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無奇大師兄
小說推薦平平無奇大師兄
“开天神斧全面复苏了!”
紫梦道人脸色凝重的吐出四个字。
当初他便听闻开天斧出世。
为了报仇,还特意散播谣言,说那手持盘古斧之人,乃是至尊殿堂的传承者。
结果没想到,现在开天神斧全面复苏!
要知道,这可是开天神斧,唯有造化才能够全面复苏其威能。
“开天神斧全面复苏!?”
江尘闻言,也不由地惊讶。
开天斧的名头无人不知,他脑海生来便有无上传承,如何不知开天神斧的名头。
何况紫梦道人昔年便是被全面复苏的开天斧所伤,才从造化之境跌落下来,此事更是向他说过多次。
“紫梦道人,你确定是开天斧全面复苏的气息?”江尘向紫梦道人再次确认道。
如果有人全面复苏开天神斧的话,这太可怕了。
“少主,我紫梦道人何曾骗过你,我曾被开天神斧所伤,而且刚才这股气息与我体内道伤有感,绝对不可能有错,如若不是开天神斧全面复苏,不可能会有这般效果,上次开天斧出世,我便没有这般感觉。”
紫梦道人一脸认真的说道。
开天神斧全面复苏!
盛寵蜜愛:總裁的隱婚甜妻 燕蔚兒
江尘点了点头,脸色也不由有些凝重,紧接着缓缓开口道。
“紫梦道人,刚才从凶泽一部离去后,我脑海中获得了新的记忆传承,其中说到,唯有身具大道青莲,持开天神斧,才将真正的成为天命之子!”
“什么。”紫梦一惊,不仅身具大道青莲,还要手持开天神斧。
天命之子。
简直恐怖如斯。
突然,紫梦道人露出一脸恍然大悟的神情。
“我懂了!我明白了!”
“紫梦道人,你明白什么了?”江尘有些疑惑的看着紫梦道人。
自己只是说唯有身具大道青莲,持开天神斧,才将真正的成为天命之子,你就懂了。
你懂什么了?
金主小心點:顧少的天價緋聞妻
“我知道开天神斧为何全面复苏了!少主,这是因为您啊!”
紫梦道人开口,他的神情显得很激动。
“从何说起?”
江尘看着紫梦道人,有些不理解。
“这是您通过了至尊给你的考验!”紫梦真人继续道。
考验?
江尘还是有些迷惑,怎么又有考验了。
“少主,您想啊,这开天神斧早不复苏,晚不复苏,偏偏在您从凶泽一部中杀出来的时候复苏,这表明什么,这是因为少主您的原因!”
“当初手持开天斧之人,被无上佛母以大放逐术放逐到域外去了,说不定现在已经死了。”
“这证明什么,唯有您这等天命之子才有资格手持开天斧。”
“刚好您获得新的传承记忆,我敢断定,这凶泽一部,甚至上古至尊殿堂旧部,是至尊留下的手段,用来考验您是否真的有资格成为天命之子!”
“这一次,您通过了第一次考验,所以开天神斧便全面复苏,等待您取得开天神斧,成为天命之子,到时候至尊殿堂所有旧部,自然全来臣服!”
紫梦道人如此说道,眼眸淡然,如同看穿了一切。
刹那间,江尘恍然大悟。
黑夜天書 我的中國膽xdw
原来是考验!
他觉得紫梦道人说的没有问题。
如果不是考验的话,为何开天神斧当初出世了,面对无上佛母都不全面复苏。
结果这时候全面复苏。
难不成是巧合?
世间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誰的青春不迷茫
江尘不信,这可是开天神斧,想要复苏哪有那么简单。
自己不愧是天命之子。
獨家婚寵:軍少,來一戰 我愛笨貓
想到这里,江尘心中大喜,神色满是坚定:“好,紫梦前辈,我们现在去取得开天神斧。”
“等我获得开天神斧,继承上古至尊殿堂,必然会帮紫梦前辈你解决盘古斧的道伤,让你重回造化,随我一起推翻掌天教!证道诸天!”
江尘神色坚定,语气自信,霸气无比。
自紫微帝星开始,这重重考验,他已经认定了自己是天命之子,要掌控大道。
同时,经历这番事情后,他对紫梦道人的感官也好上了许多。
要不是有紫梦道人,他可能在这条路上,会稍微多上那么一点儿的挫折。
紫梦道人闻言,神情激动,对于江尘的话语坚信无比:“少主,我紫梦道人为您做事,根本不求回报,不过少主如此为我着想,我怎能不接受,但想要取得开天神斧定然还会有着考验,在这之前先容我恢复伤势。”
江尘点了点头,他虽然迫不及待想要去取得开天神斧,但也知道这事情急不得。
暴戾總裁強制愛
毕竟紫梦真人说的一般,想要取得开天神斧绝对不简单。
考验!
肯定是困难重重!
到时候自己定然需要紫梦道人助力。
一品大廚 鳳初鳴
此时此刻,古神山脉。
古神界中的所有人,浩浩荡荡皆跟随者陆长生前往古神宫中。
一路上,众人皆是看看望望,不敢胡乱动弹。
毕竟,古神山脉,大千世界禁区的名头在这。
不过有着陆长生在,这一路上自然是无惊无险。
古神宫广阔无比,更是有着三十六副殿,想要容纳古神界的所有人,那完全是绰绰有余。
一路上,王修有些紧张,他发现陆长生不仅有这么多手下,还是天命之主,至尊殿堂的继承人。
自己在其面前,好像没有什么作用。
特别是看到红业罗汉这种,心中更是生出一股危机感。
怎么办,怎么办?
王修很方,然而直到再次回到古神宫,他都还没有想到什么好法子。
“死后复生,我很抱歉。”
“人不可能轻易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任何事情如此。”
“若是没有身份,实力,连吃醋都要把握好分寸。”
王修静立在古神宫门口,望着天空,口中呢喃自语。
“前辈,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
战神看到王修站在古神宫门口,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不由出声道。
王修开口,想要说什么。
刁蠻小嬌妃:誤惹腹黑邪王 君逸然
突然,陆长生的声音在战神脑海响起。
“战神,你过来一下。”
“大哥,我来了。”战神露出兴奋,人影已经消失,再次留下王修。
看着战神消失的人影,一股寂寞的感觉在王修心中生出。
“生而在世,我很抱歉。”王修口中呢喃自语。
古神宫,主殿。
“大哥,你叫我有什么事情。”
战神看着眼前丰神俊朗,相貌绝世的青袍少年,这般说道。
陆长生抬手,掌心悬浮着一滴晶莹剔透的血液。
正是古神宫中获得的那滴古神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