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弦月至尊 線上看-第401章 悲催的陘鴻尊者展示

弦月至尊
小說推薦弦月至尊弦月至尊
伙伴们一路逃啊逃啊,却忽然发现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竟然又突然不见了踪影,伙伴们以为它又有什么手段,于是赶紧向北壁城逃去,一刻都不敢耽搁。
现在李弦月和刀灵弦月陷入了沉睡,伙伴们也在逃离的过程中累的够呛,如果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再出什么手段,伙伴们还真没办法应对。
不过,伙伴们知道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速度逃回北壁城,只要逃回了北壁城,任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再有任何手段,那对伙伴们来说也无用了。
所以伙伴们立马决定鼓荡起最后的一点儿力气,全部伙伴毫不保留的狂奔,背水一战的直往北壁城冲。
如果伙伴们冲进了北壁城,那伙伴们也就逃出生天了,如果伙伴们仍然没有逃回北壁城,那也就只能接受等死的命运了。
反正如果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还有手段,伙伴们最差也就是接受等死的命运,没有比这更差的了,因而伙伴们准备搏一把。
“欸,我们逃离了这么久,原来还是逃脱不了被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拦截下来,只能等死的命运啊!”
北壁城城门之外的十来里处,伙伴们一路狂奔到了这里,却见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正停在伙伴们必经之路的路上,等着伙伴们。
伙伴们以为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很是容易的就把自己拦截了下来,挡住了伙伴们逃回北壁城的路,那伙伴们这下是真完蛋了,因而都感到很是悲观。
“还好,终于还是在这帮小东西们逃回到北壁城之前又可以将他们截住了,这一次本尊一定要快刀斩乱麻,决不让他们再有机会逃跑了!”
但伙伴们却不知,此时的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也是心脏都到了嗓子眼,差一点儿就跳了出来,它也不过恰好刚到,只是强行压下通红的脸色,看起来很轻松而已。
这一路上,本来就因为刀灵弦月那一棍导致它受了重伤,它只能调动随身灵界里勉强超过一半的灵气,赶起路来蛮是艰难。
它还因为刀灵弦月那一棍导致五脏六腑也受了重伤,每稍微多使点儿劲儿追赶,五脏六腑就疼得要命,追起伙伴们来更是艰辛。
“哪个坑人的玩意儿,在这种地方搞这种鬼东西!”
结果,每当它千辛万苦忍着五脏六腑的疼痛到达一个比较狭窄的路口时,它总会莫名其妙的跌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还没有任何灵气。
任它是当世除了灵海境灵皇级大能之外最强大的一批人之一,它也被困在了那里,每次都要拼命挣扎大约两刻钟才能从其中脱困出来,继续追击伙伴们。
到了后来,它随身灵界里可调用的灵气越来越少,它拖起困来更是艰难,甚至需要三刻钟才可以脱困。
可对于伙伴们来说,两三刻钟已经足够与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拉开可观的距离了,几次下来,拉开的距离就已经很远,远的让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心生绝望。
偏偏它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可以困住生灵的雾状东西,搞不清楚那种雾状的东西是什么,为什么连它这种灵湖境灵尊都可以困住许久。
它甚至都想不懂这是谁的手笔,必竟来埋伏伙伴们之前兽族对伙伴们都做过详细的了解,它知道伙伴们并没有这种手段,因而也没有想到伙伴们身上。
至于说小花的爷爷,以前倒是灵湖境灵尊,也是人族的领袖之一,但已经在兽族折磨了太久的时间,连修炼等级都从灵湖境灵尊掉下去了。
在它眼里,小花的爷爷就是一个没有多久可活了的小老头,能活多久都是问题,断然也是没有这种手段的。
可它又哪里知道,在人族能修成灵湖境灵尊的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英中的精英,修炼天赋和悟性都是顶级的。
就像是李弦月,当初还只是脉满境武王就可以想出律动震荡之法来加快贯通小经脉的速度。
小花的爷爷自然也不例外,竟然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硬生生的在兽族的监牢里发现了空灵之气,还探索出了一些简单的功用。
但它是实在想不到的了,因而排除了一整圈,都没有发现谁有这种手段,偏偏它又遇到了一次又一次。
而伙伴们却在有条不紊的迅速逃生着,从来没有被那雾状东西困住过,这让它心里感到尤其的难受,很是愤恨为什么只有自己会遇到那种东西。
它拼命的想避免跌进那雾状东西里,免得耽误追击伙伴们的进度,但小花的爷爷选择的地方却很是巧妙,它又必须从有雾状东西的地方经过。
要不然,它就只能选择绕一个大圈然后再兜回来才能继续追击伙伴们,可那样,它也需要耽误许久的时间,不比从雾状东西里脱困来的时间短。
因而最后它也只能一次次跌进雾状东西里,一次次被困住,一次次艰难的脱困,一次次看到伙伴们离它越来越远,心里憋屈到了极点。
但它心里却又很清楚,此次它们六十尊灵湖境灵尊突然出动在断归崖设伏,只有它们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是干掉弦月刀主李弦月。
就连当代兽皇在内,现在都还不知道这一代的弦月刀主就是李弦月,更不知道它们足足六十尊灵湖境灵尊离开兽族到底为何目的。
而现在断归崖正在发生百尊大战,哪怕兽族一方的确获胜了,六十尊灵湖境灵尊肯定会出现很大的死伤。
不说别的,光说元极坑尊元志,与它对战的兽族灵湖境灵尊不管有多么强大,甚至是二战一,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心里知道那也是也无用的。
除非上去就把元极坑尊元志直接镇压了,要不然以元极坑尊元志那坑死人不偿命的秉性,总有办法坑死一两尊灵湖境灵尊。
而现在它却总被那些雾状东西困住,搞不好真会让伙伴们顺利逃离北壁城去,让它们六十尊灵湖境灵尊的计划破产。
到时候,等当代兽皇知道了,兽族付出了多尊灵湖境灵尊的死伤,却连这一代的弦月刀主李弦月都没有追上,那当代兽皇一定会爆发雷霆之怒。
尤其是它这个负责追击伙伴们的灵湖境灵尊,竟然让伙伴们逃了,当代兽皇一定会想杀了它。
而当初暗夜幽灵狼族被灭族的血淋淋记忆还历历在目,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知道,如果它让伙伴们逃了,那下一个被灭族的肯定是它,因而吓得心肝俱裂。
它明白它必须追上伙伴们,把伙伴们干掉,要不然就无法避免这种身死族灭的命运,当代兽皇可不会管它被古怪的雾状东西挡住了,它已经无路可走了!
因而,在没有办法之下,它只好不去管五脏六腑的疼痛,拼了命的调动随身灵界里的灵气,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来追击伙伴们。
还好,在拼了命的追击了伙伴们一个多个时辰之后,它终于顺利赶到了伙伴们的前面,在里北壁城十来里的地方把伙伴们拦截了下来,终于让它送了一口气。
但足足一个多时辰,五脏六腑像要裂了一样的疼,甚至让它怀疑自己的五脏六腑真的已经裂开了。
那种疼痛疼到了骨子里,即使它是灵湖境灵尊也难以忍受,一个多时辰下来,它的脸早就变成了猪肝色,精神也变得有些恍惚。
当看到伙伴们过来,它明白如果它表现出了异常,那伙伴们肯定会背水一战,然后直接冲到北壁城里去。
而让伙伴们兴不起与它战斗的法子就只有它表现出自己很随意,还在巅峰状态,可以轻易镇压伙伴们,所以它才咬着牙硬生生压制了自己的不适。
“小东西们,这一次你们跑不掉了吧!”
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假装自己很轻松,向先前一样挑了挑眉,然后笑嘻嘻的向伙伴们说道,还一副想看伙伴们还能怎么破局的样子。
但它的右手却偷偷背在了身后,暗自积蓄随身灵界里已经所剩不多的灵气,准备给伙伴们来波大的,直接让伙伴们丧失继续逃离的机会。
“明明都已经到了崩溃状态,还不赶紧滚回去疗伤,在这里装什么逼呀,敢伤害洛裳少爷,你是想找死么!”
但还不容它积蓄够足够威力的灵气团,一个陌生的声音却从旁边一座高山上传来,接着一个灵气团狠狠的砸了过来。
只见那是一团生灵之气的灵气团,但带给它的却不是生存之机,而是满满的伤害,直接把它撞飞了出去,跌落在了尘埃里。
“我陉鸿尊者怎么这么憋屈呀!”
兽族那灵湖境灵尊陉鸿尊者艰难的从尘埃里爬起来,那声音说的没错,它的确已经到了崩溃状态。
它知道那陌生声音主人的来到说明它已经彻底没有机会干掉伙伴们了,又联想到追击伙伴们一路上来遭的罪,还有后面造成的灭族后果。
它的心里顿时感觉到无尽的酸楚涌上心头,它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倒霉的灵湖境灵尊了,因而感到憋屈不已。
什么时候,堂堂一尊灵湖境灵湖境连一群脉满境武王级都追不上了,还要因此付出最惨重的代价,憋屈二字兴许都不足以形容它此时的心境。
“这还都是小事儿,陉鸿,你竟然胆大包天到敢伤害洛裳少爷,那接下来还有令你感到更憋屈的事儿!”
那陌生声音的主人听到兽族那灵湖境灵尊陉鸿尊者的哀嚎,并没有多加理会,反而声音很是冷漠的说道。
说完,那陌生声音的主人就直接丢了十来个威力强大到足矣撕裂空间的灵气团到了兽族那灵湖境灵尊陉鸿尊者的身上。
“是啊,追击一群脉满境武王没有追成,还把自己的命搭上了,或许更憋屈吧。”
兽族那灵湖境灵尊陉鸿尊者本就到了崩溃状态,又被那陌生声音的主人狠狠的一击伤上加伤加伤,对于那十来个威力绝伦的灵气团哪里还有抗衡之力呢。
它看着那极速奔来的十来个灵气团不闪不逼,因为知道结果已经注定,只是满脸绝望的自言自语道。
这时,它想起了林三少爷所说的大局已定的话,才意识到林三少爷所说的大局已定兴许指的就是伙伴们一方,接着就被那十来个灵气团轰成了粉碎。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