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邕州城中。
秦琅正在看着横山寨的沙盘。
知已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秦琅向来认为,战争第一重要的是情报,这就如同玩游戏时开地图一样,地图都没侦破战争迷雾,两眼一摸黑,还如何打?
超能手套
“情报处继续汇报敌情!”
为了应对这次战争,秦琅特意在自己的经略府下设立了情报处和参谋处还有作战处三个部门。
情报处负责收集情报,包括敌人兵力数量、部署,后勤粮草补给,进攻路线,将领指挥名字等等。
獵戶家的小妻寶
侬三娘子号称挥兵三十万东进,这肯定是诈称,但究竟有多少人,其中又有多少青壮,能战勇猛者有多少等等,这些都得靠情报人员多方侦察打听,而且并不容易。
只有情报准确了,主将才能针对性的排兵布阵。若是情报有误,据此制定的战略也就非常危险,历史上不乏有将领因情报错误而导致的大败甚至是战死的。
一支优秀的军队,跟一支乌合军队,有时差别也体现在情报侦察上,许多乌合之众,根本不能有效及时和准确的侦知敌情,各种错误的情报,甚至根本一无所知,打起仗来就是摸黑乱闯。
“侬三娘是句町僚蛮侬氏诸部中势力最大的蛮首侬天富之妻,侬天富本就强悍勇猛而在诸部中深有威望,近些年他借助边境安稳,茶马商路兴起,大搞贸易,东买西卖,往来邕广交,昆姚黔诸地,所获甚利·······”
侬天富是个强悍的战士,同时也很有经商头脑,他联合僚子诸部,借助茶马商路,大搞贸易,让诸部过上了好日子,生活大大提高。
他还是个比较有远见的蛮子,到邕交等地来贩货的时候,还经常要采买书籍回去,甚至请一些落魄的汉人士子到蛮地,敬为贵宾ꓹ 请他们给子弟教学。
侬天富还悄悄的高薪娉请甚至是绑架一些铁匠等回去,让他们为自己打造武器铠甲ꓹ 武装训练部落战士。
戰 傲天無痕
侬天富想要恢复句町国,也一直在努力着。
直到后来李大亮出兵征讨僚子部,侬天富在一次唐军突袭中ꓹ 被强弩意外射杀。侬三娘是侬天富的妻子,她本是沙人部族的。
句町三大部落ꓹ 侬氏,沙人ꓹ 土僚ꓹ 侬氏自称濮依,沙氏自称布依,土僚自称濮傣。
自句町被南梁陈攻灭后,一直陷入内斗之中,在侬天富的努力下,各部慢慢团结起来,谁料到侬天富却死于一支弩箭之下。
侬三娘子跟着侬天富经常走南闯北ꓹ 眼界不是那些蛮妇可比,侬天富死后ꓹ 她立即站了出来ꓹ 号召各部团结反抗ꓹ 以侬天富的死激励众人。
李大亮估计都想不到ꓹ 侬天富死了,反而进一步的让句町诸部团结了起来。在唐军的步步紧逼之下ꓹ 句町人在侬三娘子的号召下联合起来。
正式复立句町国ꓹ 诸部也一起支持侬三娘做了女王。
生存还是灭亡!
在侬三娘这面旗帜引领下ꓹ 无数的僚蛮高喊着要生存不要灭亡而奋起,他们拿起狩猎的武器ꓹ 骑上贩货的马匹,带上老婆孩子一起汇聚起来。
神級忠犬甩不掉
一寨又一寨。
成千上万的蛮子们聚集起来,一路向东杀过来。
“十万!”
“总计约十万句町蛮东侵,其中约有青壮三万不到,不过侬三娘率领的北路五万人马中,约有三千侬部精锐骑兵,还有约一万侬部青壮。”
“三千精锐骑兵?”
“是的,据我们多方侦知,这三千侬氏精骑,虽所骑之马较为矮小,但战斗力挺强,他们的装备也不错,基本上都装备了铁甲、长矛和骑弓,能够骑射作战。”
冰山老公,乖乖娶我 木清榕
这是一个很宝贵的情报,秦琅就没想到句町蛮还能有一支铁甲骑兵,数量还有三千之众。
獨家霸寵:市長的頭號新歡 花小九
侬天富果然是个狠人,可惜运气不好,否则再给他们十年八年的,只怕他能打造出更强大的九句军。
“先前右溪诸蛮就是在这一万多精锐的攻击下,节节败退。侬氏三千精骑能够快速机动,迂回穿插,战场上也能猛烈冲锋,右溪蛮基本上挡不住他们的攻势。”
情报处还报告了一个重要的情报。
除了这三千精骑,侬氏还有一万名青壮弓箭手。
“这一万名弓箭手,都配备了牛皮甲,装备了很精良的步战长弓,他们的弓和箭都很精良,射术也不错。尤其是他们的战术很了得,集中使用,右溪蛮基本上没有寨子能够挡的住他们猛烈的箭雨攻势!”
一万名弓箭手,三千名骑兵,十分精锐,战斗力远在右溪蛮之上。
还有超过一万五千名穿藤盔藤甲持长矛、砍刀、斧头的青壮战士。
秦琅承认,这些句町们的战斗力远在右溪诸蛮之上了。
“横山如今防御如何?”
三國誌之黃天當立
参谋处的一名参军立即指着横山寨的沙盘向秦琅介绍,这沙盘也是情报处多方搜集情报后由工匠精制而成。
“横山寨也是右州治所横山县城,近年不断扩建,现在其外城南北宽约八里,东西长约十里,占地约三万亩,城寨很大,而其建于右江河谷突出的一块高地上,其三面环江,更不可不谓险要。”
“近年横江寨依借右江水路之利,借助朝廷的茶马商路的兴起,十分兴盛,寨中长住人口超过万人,仅去年一年,横山马市所交易的马匹,就达到惊人的四万匹。其银市也相当兴隆,拥有银匠上千人,其土布极为有名,寨中有织机三千张······”
右溪蛮王被攻破了近一半的垌寨,现在退守横山寨,意图以此险要大寨拒守。
侬氏的精骑和弓箭手,在这座险要的寨城面前,也确实有些啃不动了。
“经略相公,横山寨现在一天七八遍的求援,希望我们尽快增援,不仅是兵马增援,他们也急需粮草器械增援,尤其是箭矢。”
如今横山寨聚集了六万右溪蛮青壮,加上原本寨中的万余百姓,还有右溪上游溃逃下来的垌民,加起来都有十万人了。
这么多人挤在这座城寨里,人吃马嚼,消耗巨大。
“横山寨外围近年也修建了许多作坊、邸店、仓库、民房等,有上千户百姓居住,如今屋宅商铺仓库等全都在战火下化为了灰烬。”
“参谋处有何计划?”秦琅问。
情报处负责的是收集情报,参谋处则根据汇总的情报拟定作战计划,至于作战处,负责传令指挥等。
他们都是协助秦琅指挥平乱战役的。
“我们认为眼下横山寨人口太多,粮食压力太大,应当派水师船只逆右江而上,前往接应部份百姓撤下来,以减轻横山寨的压力。”
“同时增援横山寨一些武器粮草。”
秦琅点头,“还有呢?”
程处默的北海舰队从广州出发,沿西江而上,一路驶来邕州,满载粮食、军械,还有沿路诸州的兵马,一船船运来邕州。
水师的战舰和运输船可以直接驶到横山。
作战处的参军们却提出了反对意见。
“水师独进,也不是就安全的,侬氏主力虽困于横山,但其早就派出几支偏师,绕过横山,攻打劫掠右江两岸,其前锋甚至已经连破攻饶州、思恩州、万德州,进抵思笼,距离邕州不过二百里了,我们的水师出邕州,经思笼到横山,起码还有三百里。这么长距离的深入敌后,水师也有被阻击覆没之险。”
作战处的意见,若要出动水师,必须得水陆并进,沿河陆上派步骑随同进军护卫。
而如果要水陆并进,那就不能是轻师,必须得是主力出动。
怎么也得两万以上兵马出动才行。
而出动两万兵马,还得要动员两倍的民夫负责粮草辎重的转运。
而现在邕州虽然已经聚集了不少兵马,但还没有完成出征的准备。
说来说去,作战处反对现在就出兵,更反对只派水师独进。
“左溪战况虽好些,可左溪蛮主力被阻于高平堡后,已经只留下部份兵力继续围高平堡,其主力已经绕过高平堡南下,一路经黑水河,一路经平江向东南进攻,连破西原州、思琅州、万形州、波州、金龙州、龙州、思诚州,攻到了谈州,抵达了左溪干流,若谈州再破,他们就可顺江直趋邕州了。我们不得不防,作战处认为,应当先出兵进驻左江笼州,构筑防御,接收溃败左溪诸部蛮兵民。”
浮華事散逐紅塵 纖非鱈
“右溪方向,出一军击退围思笼之蛮,并向北夺回万德州,构筑防御。如此既能护卫邕州,又能策应横山。”
不让战火烧到邕州城下,在上游的左右溪的笼州、思笼作战,构建两个前沿防御基地,阻击句町蛮前锋深入邕州境内劫掠,同时缩短邕州大本营与上游前线得距离。
这个计划体现出的是步步为营的战略,不急于一时决战,求稳。
“有一个好消息,武安州传来捷报,秦用秦勇黄彪三位将军率领的武安州之兵,于七源州歼僚蛮千余,收复了七源州,并解广源州之围,高平堡之敌撤走。”
秦琅看着沙盘,秦用他们这一路,从侧后袭击南路僚军偏师,连战皆捷,已经杀到了僚军南路的背后了。
高平、广源、七源三地,与武安州的门县、谅山连成一县,既稳了武安州北边安全,也如一把锋利的剑插到了句町僚南路军的后背上。
只要战事进入相持阶段,句町蛮后继乏力,那他们的败亡也就不远了。
右溪在横山阻击,左溪在谈州阻击,然后以万德、笼州为二线战场,拖住句町蛮,等对方军疲粮尽,到时交州的李大亮,武安州的秦用他们从后方出击。
帝國之召喚武將系統 漢景
李大亮率交州兵直捣其句町老巢,秦用半路拦截,横山、谈州之两溪蛮咬住,到时句町们将彻底覆灭。
参谋处有参军反对,认为这样一来,左右两溪诸州将尽糜烂,应当速发兵马,速战速决,没必要非要等到诸军齐至再大举进攻,对付句町蛮现在邕州之兵足矣。
秦琅看着沙盘,面露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