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紅樓春 ptt-第七百六十一章 花開當折直須折!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萱慈堂上,满堂惊骇。
尹家太夫人震惊的看着贾蔷,缓缓问道:“蔷儿,你为何要这样做?”
尹浩先前回来倒是说了,贾蔷回京后却没直接回城,结果李暄和宫里接他的人扑了个空。
追到桃园去,贾蔷却说要朝廷给他一个公道。
原以为,贾蔷要的公道是责罚李晓和梅姨娘背后凶手,却没想到,他居然敢提出这等惊世骇俗之问!
迫父杀子,便是寻常人家都算残忍,更何况天家?
贾蔷看着尹家太夫人道:“老太太,李晓欺人太甚,且行事下作卑劣,不择手段!此辈若生,我等皆难活。”
李晓为何如此想杀贾蔷,尹家人自不会不知。
说起来,还是尹家将贾蔷卷入这桩是非中。
不过,眼下再说这些也没甚么意趣……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尹家太夫人叹息一声,问贾蔷道:“那皇上如何答你?”
她断是不信,隆安帝会允贾蔷。
也难怪,贾蔷方才说功过相抵……
贾蔷扯了扯嘴角,道:“皇上倒是快允了我,不过皇后娘娘恰好来了。”
见其神情不大对,尹家二太太孙氏忙问道:“可是娘娘训斥你了?”
贾蔷苦笑道:“何止训斥,娘娘拿了把玉尺,差点没把我打死……”
“噗嗤!”
乔氏在一旁海松一口气后笑出声来。
大太太秦氏也咬牙笑道:“该!”
二太太孙氏皱眉埋怨道:“你也忒大胆了些!实在胡闹!再怎么说,那也是皇子,岂有这样的道理?”
尹家太夫人摆手道:“果真是李晓做下了错事,那蔷儿这般恼怒也算寻常。只是那些事,不是还未确定是李晓所为?仅凭一个二等侍卫,或能废黜爵位,却不能诛皇子性命罢?蔷儿,你要体谅皇上和娘娘的苦心。”
贾蔷倒没有甚么怨望,笑道:“自然能够体谅,毕竟还没杀了我,算是谋害未遂。贵人犯法,可以八议折罪。所以,就算议贵也杀不得。我只是向外面人表明我的态度,敢算计我的人,一定不会放过他。”
二太太孙氏笑道:“原来是想当刺猬,竖一回刺,倒唬我们一大跳。饶是如此,也多亏皇后娘娘打你一回,将此事岔开,不然皇上心里必是有想法的。”
尹家太夫人按下此事不再多谈,既然皇后已经出手了,想来不会有太多后患,她问贾蔷道:“这次你家里出了不少事,你准备如何处置?你先生可教诲了你?”
贾蔷摇头道:“先生未说,不过,那些人里通外敌,内外勾结,欲置我于死地,无论怎么说,也该着重处置罢?”
尹家众人面色微变,太夫人看着贾蔷温声道:“蔷儿,你可信我?”
贾蔷点头道:“在诸多长辈中,除了先生之外,老太太是我见过最明智的人,便是朝中几位大学士也远远不及。所以自然信老太太。”
此言一出,满堂人的脸色瞬间古怪起来。
连尹子瑜素来平静无澜的眼眸,也弯成了月牙。
二太太孙氏因是丈母娘,自觉贾蔷是自家孩子,所以羞耻感最强,掩面不敢见人。
大太太秦氏则和尹浩妻子乔氏一起哈哈大笑起来,尹家太夫人颔首道:“蔷儿说的是心里话,你们不必笑。他当初对太上皇如此,对皇上如此,对皇后也如此。上回我进宫,皇后娘娘就同我说,最喜爱蔷儿的一点,就是坦坦荡荡。从来没见过哪个孩子能做到如蔷儿这般坦荡,他或许将不好的想法不说,但他说出来的,一定是他内心真实所想。”
贾蔷点头道:“老太太说的是,有人或许以为我只对尊者如此,其实不然,不信可问五哥。还有我舅舅,也都一般敬重。”
尹浩简直受宠若惊,摆手道:“承受不住,麻烦蔷哥儿你往后把我从此列划去。”
尹家阖家大笑,笑罢,尹家太夫人对贾蔷温声道:“既然信我就好办了,你且听我的,回去后将这些事都交给你家太夫人去处置。就我所知,那几个目前的处境都并不好。你和寻常孩子不同,自当明白,有时候活着,比干净利落的没了更遭罪的道理。留着她们,还能给你添加几分孝名。你虽不将这些虚名看在眼里,但有总比没有的强,尤其是忠孝二字!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贾蔷闻言,点了点头,道:“成,我听老太太的。”
尹家太夫人愈发满意,一旁尹子瑜看了贾蔷半晌,无声的笑了笑后,从药箱中取出纸笔,很快写了一行字与尹家太夫人看。
尹家太夫人看后忙看向贾蔷道:“你家里还有事?那就不留你晚饭了,快家去忙罢。”
二太太孙氏还想让这个准姑爷多留会儿,尹家太夫人却道:“刚出远门回来,合该先给荣国太夫人去见礼。日子还长!”
贾蔷笑道:“差点忘了一事,我先生再三叮嘱我,让我感谢太夫人……”
不等他说完,尹家太夫人就连连摆手道:“快家去罢快家去罢,这样的客套话说多了,实在外道。”
贾蔷哈哈一笑,与诸长辈见礼后,又与尹子瑜微微颔首,随即转身阔步离去。
等尹浩送贾蔷出门后,尹家太夫人长长呼出口气。
秦氏笑道:“这才真是个大闹天宫的孙行者,老太太一辈子也没几回这样惊吓过罢?”
尹家太夫人苦笑了声,并未作答,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今日事,实是种祸之举呐。
不过也不能说错,果真让那孽障上位,何止贾家,便是尹家也未必能有好下场。
尤其是,子瑜。
所以,对于贾蔷能如此刚烈的回击,担忧之余,尹家太夫人心中实有激赏。
至于宫里的危机,就要看皇后娘娘的手段了。
想将人家师徒拢在手里作助力,又岂能只施小恩……
……
宁府后街,香儿胡同。
薛宅。
忠顺亲王李祐几乎气炸,他气的不是贾蔷的跋扈,他有旨意在身,贾蔷敢跋扈反抗那是作死!
可是,贾蔷死扣住旨意中必须当着他的面打这一句,也就是说,他一天不回来,薛蟠就打不得。
端的狡诈卑鄙可恶!
今日中午,宫中突然传旨,废黜皇三子李晓辅国公位,贬为庶民。
这一道惊雷几乎将整个宗室震晕!
没人知道发生了甚么,但贾蔷回来在前,李晓被废在后,一个外臣,竟然可以让天子废黜一位皇子!
天家威严何在?
多少老王爷老国公哭上门来,惶恐不安。
李晓是头,可宗室内上书弹劾要打杀了贾蔷的人又何止十个八个?
贾蔷连李晓都不放过,更何况他们?
一群龙子龙孙,天家血脉,被吓成这样,李祐心中之愤怒,就可想而知了。
再加上,先前天子传旨,让他等贾蔷回来后,当着贾蔷的面打薛蟠,如此,也算为皇族挽回一分体面。
可李祐没想到,贾蔷竟如此可恨,天都快黑了,仍不回家。
今日宗人府若气势汹汹而来,灰头土脸而去,那他往后还如何当这个大宗令?
皇族的体面,也让此贼践踏入泥!
他贾蔷,以为他是谁?
就算他有大功于朝廷,有大功于新政,可说到底,也不过是天家的一条狗!
如今这狗,居然反咬起主子来!
正当忠顺王李祐的脑瓜有些嗡嗡响时,忽听外面带来的人道了声:“宁侯回来啦!!”
听到这满含惊喜如同迎接双亲的声音竟是出自宗人府,李祐真想拿个金瓜,一瓜锤死那球攮的!
不过紧接着,外面他带来的人声音就变成惊慌怒愤:
“干甚么?”
“瞎了眼了……哎哟!”
“我们是宗人府的,你们敢……嗷!”
原本等贾蔷进来以国礼参拜,再好生训斥一番的忠顺王李祐这下彻底坐不住了,带人出了前厅,刚出堂门就看到他带来的五十员宗人府兵丁,此刻竟悉数被拿下。
李祐惊怒喝道:“贾蔷!你知道你在干甚么?”
贾蔷抬眼看了李祐一眼,拱手淡漠道:“王爷恕罪,本侯奉皇命,彻查废庶逆前阳城郡主李晴勾结前成安郡主李芸,谋害当朝大学士血脉一案。皇上有旨:无论涉及到何人,无论其爵位多高,身份多贵,官职多重,一律彻查到底。绣衣卫办案,敢有反抗者,杀无赦!”
李祐暴怒道:“贾蔷,你少乱举大旗!你以为你是谁?皇上下旨彻查此案时,本王就在养心殿!阳城已经被圈在绣衣卫诏狱,成安也贬黜为乡主,何时说过还要再兴大狱?”
贾蔷转头问绣衣卫千户郑阳:“郑千户,逆庶李晴招了没有?”
郑阳摇头道:“一言不发。”
贾蔷再问:“为何不上刑?”
郑阳看了眼忠顺亲王李祐,道:“宗人府派人来打了招呼,说李晴虽被废,但到底是天家血脉,不可轻贱辱之。所以……”
“不可轻贱辱之!”
贾蔷一字一句复述了遍后,目光陡然锋利的看向李祐道:“保李晴者,莫非就是王爷?”
李祐莫名其妙怒道:“胡说八道!本王恨不得将那贱人碎尸万段,谁会保她?”
贾蔷笑了下,道:“是啊,换做我是王爷,也恨不能将她凌迟活剐了。所以,你看,宗人府内部有贼啊!明晃晃的内鬼就在鼻子底下,王爷既然查不出来,本侯来查!来啊,全部拿下!”
谕令出,其身后百余虎狼番卫涌入,在李祐愤怒到发抖中,将一群唬的哭爹喊娘的宗人府兵丁,全部拿下。
“王爷,还要当着本侯当面行刑么?我在这看着呢。”
贾蔷脸上没有一丝笑意的说着笑话,李祐指着贾蔷道:“好,好,你很好!”
虽说他还能动手,可李祐真心猜不透,若再继续行刑,贾蔷会不会连他也寻个罪名带去诏狱。
再者,他什么身份,怎可能亲自动手?
“哼!”
怒哼一声后,李祐一甩袍袖,大步出了薛宅,坐上王轿径直往皇城而去。
他知道,告状或许未必能将贾蔷如何,毕竟,贾蔷眼下气势正盛。
可告状却可以让宫里和朝廷知道,此子到底有多跋扈!
这样的黑状告的多了,堆积起来早早晚晚会轰然倒塌,将这飞扬跋扈的孽种压的稀巴烂,死无葬身之地!
贾蔷看着李祐远去的背影,冷笑了声。
蠢货,眼下宫里对宗室中有人暗藏杀机的忌讳,远在他这个仅有些“私怨”却还有大用的臣子之上。
连这等形势都看不明白,还是回家顽戏子去才是正经。
都知道他今日种祸,难道他自己不知道?
只是数年后的事,又岂是这等庸辈可以预测的?
寰宇大势浩浩汤汤,贾蔷就不信,顺势之人还能被逆势之辈打败!
让人将宗人府诸人带回诏狱后,贾蔷进入前厅,就看到薛蟠一脸委屈、激动、愤怒……各种情绪混合在一起面容狰狞的看着他。
因舌头尚未痊愈,因此只能“呜呜呜”的说话。
贾蔷双手环抱胸前,笑呵呵的打量了他几眼,看出没性命之忧,便让薛家健妇抬着,一道往里面去了……
……
“我滴儿啊!!”
刚进二门,在里面已经得到消息的薛姨妈、宝钗就迎了出来,贾政因见宗人府未敢侵犯内宅,留了人看守二门后,先一步回荣府了,以避讳闲话。
有宗人府的人在这里守着,贾母虽想过来看看,也是不便。
因此这母女二人,今日着实受足了惊忧……
这会儿终于见着能做主的了,薛姨妈上前激动的抱住歪头耷眼的薛蟠,哭的撕心裂肺。
贾蔷在一旁看见宝钗这般模样,却是眉尖一扬,不无责备的问道:“怎么瘦成这样了?”
宝钗笑着摇了摇头,杏眸看着贾蔷,似有许多话说,又不知从何说起。
她不说,薛姨妈却有话说,她激动道:“蔷哥儿,你薛大哥为了你,在外面替你鸣不平,被人打成甚么样了,你瞧瞧,你瞧瞧!他才刚好没多久,就差点让人将舌头铰了去,身上也打的断了好几处骨头!都成甚么模样了?如今才刚养好一点,都未痊愈,那些人竟还要再来打一回,还要当着你的面打!这世上岂有这样的道理?蔷哥儿,你若不救救你薛大哥,他怕也活不长了啊!”
说罢,又转过头看着惨不忍睹的薛蟠大哭道:“你若死了,我可去指望哪个呐!”
贾蔷与她点了点头后,又对宝钗责怪道:“你该信我才是,果真放心不下,我不是在这边留了人手,你大可打发他们送急信于我,我自会告诉你我将如何应对,实不需你一个人忧思在心。怎好就自苦于心,瞧瞧,都快比林妹妹还瘦了!”
从前宝钗看起来丰润多姿,论宽度、厚度综合对比,看起来似能抵黛玉两个。
如今最多只能抵一个出头……
宝钗闻言没好气白他一眼,一直悬在肚中难安的心,看到贾蔷那一刻总算彻底落了下来,微微弯起了嘴角。
不过忽地看到薛蟠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瞄着她似乎在坏笑,宝钗俏脸一红,忙不再看那张鬼脸,转头去劝有些懵然的看着她和贾蔷的薛姨妈,道:“妈,让哥哥快进里面静养着罢。让人请郎中来瞧瞧,你莫哭了,没事了。”
薛姨妈不信她的,转头满面涕泪的看向贾蔷问道:“蔷哥儿,你薛大哥果然没事了?”
到底儿子最要紧,她此刻也没心思多琢磨那些有的没的了……
贾蔷与宝钗对视一眼后,微微颔首道:“没事了,我都回来了,还能有甚么事?”
薛姨妈闻言,这才心中大定,而后亲自带着同喜同贵护着薛蟠回屋安顿,等郎中来瞧。
抄手游廊上,宝钗见贾蔷看薛姨妈走后,就笑吟吟的看着她,不由俏脸一红,心头有些慌,低着头进了中堂。
进屋后,贾蔷竟越俎代庖,打发了莺儿去备茶。
莺儿倒是个伶俐的,比紫鹃有眼力界儿的多,都不问宝钗的意思,先给二人斟了热茶后,又将茶壶取走,说要重新换茶叶,就头也不回的就出门了,末了还将门带起……
见此,宝钗俏脸登时涨红,双手攥着绣帕。
心中将莺儿骂个半死,只觉得此刻像极了崔莺莺与张生私会的气氛……
她低着螓首不敢看人,却忽地感觉胳膊被牵扯,自己便身不由己的往一边歪去。
她慌张看去,就见贾蔷正满面微笑的将她拉到身边,扶腰轻轻一抱,让她坐在了他的膝上。
宝钗满面娇羞的“哎呀”了声,她哪里经得起这个,俏脸滚烫的挣扎着就要下去,只是又哪里挣得过贾蔷?
贾蔷一手轻轻扶过雪腻的下颌,二人四目相对,看到那炙热的目光,宝钗唬的连忙闭上了眼,呼吸急促,眼睫毛颤啊颤……
贾蔷则低下头去,吻上了那不抹而红的朱唇……
刚一亲到,本来全身紧张的紧紧绷起的宝钗,就若化成初春之梨花般,绵软的倚在了贾蔷怀中……
淡极始知花更艳!
贾蔷今日看到宝钗瘦成这样,觉着不能再等了。
再等下去,薛姨妈这个娘,和薛蟠这个哥哥,许真能将她熬死……
也罢,花开当折,直须折!
……
PS:晚上咳的睡不着啊,星期一去医院瞧瞧,问问有没有冷香丸……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