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叮叮叮叮——
凿石的声音依然若隐若现,秦昆发现这个古墓很有意思,四周虽无壁画,但鬼符凿刻颇多,而且祭台林立,无论大小,祭台前都有象征供奉的石案,墙上除了凿刻,延伸到祭台附近时有动物的图画。
简陋粗糙的动物造像,细看之下并不是动物,而是兽头人身的怪物,亦或者说是当地人祭拜的神明。
兔、鹿、狼、虎、熊等不同兽头人身的动物前,供奉的石案大小也不一样。
古墓四条道路,呈回字型,绕了一圈,没有见到什么邪丧踪影,但景海川发现了一处殉葬坑。
“秦昆,你过来看。”
殉葬坑只被发掘了一半,是活殉,但里面不是人,是动物,那些动物骨骼已经烂掉,看不清原本的模样。
秦昆有些意外:“动物殉葬,阴气怎么这么重?”
合約情人 七羽
景海川也很诧异,按理说动物被杀后的执念不像人那么重,毕竟人为灵长,但这坑里已经成煞。
金六子在旁边,觉得此地森冷,搓了搓胳膊:“这种坑还有好几个。”
金六子以前挖出来过,但现在忘了在哪了,秦昆逼问之下,他才不确定的带二人来到另一个地方。
合同情人 驚濤駭浪
“这里应该还有一个,其他的真记不清了,或许在另一个古墓里。”
景海川望着这处没挖掘的平地,若有所思,秦昆拍了拍对方:“不用看了,这里是羽虫。”
羽虫?
金六子听不懂,景海川眉头挑起,秦昆指着墙壁上模糊的刻痕:“先前那个坑是毛虫,这是五虫活殉。”
墙壁上,有雕、鹤、雁、鹅、鹭等等展翅的飞禽,虽然粗糙不好区分,但翅膀摆在那。
景海川恍然,五虫万怪!
古人将天下生灵分‘蠃鳞毛羽昆’五虫ꓹ 毛虫为走兽、羽虫为飞禽,景海川摸着那刻痕ꓹ 果然都是些扁毛畜生。
棺椁里的主人没有线索,二人却找到了别的东西,但用处不大ꓹ 景海川有些遗憾:“老六,带我们去下个古墓吧。”
金六子带头ꓹ 三人猫腰前行,期间有几次他们听到日本兵下墓在交谈ꓹ 似乎上面的战斗进入僵持状态ꓹ 而且发现了不速之客闯入。
三人没敢大意,此地道路狭窄,一旦被堵到某个通道,一把冲锋枪就能要他们的命,景海川和金六子在前面开路,秦昆在后面防备,三人保持阵型ꓹ 没过多久,钻过一个石板洞后ꓹ 又来到一处新的区域。
石板洞看似不通ꓹ 但掀开三个石板竟然是一条路ꓹ 也不知道是挖墓的工匠给自己留的后手ꓹ 还是当初有心建造的。
假婚寵妻百分百
“大哥,小鬼子找的就是这个墓!”
金六子说罢ꓹ 有些惊讶:“咦?这里怎么也有人?难不成他们已经发现这里了???”
周围是一个山腹之中ꓹ 火把昏暗ꓹ 还有一条暗河,一条靠墙点燃的火把标明了小日本的动向ꓹ 火把的尽头,仍旧是镐头挖石的动静,而且越来越近。
三人暂时没选择靠近火把,摸黑在走,秦昆看着四周,觉得有些古怪,放在一般的墓葬中,暗河首先不该出现。
这么近的水源,又叫‘水扫面’,这种墓葬风水不好,家宅后世不贵而穷,多出短命夭折的后人,若没龙气滋养,更会断了香火,子孙后继无人。
不光是‘水扫面’不吉利,无论帝陵还是平民墓葬,首先选择的就是远离水源。因为大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地壳变动,如果离水源很近,墓里极其容易被淹,这是非常忌讳的事。
二来除过水源,这里居然有风!
风可不是藏风穴的那种风,而是真正的流动空气,这可是大不利啊。
異能傳之未知天命
天蛇九變
藏风穴乃‘藏风聚气’,风可进,难散,气易汇聚,旺子孙后世。如果是流动的空气,先是会打扰墓主人安静,从风水的角度来讲还会耗财损福招小人。
风水奇差的地方,搞一处墓葬出来,图什么?
秦昆在思考,忽然,前方出现惊呼。
“哎呦!”
金六子一脚踩空,身子落了下去,景海川眼疾手快,将其抓住,这地上竟然铺的是一层木板,木板已经酥脆,下面是暗河形成的小瀑布,秦昆打开手机一照,起码有七八米的落差。
暗河水流不多,下面全是冒出的尖石,几乎没积多少水,这要是不注意落下去,命就去了半条了。
只是景海川脚下木板也撑不住两人的重量,忽然裂开,他顿喝一声,一只手抓住旁边的石头,一只手死死拽住金六子,朝上面扔来。
秦昆接住金六子,金六子惊魂未定,顺着光往下瞅,一个个尖锐的石笋冒出浅水水面,背后冷汗直流,他正想帮忙把景海川拽上来时,旁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谁在那里?!”
一个监督的日本兵举枪瞄了过来,看着他手电即将照来,秦昆当先把手电光对准对方。
“我是池田,他是东野,我们那里失守了!请求支援!”
秦昆淡定回答,将金六子往前推去。
那日本兵只能看到金六子的轮廓,那的确是日本军装,于是放松警惕,秦昆举着手电走过金六子身边,把他摸向后腰的手压了回去,低声道:“现在不能开枪。”
“池田,你的声音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秦昆说话的同时,前方的日本兵传来疑问。
“哈哈,你猜猜看。”
一瞬间,秦昆关掉手电,对方发现秦昆没有穿日式军装,也不是池田,那是一个身着皮衣的青年,他忽然心生不妙,但对方更快,秦昆上前一步,手指精准地卡在扳机后,没让对方造成响动,另一只手直接扼住那日本兵的喉咙,轻轻一捏,对方便晕了过去。
“秦爷,不杀了他?”
身后,金六子虚惊一场,和景海川走了过来,景海川掸了掸身上的泥土:“他们这种身份,都喜欢妇人之仁。”
说罢,一脚踢断了日本兵的脖子。
秦昆没理会景海川的粗暴,对着景海川道:“前面有人,已经发现我们了。”
景海川不理解,秦昆没时间解释,刚刚放倒这个日本兵的时候,天眼就探了过去,然后被一道法术破了。
“秦昆,什么意思?”
“别问,你和金六子往前走,你找的阴阳师或许就在前面。”
说着,秦昆没入黑暗。
火把照亮了一条通道,秦昆不知道去了哪,金六子硬着头皮前进,他挡在景海川前面,没过多久,见到了墓室正门。
墓室神道尽头,一个萨满神像矗立在那,四周放着火盆,神像是个图腾柱,三米高,上面坐着一个萨满,栩栩如生,图腾柱上雕着虫兽鸟,底部神龟驮柱,周围是鱼蛇雕像。
“很意外!今天听说有土匪杀了过来,我很意外你们能来到这里。”
一个清秀男子转头,眼睛似乎带电一般,很……媚?!
周围苦工在干活,没人理会两个不速之客,旁边的日本兵在监工,竟然也没理会这两个不速之客。
这些人成了背景板,挖掘坍塌的主墓室,那个清秀男子变成了这里唯一的焦点。
金六子警惕地打量着四周,发现没人举枪,目光移向清秀男子,他瞅了一眼,又瞅了一眼,心中大为意外:他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男人,这家伙应该是男人吧?
如瀑长发垂下,戴着高冠,离他们不远。火光映衬下,那清秀男子除了一身雪白的绣纹长衣和高冠,就剩手中那串珠子最引人注目。
景海川眯着眼,发现对方纤细的五指捻着一串珠子,不断拨弄,珠子约莫三十四颗,其中六颗颜色特殊,一白、一黑、一红、一绿、一土黄、一湛蓝,有颜色的珠子被两颗金色泛黑的珠子夹在中间,金珠与金珠之间又隔着三颗佛头珠。
整条珠串冒着青色的灵力波动,最下面和最上面还坠了两个特殊佛头,一个是燃灯,一个是弥勒。
“两位客人不会说话吗?”
那清秀男子抖了一下珠子,金六子和景海川脖子上,忽然出现两串佛珠。
那是普通佛珠,但珠子全是金刚护法,金六子觉得浑身刺痛,好像脖子周围被毛虫扎到,迅速摘下佛珠,可是摘下了还有,再摘再出现,那刺痛越来越重,金六子感觉到脖子痛痒难忍,开始抓挠。
血痕被挠出,景海川终于抬手,勾住金六子的佛珠,轻轻一拽,佛珠散落在地。
啪嗒啪嗒啪嗒——珠串散落,继而消失不见。
景海川无视自己脖子上的珠串,开口道:“北岭山头一炷香,东南西北我为王,他日凌云插双翅,白虎入关啸长江。北岭寨子瓢把子,景海川,敢问阁下姓名?”
清秀男子一笑,娇滴滴、很悦耳,他坐在神像前,找了个很舒服的姿势,二郎腿翘起,同时一条白腿露在外面。
金六子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这还是男人吗?!
白腿,衣衫滑落,香肩也跟着露出,金六子仿佛出现幻觉了,看见对方身后飘着丝带。
金六子不断吞咽口水,觉得自己幻觉越来越重了,对方竟然褪去白衣,肚脐也露了出来,但但但……但胸围子怎么也鼓起来了?我特么眼花了吗?
神像下,一个分不清男女的人甩了甩长发,耳垂下出现耳坠,身上香风四溢,白皙的脖颈,没有半点赘肉的肚脐,滑嫩的香肩,还有那白腿,金六子觉得自己魔怔了,正要开口,眼睛被景海川捂住。
“不闻,不问,不管,不顾,不看,不想,不思,不念。”
阳刚之气化作声音,不断叠加入耳,震住金六子异动的心魔。
景海川轻笑道:“唯心所现,唯识所变。看来你就是锁骨菩萨三木莲生了。”
肉身布施,锁骨菩萨!
化美女诱少年诵读佛经,以绝欲望。
今日见到对方法术,怎么还不明白他是谁?那可是阴阳寮头目五柳川谷的左膀右臂,日本莲宗第一人!
日本佛教引自大唐,出自净土宗系,净土宗他再了解不过,江西庐山东林寺和长安香积寺便出自净土宗,后来香积寺分离,一部分人去了佛林寺,正是三寺之首的佛林寺。
净土宗又被称作‘莲宗’,唐宋元明清时期,每当朝廷腐败后,民间许多起义都打着净土宗旗号,当然,他们还有个大名鼎鼎的称呼——‘白莲教’!
清秀男子咯咯一笑:“那你也不是北岭寨子的土匪咯?阳刚气这么重,关东五仙可没有这号人物,关内来的吧?嗯……龙吟虎啸,可是茅山龙虎堂的秘术,不过据闻堂内天书早已失传,落入陪峰扶余山门下,景上师,不如重新认识一下?”
清秀男子站起,外衫滑落,彻底变成了女人,清秀得外貌血色浮现,脸颊酡红如霞更添娇美。
他赤着脚款步而来,每一步,都是极尽妩媚,景海川现在也非常佩服对方,虽然他不耻于对方的娇柔作态,但不得不说,这个男人走路,比女人还要好看。
娑婆世界,步步生莲!
“六根清净无量法,极乐世界彼岸花。三途川上披残霞,观音莲台坐菩萨。源间,三木莲生。”
古墓没了,只剩图腾。
女人还在,踏着莲花。
佛音靡靡,周围漫天黑色,忽然化作无数虚影。
那是无数男女之事的片段,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锁骨菩萨。
“这也是佛法?”
景海川冷声呵斥,扯烂身上滑稽的皇军衣衫,一屁股坐下。
背后,虎皮大椅凭空出现,周围无数旖旎虚影被无数猛虎吞食,景海川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同时响起。
“虎步雪岭号东山,龙行万里出西川,荒丘白骨无人问,怒目血洗仙人船。扶余山,景海川!”
重生之醫道修仙
龙吟虎啸,彻底替代了靡靡之音。
三木莲生秀眉一蹙,忽然抖开佛珠。
“扶余山的杀星!早有耳闻!今日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龙虎之威有多重,敢碎我布施幻境!”
佛珠拨动,三木莲生口中念念有词。
景海川五指虚空抓去,抓了个空。
此刻,空中,无数幻境的锁骨菩萨,皆为三木莲生。
他是存在,也是虚妄。
这里是存在,这里也是虚妄。
唯有景海川和金六子被困在这里。
“大哥,这是什么妖法?我坚持不住了!”
金六子看的口水横流,因为口水止不住了,而且鼻血涌出,也有些止不住了,如果大哥再不用出刚刚那种奇怪的招数,自己怕是要失血过多先他而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