来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穆习容私觉这一切都不简单,像是某种大事发生的先兆,令她心神有些不安。
不行,这件事她今天一定要搞明白,不然她会一直心神不宁下去的。
“大哥。”
穆习容径直去了穆寻钏的帐前,但她等了好久,都没有人来应。
就在她想直接闯进去的时候,门外的守卫将她给拦住了。
“王妃,穆将军吩咐,任何人不得进入帐内。”帐前侍卫说:“还请王妃不要为难我们。”
“无妨,如果大哥问起,你就直接将罪责退给本王妃便是,我是不会让你付出任何代价的。”穆习容好理相劝道。
那侍卫面露难色,“这话穆将军也和我们说过了,就算你能担得起责任,我们也是轻则掉脑袋,重则被赶出军营,所以还请王妃回去吧……”
穆习容原本还只是想试探一下,见那个侍卫如此态度,穆习容更是觉得其中一定有诈了,如此,她更是决定非进去不可。
“放心,谁都不会让你掉脑袋或者离开军营,你只管在这里守着便是,只需把我放进去。”穆习容缓声道:“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你怕什么?我是你们将军的妹妹,我还能害了你们将军不成吗?”
“这这……”那侍卫是当兵的,又不是什么秀才,自然没有什么口才,只能被穆习容说得哑口无言,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立场,不肯放穆习容进去。
这就叫穆习容有些为难了,她重重叹了口气,道:“唉,何必呢,早知道要用到这一招……”
火熱連載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大雪將至雲壓頭-第一百八十三章 異樣分享
她衣袖一扬,一种细小如粉尘的药粉被那侍卫在无知无觉中吸入鼻腔之中,只瞬息一间,那侍卫便失去了知觉,身子软趴趴地一倒,倒在了地上。
“方才隔何必与你说那么多废话呢?浪费时间。”
穆习容轻轻拍拍手,又弹了弹自己衣袖上沾染的药粉,施施然进了帐中。
“大哥。”穆习容进了穆寻钏的帐内,发现穆寻钏常坐的那处事桌上并没有他的身影。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大雪將至雲壓頭-第一百八十三章 異樣分享
她继续往里走去,试探着出声问道:“大哥?”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第一百八十三章 異樣推薦
里头就是息寝了,穆习容不好进去,只能在帐外待着。
“大哥,你在里面吗?”
只见隔着一层不厚不薄的布帘,一个男子的身影倒映在帘上,听见穆习容的声音后,那身影立刻一闪。
约莫一息后,穆寻钏大步掀帘出来,他面色沉沉,那惊人眼神看得穆习容都不禁内心抖了一下。
“大哥?你怎么了?”穆习容出声问道。
她在方才那一瞬间便察觉出了一些异样,正如王庆之前与她说的那样,穆寻钏确实给了她一种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见穆寻钏没有回应,只冷冷地盯着她,穆习容压抑住心中的退却,继续试探道:“大哥?你究竟怎么了?你今日去了哪里?见了谁?”
精彩絕倫的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ptt-第一百八十三章 異樣
穆寻钏微微眯起眼,像是在理解她的话,但又一瞬后,他好像又恢复了正常,他对着穆习容笑了下,“是习容啊,你怎么来了?找大哥有什么事吗?”
“我刚才问大哥,大哥你今天去了哪里,又去见了谁,大哥你没听到吗?”穆习容微微挑眉,继续问道。
穆寻钏的异样已经很明显了,正如她之前看到完全不认识她的宁嵇玉那样,那种异样感相差无几。
只不过两人的症状却完全不同,宁嵇玉不认识她,但穆寻钏却能够认得她。
说明两人被下的不是一种蛊虫。
想必穆寻钏今日就是去见了临沧的人,因此才出现这种中了巫蛊之术的症状,只是那人究竟是谁,她无从得知,只能在穆寻钏这里下手,期望能找到一些线索了。
“哦,大哥自然听到了的。”穆寻钏点了点头,反问说:“容儿问这些做什么?军营里的事情,女儿家还是不要过问为好。”
“大哥之前不是说过容儿什么事都可以请教大哥吗?怎么现在却不可以了呢?难道大哥不认容儿这个妹妹了吗?”穆习容故作委屈。
精品玄幻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愛下-第一百八十三章 異樣看書
穆寻钏听言,却没有立刻否认,反而顿了一下,才道:“自然不是。只是此事事关重要,知道太多与你无益,说不定还会惹来杀身之祸,所以大哥才不肯告诉你的。”
然而穆寻钏从未和穆习容说过那样的话,穆习容只不过是稍微试探一下,那个人就漏了馅,看来对手的智商也不如何嘛。
穆习容从方才起就在观察穆寻钏的表情和神情等等,发现他在她说完话之后,穆寻钏都会有片刻的停顿,像是在思考对方说的话是什么含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