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張進的上進之路 起點-第兩百六十二章 癡迷推薦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美女总是容易吸引人的目光,尤其是男人的目光,所以这位锦雅阁的冰艳姑娘一进来,张进、梁谦等人都不由多看了几眼,尤其是梁谦了,目光更是直直的盯着这冰艳姑娘看,一动不动。
而面对他们的目光,那冰艳姑娘则是缓步走了过来,略微施礼,轻启朱唇道:“见过几位公子!”
声音如人一般清冷,低着头,礼数周全,完全没有一点身为青楼女子的轻浮之态,倒是像哪家哪户的端庄小姐了,可见这锦雅阁对她的培养确实是用心了。
卫书笑着点头道:“冰艳姑娘,不用多礼,请起!”
“多谢几位公子了!”冰艳姑娘起身,又是缓步来到了那古琴前,坐了下来,双手放在那琴弦上,问道,“几位公子,要听什么曲子?”
听问,卫书看向张进他们,笑道:“张兄,你们可要点什么曲子?”
张进失笑一声,摇头道:“随意吧,冰艳姑娘擅长什么曲子,就唱什么曲子吧,我们洗耳恭听就是了!”
闻言,冰艳姑娘不由讶异地抬头看了一眼张进,可能是有点没想到张进会如此说了,但也只是讶异了一瞬而已,她就又是恢复了面无表情。
卫书笑道:“既然张兄如此说,那冰艳姑娘就随意吧!冰艳姑娘擅长弹什么,唱什么,我们都洗耳恭听就是了!”
人氣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流去的時間-第兩百六十二章 癡迷看書
“那多谢几位公子了,冰艳这就真的随意了!”冰艳姑娘点了点头应道,并不曾如何客气推脱。
然后,她低头看着琴弦,却又是沉吟了一瞬,这才开始拨动了琴弦。
琴声缓慢清冷,如雨滴落在玉盘中,不响不脆,只是滴滴答答,但却又尤为悦耳,颇有意境,听在耳里也舒服至极,如此可见这冰艳姑娘弹琴确实是有些技巧了,很是不错。
张进他们倾耳听了一会儿,就是身心越发放松了下来,也不再多看那冰艳姑娘了,只把这琴声当做背景音乐,他们自顾说起话来。
卫书笑问道:“张兄,方兄,朱兄和梁兄,这金陵书院的考试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你们准备要如何温习为这考试做准备啊?”
听问,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各自对视一眼,那张进就笑道:“卫兄,说实在的,我们都是第一次参加书院的考试,就是有卫兄与我们分享的那些消息,但还是如无头苍蝇一般乱转,还没个头绪了,不知卫兄可有何教我们的?”
卫书摆手失笑道:“可不敢说教了!张兄可别取笑我了,论起学问文章来,我可比不得你和方兄了,哪里敢说教了?”
说着,他语气顿了顿,沉吟一瞬,却又是接着笑道:“不过嘛,对于这书院的考试,我只是有几个想法了,张兄你们听听看,也不知道对不对了!”
张进笑道:“卫兄请说!”
卫书斟酌着道:“第一,不管是什么考试,我们读书人这四书五经总是不能放下的,总是要温习如故了,童子试、乡试、会试、殿试都如此,想来这书院的考试肯定也脱不开考这个了,张兄,你们说呢?”
张进点头应道:“嗯!卫兄这说的极是,四书五经肯定是要考的,也确实是不能放下,要温习如故了!”
方志远和朱元旦也是点头表示赞同,毕竟这读书人考试不考四书五经,那又考什么呢?总不能考别的什么了!
那卫书见他们都是点头表示赞同,又是笑道:“这第二,这书院考试可能只招几十个学生,那么肯定是要把大多数报名的考生刷下去,如此这考题肯定是比较难的,甚至说可能是比较冷僻的了,如此才能够难住大多数考生,挑选出其中才华学问都是出众的读书人了!以前金陵书院考试的考题看着都是比较偏僻偏难的考题了,想来这次也不会例外!”
张进他们闻言,却都是一个个若有所思,点头沉吟不语。
卫书则又笑着继续道:“其实,张兄,我们等会儿吃过午饭,在这里歇息一会儿,等下午之时,却是可以去书店看看了,那书店里有的是卖历年来书院的考题的呢,我们可以去买来参考参考了!”
“哦?这书店里还有卖历年考题的?”方志远好奇地问道。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兩百六十二章 癡迷讀書
卫书笑着点头道:“自然是有的!这金陵城读书人众多,都想着能够科举出头,或者考进书院求学读书呢,如此一来,这卖书的除了卖四书五经和一些大儒批注以外,也会花费心力收集一些历年考题来卖了,别说这金陵书院的考题了,就是历年来童子试、乡试、会试甚至是殿试的考题都有的卖呢!而且,做这买卖的,我听说也不是别人,就是金陵书院自己的产业了,那些考题可都是金陵书院汇集在一起印出来卖的,里面可能还有历年来考生们的文章呢,甚至可能有书院里的院长和先生们的批注了,啧啧!报名参加书院考试的读书人买几本回去参考参考,学习学习,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听他如此说,朱元旦不由啧啧赞叹道:“嘿!这样的东西可是好东西啊!我们石门县那小地方就没有卖这样考题的,想要获得历年考题可没这么便利了!为了参加去年的童子试,前年我们可是准备了整整一年了,而且收集到的考题还是托了我们县里一个老先生才有各种考题做为参考练习了,没想到这金陵城倒是都有卖考题的了,不用人苦心收集,这倒真是不错!”
“而且,这金陵书院也真会钻营了,他们历年来招学生出考题,最后又把考题印出来卖,啧啧!那还不每个想考进书院读书的考生都要人手一本啊?那该要卖出去多少啊?这生意倒是做的了,就是不知道贵不贵了?”
他这话一出,张进、卫书他们都不由哈哈大笑,卫书笑道:“不贵!不贵!也就一二两银子一本考题了,不过朱兄确实说的对了,这生意是做的,几乎金陵城每个想要考书院的读书人都会买一本了,我就已经买过了,待会儿我带张兄你们也去书店里看看!”
“嗯!好!是该去看看!”朱元旦点头应道。
方志远也笑道:“能有历年来的考题参考,确实该去书店里买来练习练习了!”
张进则是笑道:“那下午就有劳卫兄带路了,要不是卫兄说了这事情,我们还不知道呢,多谢卫兄了!”
卫书摇头失笑道:“就是我不说,梁兄也会说的,他也是金陵城本地人,还参加过一次金陵书院的考试了,自然也知道哪里有考题卖了,至于现在梁兄还没告诉你们,可能是还没想起来吧,是不是,梁兄?”
说着,卫书不由看向梁谦,可就见梁谦呆愣在那儿,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低头弹琴的冰艳姑娘,好似没听见卫书的话了,神情颇有些痴意,好似已是被那冰艳姑娘所迷住了一般。
这时候,张进、方志远他们也才发觉,他们说起这一个月后的金陵书院的考试,讨论的热闹,可这梁谦已经许久没说话了,难道他刚才就一直都这样盯着人家冰艳姑娘看吗?眼睛眨也不眨,颇有些痴迷之态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