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1045 (╬◣д◢)相伴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我和五更绫濑的日常
正和雪之下共进午餐的龙之介,此时疑惑地看向侍奉部前门那里。
有人在敲门。
雪之下也注意到了,说了声:“请进。”
话音落下,外面也进来了一个粉色丸子头的女生。
她左手提着便当,右手抱着左边胳膊。
并没有打量里面,只是有些不自信地说道:“阿雪,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并没有。”雪之下神色如常。
龙之介也附和地点点头:“来吧。”
随后由比滨这才关上门,走了过来。
她是坐在龙之介和雪之下对面,那是侍奉部会客时客人做的椅子。
“ヾ(^∀^)ノ呀哈喽~”由比滨坐下之后,这才似乎想起了自己的呀哈喽。
龙之介微微笑了笑,是有些打扰,不过她和雪乃也不急这一时。
由比滨来倒也热闹,还算可以。
随后她也打开自己粉色的便当包袱,开始吃了起来。
做得也很精致呢,嗯,是好看。
这里的风俗,如果便当不好看不好吃,都会被人笑话,甚至排挤呢。
三个人一起吃着午饭。
龙之介虽然不觉得打扰,但有些奇怪,由比滨怎么知道他们在这儿?
是来找雪乃吃饭的吗?
打扰人的竟是我自己?!龙之介眉梢暗中一挑。
不知道是不是给龙之介解释,雪乃停下了筷子说了句:
“昨天我还以为你是随便一说呢。”
由比滨嘴里咀嚼慢下来:“嗯,是随便提议说午饭可以在这里吃,安静没人打扰。
不过我中午去找你的时候,没找见你,所以我猜你可能是来这里看了。”
龙之介听着,似乎明白了什么地点点头。
雪之下只是单纯点点头,她是不反对,但同样不这么支持。
说是午饭的时候也接受委托,这样就不是公器私用了,但…怎么可能有人中午来呢?
或者说,即便是下午社团活动时间也没有人来呢。
龙之介吃着雪乃给自己准备的爱心便当。
好吃,感动,幸福。
把午饭地点定在这儿,其实也可以,不影响什么。
只是这里这么大一个电灯泡,晃得龙之介眼睛发酸,想要流泪。
好不容易和雪乃有了点独处时间,又没了,嘤嘤嘤~
但这也是雪乃的决定,没办法呀,嘤嘤嘤~
龙之介心里想着,忽然伸出筷子吃了由比滨便当盒里的一个章鱼烧。
恶狠狠地咬着。
由比滨稍有些意外地一停,但随即明白了过来,毕竟她之前就在担心这件事呢。
【(*^▽^*)嘿嘿~抱歉啦,龙之介。】
雪之下并没有说什么。
随后龙之介吃了几口饭,和雪乃,和由比滨。
————
可这时侍奉部的门又被打了开来,没有敲门。
这次是麻衣学姐。
所以也只有龙之介一个人注意到她。
麻衣学姐进来很是理所当然地坐下,在由比滨旁边。
她可不像是由比滨偶来才来,她是每天中午都是过来和龙之介、雪之下一起吃的。
尽管雪之下并不知道。
龙之介看到这里,心里又叹了口气。
他怎么忘了,还有麻衣学姐这茬呢?
所以即便由比滨明天不来了,那还是没法和雪乃独处。
真不容易呢。
龙之介心里一叹,对由比滨说道:“明天你想来就来吧,不要在意。”
“(⊙o⊙)……”由比滨其实正是打算明天不来的呢。
“想来就来吧。”雪之下也开口了。
不过她更多的是考虑到,由比滨这几天借考试复习之名,不去和优美子厮混。
中午确实没个去处,这才同意的。
由比滨这时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心情极好似的,龙之介都有些被感染。
————
又吃了几口,龙之介转头问雪之下:“下午放学你应该再不忙了吧?”
“下午我想和这次共事的同学一起去吃顿饭。”
“应该的,哈哈,嗯,对了,冬天黑得早,要不我到时送你回去?”
“我会注意时间的。”雪之下婉拒道。
龙之介点点头:“好吧,玩的开心!”
雪之下点点头,吃着饭。
————
可就在此时,侍奉部的门又被敲响了。
这次打开门的是一个蓝色高马尾的女生,就是川崎啦。
她看着里面看她的众人,心里顿时犹豫了起来,这和之前想的不一样啊。
不是只有龙之介和由比滨吗?
她人站在门外,没有迈腿进来。
早知道从门上小窗户看一下再进来了,搞得自己这么被动。
川崎心里稍稍有些后悔。
刚才她回班里取上她的便当,本是打算开吃的。
但见到由比滨提着便当出去了,她还以为由比滨是找龙之介去了,所以也跟着来了。
嘛,其实她也习惯一起吃饭,而不是单独吃饭的。
在家里,是和弟弟妹妹爸爸妈妈一起吃早饭。
放学打工,是和一起打工的吃晚饭。
午饭嘛,这几天是和她的同桌和同桌的朋友一起吃。
她并不讨厌,这样可以避免被有意无意地孤立,也可以听听闲谈八卦缓缓思维。
但今天考试,她的同桌不在,应该去别的地方吃午饭了。
所以有了跟由比滨一起吃的心思。
可由比滨也走了,她考虑一下便跟了上去。
毕竟龙之介和由比滨她也天天见,一点都不陌生,一起吃个饭也挺好。
所以她敲响了侍奉部的门,进来了,后悔了。
“进来吧,川崎,外面怪冷的。”龙之介举高手招了招,丝毫没有不悦之色,反倒有一点点热情。
无所谓了,他心里一摊手,反正有麻衣学姐在,在哪都不能和雪乃单独相处。
况且都已经有两个电灯泡了,再来一个又何妨,反正都被亮瞎了…
既然龙之介都邀请了,川崎也就不好意思地进来了。
————
进来关上门,她坐上龙之介起身帮她找出来的板凳,说了声谢谢。
川崎随后又望着众人说了声“打扰了”,之后也加入了干饭集体。
她其实倒不紧张,毕竟龙之介和由比滨她天天见,关系也不错。
倒是多了个雪之下,虽然也知道这个人,看起来也挺好,但是不熟。
不过问题不大。
————
气氛又随意了起来,大家随便说着,也听听别人说的八卦。
由比滨笑着向雪之下说她听到的八卦新闻,一时都顾不得吃饭了。
麻衣学姐和川崎也稍微听着。
龙之介也不例外,不过他看见了由比滨手腕上戴着一个银手镯。
昨天他和静可爱送给她的。
只带了一个,在左手,还挺不错,不俗气。
白皙的手腕比银色的手镯更加令人瞩目。
由比滨正说着,眼睛余光捕捉到斜对面龙之介视线。
她稍低头瞄了一下自己的手,然后呵呵笑着大方地举起手:
“谢谢你,龙之介,你送我的手镯很合适呢,今天其他女生也夸过呢。”
“那就最好了。”龙之介微微笑了下。
雪之下目光稍认真地看了一下由比滨和龙之剑,然后又略低下头优雅地吃着午饭,没有说什么。
龙之介和由比滨都没注意到有什么不对。
过了几秒,川崎的声音也响了起来:“那个,也谢谢你送给我的发圈了,挺贵重的呢。”
她摸着自己的蓝色马尾不好意识道。
“哈哈,没关系,这也是谢谢你嘛。”
川崎点了下头,带着有些嫣红的面容低头吃起了饭来。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此时,麻衣学姐瞪大了眼睛看着龙之介,一幅怎么没有我的份的样子。
龙之介也见了,对她笑了笑,但现在不太方便说什么。
到此为止,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可这时,由比滨忽然说道:“小雪,龙之介送你什么了?”
这话听得龙之介心里一突突,糟糕了,怎么忘了这茬?
他有些艰难的挪过脑袋看向雪之下。
雪之下瞥了他一眼,然后眼睛看着便当:“差不多,现在没有带着。”
说完她吃了起来。
“哦~这样啊,”由比滨点点头,又对龙之介说,“你送给小雪的自然更好了。”
龙之介艰难地干笑了两下:【求你了,不要再说了。”
由比滨还是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
唔,她其实也会察言观色的,不过是作为观众。
现在亲自下场说话,那就不一定了,所谓旁观者清嘛~
当然,这也是因为她似乎有些误会。
由比滨只是潜意识里以为,既然是龙之介和雪之下送给她的礼物,那雪之下自然也会有礼物呀。
就是雪之下呀,上次龙之介拜托她挑衣服,不就是去和雪乃约会吗?
由比滨总算消停了下来,吃起了饭来。
龙之介可就坐立不安了。
川崎则是洞若观火,真正地通过察言观色得到了有用的情报。
比如雪之下说送了,但是起龙之介没送,那只是高情商的回答。
不过没送不算是很理所当然吗?
毕竟她和由比滨是帮龙之介为了那个女人跑腿,得到谢礼也不奇怪。
可是龙之介为什么要紧张没给雪之下送呢?
这种情况是有些尴尬,但龙之介害怕什么?
奇怪,拿不出龙之介和雪之下也有一腿?
川崎边吃边想着。
————
还是和之前一样,大家一起吃着饭,随便聊着天,度过美好的午休时间。
这样当然是最好的。
不过龙之介心中却是惴惴不安,他明明没有给雪乃送东西,她却说有东西只是没有带在身边。
这明显是替自己圆了场面,不让气氛陷入尴尬之中。
大家是没问题了,可是她呢?
别人都有礼物,就她没有,还当面被人说了出来,这……
龙之介再次肯定,自己绝对要好好解释一下。
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心思去想还在眼睛瞪着他,一口一口刨饭的麻衣学姐。
她也没有礼物呀~
而且她只知道自己没有礼物,雪之下、由比滨、川崎都有,但她没有。
真是好气哦~
虽然不知道她们帮龙之介做了什么,
但是她自己好歹也和龙之介同吃同住,一起上下学,还帮龙之介跑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就说昨天还跑腿帮龙之介拿来了无人机呢。
嗯,她不知道,龙之介其实还打算让她巡查学校的论坛呢。
当然麻衣学姐不知道,不然可能更气了。
其实也不是她想要什么,只是感觉自己被落下了。
对于一个存在感消失的她而言,被落下,被遗忘,恰恰是最不能忍受的。
可恶的龙之介,天天压榨自己,还不给自己工钱。
是以,麻衣学姐瞪着龙之介,手下往嘴里刨着饭,一定要讨个说法。
————
嗯,午饭大概吃完了。
由比滨和川崎一起离开,途中她们闲谈了起来。
“对了对了,沙希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呀?”
“我是跟着你来的。”
“嗯?”
“嗯,我以为你去找龙之介问今天的题目了呢,所以也跟着去问一下。”
这话说的,让由比滨脸上微微发烧,她才不是那么好学呢,只是单纯的去一起吃个午饭。
不过她可不想说出这么没出息的话,尤其是“珠玉在前”的情况下。
由比滨似模似样地一点头:“没错,你和我想到一起了。
不过……吃完饭之后有些困,脑袋也有些迟钝,题目也都忘了,所以最后没有问。”
“嗯,我也是。”川崎应了一句,似乎是相信了由比滨所言。
————
下楼梯之前,川崎略扭头看了一眼侍奉部的教室。
不知道龙之介现在和雪之下在做什么呢?
真的可以这样吗?
自己是不是应该告诉那个人一下呀?
毕竟那个人也算帮了自己呢。
想了一下,她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和由比滨一起下着楼梯,决定再考虑一下。
就是,打探一下消息再做决定。
“那个,结衣,他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呀?”
“不知道,我也是前一段时间才知道的呢。”
川崎心里点点头,她想知道的只是他们有没有在交往,时间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毕竟她也是资深的打工人,套套话什么的还是轻而易举的。
“那他们……略……”
两人走下楼梯,身影不见,声音也越来越小。
————
而侍奉部教室里的龙之介,顾不上麻衣学姐用手机给自己发来的消息。
正在见缝插针地对旁边正在收拾饭盒的雪之下说:
“她们两个帮了我一个…”
“我知道呀,你们说的时候说了呀,是谢礼。”
“那个…”
“我没有生气呀,倒是你在瞎担心什么呢?”雪之下系着便当盒的包袱,眼里奇怪地看着他。
“真不生气?”龙之介小心翼翼地问,还是不敢相信。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
女生异常状态下的话,往往要翻着听。
我不在乎~~~我很在乎
你随便~~~随便你就被见我了
我不生气~~~(╬◣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