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在李玄都的脚下出现了无数阴影,这些阴影汇聚成片,似湖似海,上下翻滚,然后从中升起十三个身影,将李玄都团团围住。
李玄都环视一周,只见这十三人俱是身着黑衣,脸色苍白且僵硬,眼窝中不见眼珠,唯有幽幽燃烧的黑焰。
永恒之罪
李玄都并不惧怕,淡然道:“十三剑奴。”
李世兴朗声道:“素仰清平先生剑术神通,独步江湖,区区十三剑奴自是入不得清平先生的法眼,只是职责所在,还是要斗胆请清平先生赐教。”
少帝專愛悍妻 捌月(瀟湘高收藏VIP2015-03-05完結+番外)
考骨 穿越天堂的手
李玄都道:“李世兴,知道你的来历,与我同是清微宗弃徒,若是按照清微宗的辈分,我还要称呼你一声师叔,你是江湖中成名多年的前辈,何必如此自谦?再者,你我同是修习‘太阴十三剑’,我还有最后一剑还未成,你却已经将十三剑全部练成,更在我之上才对。”
李世兴嘿然道:“江湖之上,辈分年岁都在其次,关键还是要看修为高低,正所谓‘闻道有先后,达者为先’,便是这个道理了。我虽然长你一辈,但先前在楼兰城外一战,我不敌于你,自当自谦。”
李玄都淡笑道:“那好,既然你如此说了,我便指点你一二,省得你不知天高地厚,以后在江湖上吃亏。”
逍遙弟子都市行 漠星魂
李世兴脸色顿时一沉。
世人皆有如此通病,自谦是风度,被别人指出不足便成了痛处。李世兴嘴上说前辈不如晚辈,要让李玄都指点一二,可李玄都真摆起了前辈的架子,他便好似吃了一个苍蝇那般难受。
李世兴冷哼一声,不见他如何动作,背后所负的十三柄长剑齐齐出鞘,剑身上燃起黑色的阴火,分别落入十三名剑奴的掌中。而且在长剑飞向对应剑奴的过程中,剑上的阴火拉长一道道轨迹,在上空交错成一张大网,朝着李玄都当头落下。
李玄都仍旧是不闪不避,仅凭双手便将这张落下的大网从中撕扯开来,阴火虽然厉害,但毕竟不是地仙二次渡劫时所面对的滔天之火。同样是水,一条长河千古泛滥,堤塌成灾,不知多少人要死于汹汹洪水之中,一条刚刚漫过脚踝的小溪,无论如何涨水也是淹不死人的。
李玄都破开阴火大网之后,身形一掠,直奔李世兴而去。
李世兴后撤,十三剑奴随之而动,从原本的包围之势变成列阵,挡在李玄都和李世兴之间。
最神奇的氣場效應
李玄都一掌前推,一名剑奴横剑于身前,右手握住剑柄,左手食指抵住剑身,硬抗李玄都的一掌。
剑身上的阴火伤不得李玄都分毫,李玄都保持前掠姿势不变,积蓄钱行,这名剑奴则是双脚离地,不断后退。
不过在这名剑奴之后还有剑奴,两名剑奴用同样的动作抵住这名剑奴,两名剑奴之后又是四名剑奴,四名剑奴之后是六名剑奴。
李玄都的一掌逼退了第一名剑奴,但这名剑奴始终不曾彻底溃败,随着剑奴数量的增加,李玄都的前进速度越来越慢,最终止步不前。
十三名剑奴之力相加,挡下了李玄都的一掌。
当初李玄都修炼“太阴十三剑”,也差点被心魔所乘,化作剑奴,可见剑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做的,这十三尊剑奴生前无一不是江湖上的高手,只因修炼了“太阴十三剑”,最终走火入魔,这才化为剑奴。尤其是为首的这名剑奴,生前是一位天人逍遥境的阴阳宗高手,强行修炼“太阴十三剑”,在成功跻身天人无量境的那一刻被心魔所乘,化作剑奴,实力远超其他剑奴,就算不能发挥生前的十成威力,也不容小觑,这才能成为十三名剑奴的核心“剑尖”,从正面抵挡李玄都。
李玄都被挡下一掌之后,轻轻“咦”了一声,赞叹道:“我一直苦思‘太阴剑阵’而不得其解,偶有所得也不过似是而非,果然有些门道。”
话音落下,李玄都手臂一震,又生出一股浩大新力,竟是让十三名剑奴又齐齐退后一步。
身在最后的李世兴通过剑奴之间的缝隙望向那个以一己之力硬撼“太阴剑阵”的年轻人,眼神极为复杂,既有羡慕,也有嫉妒。这个年轻人让他想起了自己年轻时仰望师兄李道虚的那种感觉,高山仰止,不见项背。
世上为何会有如此天赋绝伦之人?苍天何其不公!
我知道你那晚幹了什麽 超級瘋狂
不过李世兴也不觉得自己就是必输无疑,李世兴嘴上说年岁无用,实际上年岁是个很重要的原因。无论多高的天赋,都不能完全脱离岁月的积累,无论多么普通的资质,也能靠着岁月的慢慢积累奋力上前,不管怎么说,李玄都还未跻身长生境,他这位靠着水磨工夫走到今天的师叔,还算有一战之力。
李世兴轻喝一声,剑阵陡然一变。
李玄都也是精通“太阴十三剑”之人,立时认出了变化的来历,虽然是剑阵,与剑招不同,但万变不离其宗,正是“青墨三千甲”一式。
在李玄都的视线之中,剑奴越来越多,剑也越来越多,不仅仅是前后堆叠,而且还上下堆叠,人与剑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座山,将李世兴的身形彻底遮挡住。
封靈師傳奇:校園怪談之驚魂考場 水兒*煙如夢隱
到了李玄都如今这般境界之后,除了“逍遥六虚劫”这等神通之外,前面所学的杂学已经很少再用,可以算是某种程度的返璞归真,正如李道虚,跻身长生境之后,一身所学只剩下“北斗三十六剑诀”,可仅以此套剑诀,李道虚便能独步天下,旱逢敌手。
李玄都运起他练了二十年也是最熟悉的“万华神剑掌”,招式不变,剑气变化不定,有“剑字卷”的“青莲剑气”,有“北斗三十六剑诀”的“元一初始剑气”,有“太阴十三剑”的“玄阴剑气”,有“南斗二十八剑诀”的“七玄剑气”,还有杀力第一的“你天劫”剑气。每一掌所过之处,都注定有一名剑奴幻影被剑气击碎。转眼之间,已经有百余剑奴幻影烟消云散,李玄都孤身杀入“人山”之中,十面皆敌,却又摧枯拉朽。
从始至终,李玄都都未出剑。
不过“太阴剑阵”也不仅仅如此,不断有新的剑奴幻影生出,只要作为根本的十三尊剑奴没有死,气机不绝,这些幻影便无穷无尽。
只是对于李玄都来说,无关痛痒罢了,只能消耗他的气机,却不能伤害到他,毕竟不是地师亲自设下的“太阴剑阵”。
李世兴当然也明白这一点,他以“青墨三千甲”困住李玄都的用意还是拖延时间,他本人则是来到了钟梧的身边。
不管怎么说,仅凭李世兴一人,都无法胜过李玄都,还要靠钟梧从旁协力。
月光洒落在变成冰雕的钟梧身上,晶莹剔透,钟梧脸上表情还算镇定平静,一切都是栩栩如生。
我在都市造古董
李世兴手上燃起阴火,手掌所过之处,寒冰尽皆消融。
如此片刻之后,钟梧终于缓了一口气,自行运力,将剩余的残冰悉数震碎,重获自由。
復仇的女神 阿加莎·克裏斯蒂
也就在此时,由无数剑奴组成的“人山”,彻底崩塌了,无数虚影如风中残烛,一个个“熄灭”消失,渐渐显露出李玄都的身影,他刚才的一掌直接将一名剑奴打得四分五裂,剑阵也就破了。
洪荒稱霸
不过这本就李世兴的意料之中,因为最早时候,他就只有十二剑奴,想要结成剑阵,他本人要亲自入阵才行,直到最近,他才补上了第十三个剑奴,只是这个剑奴比起其他剑奴要弱上一筹,也就给了李玄都可乘之机。
李世兴身形一掠,握住那名身死剑奴留下的长剑,与其余十二名剑奴重新结成剑阵。
剑阵一变,是为“碧海潮月明”。
一轮浩大明月凭空生出,光芒笼罩了整个赫连家府邸,大半个楼兰城都清晰可见。
在月光之下,李玄都的身影越来越淡,近乎不可见,可李玄都的身形却没有半分停滞,他虽然未曾出剑,但整个人就像一把剑,在无尽的月光中撕裂出一线缝隙,以至于到了后来,已经不见李玄都的身影。
转眼之间,李玄都已经来到李世兴的面前。
十二剑奴齐齐出剑,剑尖却不是指向李玄都,而是指向了李世兴。
李世兴集合了十二剑奴之力,一身剑气浩大磅礴,直冲九天,然后朝着李玄都一剑当头劈下。
李玄都双手推出,以双掌抵住这一剑,手掌不伤,可袖口衣襟却是狂乱飘飞,双脚下陷地面之中。
两人角力之际,一道身影横掠而至。
速度之快,气势之盛,生出呼啸大风,地面铺就的青砖被悉数掀起。威力之大,以至于那些本就摇摇欲坠的建筑寸寸碎裂,只剩下一堆断壁残垣,似乎有风暴席卷,一片狼藉。
出手之人正是钟梧,不管怎么说,钟梧是天人无量境高手中的佼佼者之一,与宁忆一般,虽然未曾登顶太玄榜,但也不过是一线之隔而已。
面对钟梧的出手,又有一个李玄都凭空出现,手中蛇杖一横,硬生生扛下了钟梧的全力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