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暴逆襲
小說推薦狂暴逆襲
第二四七〇章一头神猪
黎明大神将,此时在神格之中,显化他的神魂虚影,就如一只小小的金色蝼蚁。
此时他真的是后悔得要死。
一路而来,因为发现深海之中,没了帝境以上海族妖神,竟然连海底都以神识扫描了一个通彻。
扫描到这两个异族古怪小孩,竟想着顺手一个神术,将其灵脑空间破灭。
但是谁能够想到,这这一顺手不要紧,直接将自己逼到了死亡的旮旯。
这两个小东西,不知道用什么异族高武,禁锢了自己的神格。
亮刺
此时想要逃走,几乎是不可能的。
除非自己狠下心来,自爆神格,和这两个小东西同归于尽。
否则,他今天是走不了了。
天馬行空之蕭峰後傳 林夕語
本身,水流思和水流香的精神力,就和他巅峰上位神的神魂力度,差了十六个小层次,但是在时空之力禁锢之下,多少还是会对神魂有一些影响。
黎明大概估摸一下,自己的神识强度,能够出体的,也不过巅峰上位神的样子。
当然,如果不是这两个小东西能够免疫他的神术攻击,他随意一道神识风暴,都能将这俩小给灭了。
寶寶媽咪我要了 米熙兒
问题是他想要挣脱这种时空之力的禁锢,爆掉神术是没有用的。
爆掉神格,破开这个禁锢,应该没有问题。
问题在于,神格爆掉,自己的神魂能不能留下一缕来?
一缕残魂,想要夺舍帝境以上神灵,想什么呢?
夺舍个凡人,最多夺舍个半帝。
那还不如直接去死。
所以,他打算忽悠一下这两个小东西。
“两位少侠,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
其实刚才我路过,只是奇怪,这深海里,怎么会没有帝境以上的海妖神。
见到你们两个少侠,没有头颅,甚至一人少了一只手臂。
所以就使劲扫描了一下。
一步成神
二位少侠,你们这是什么手段?
怎么连我主神境的神识,不仔细都看不到你们的头颅手臂?
乃木阪陽光
你们这是,有超级高武屏蔽?还是你们已经能够开始修炼,某种我神族不知道的强大功法?
哎呀,两位少侠,真的是厉害呀,连我主神境的神识,都差点被你瞒过了。
嫡女驚鴻 夢夕
成长下去,二位少侠肯定冠压当代,雄霸九陆,奴役万族。
我这可怜的老神头,对你们的羡慕嫉妒,犹如滔滔海水波连波啊!
要不两位少侠,看在我老头子,已经失去肉身的份上,先放我出来?
要不然,除非老头子拼了性命不要,主神境的神魂自爆,身死道消,不入轮回,你们看多可怜啊!”
强力卖惨,想获得俩小的同情。
使劲暗示,我可是主神,不要把我逼上绝路。
看在我对你们很欣赏的份上,滔滔马屁都奉上了。
最好和为贵,不和……主神境的神格自爆威能了解下!
水流香是个重症懒癌,智商足够,但是说到动脑筋,还不如吃根糖葫芦来的爽。
所以此时,水流香眨巴着美丽大眼睛。
“小思哥,这个老东西说什么话呢?
觉得似乎有道理,觉得似乎有些怪怪的。
他是早上出门,吃了怪味花生了吗?”
水流思那是什么样的计算和推演能力?
怎么会听不出这老家伙,在字面上示好,字面下威胁的意思来?
“哦?
老东西你很牛逼呀!
主神境,这都是本少在传说之中,才听过的神话。
英雄聯盟之王者淩雲
但是,为了证明,你真的是一尊主神,而不是一头神猪。
我们来一个小游戏怎么样?”
主神,神猪?
最強掌櫃 坐望風雷
黎明大神将,简直气得真的想自爆了。
但是,好不容易在这一世,挣脱幻境深渊的镇压束缚,重伤出来,夺舍重生,不到万不得已,怎么可能自爆神格神魂?
黎明大神将,强压怒火,神魂陪着笑脸。
“少侠啊,这个游戏不好玩啊!
毕竟我要自爆了神格的话,别说是我自己要完蛋。
就是两位少侠,也有可能被波及。
一个不好,咱们岂不是都耍脱了,玩完了?”
水流思摸了一下后脑勺,跟他亲爹的习惯动作,一模一样。
“不是,你说你自爆一下神格,就能波及到我们兄妹俩?
神猪,我怎么就觉得,你在崔流弊呢?”
崔流弊?
倒是听说守着大秦帝都武院,幻境深渊断崖上的那个家伙,叫做崔流弊。
问题是,我现在需要跟你崔流弊吗?
“少侠,不要开玩笑了,真的不好玩!”
水流思嗤之以鼻。
“好玩,真的很好玩。
你今天要不玩一下神格神魂自爆,你特么的就是一头神猪。
本少可没有兴趣,和一头猪叽歪上没完。
你就说你能不能证明,你是一头神猪吧!
能的话,本少放了你,不能的话……
你也说了,波及到我们兄妹俩,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而已,多大点事?
来吧,自爆吧!”
嚓!
黎明大神将的神魂,几乎要崩溃了。
这小子怎么就一根筋呢?
自爆这种事情,能耍着玩儿吗?
我证明我是一头神猪,不是,是一尊主神。
我特么真的要是恢复到主神境的神识,还用得着和你孙子哔哔这个?
一个神术过去,绝逼的冲破你的禁锢,还捎带破灭你这俩小东西的灵脑空间。
这特么不是,只有巅峰大神的神识了吗?
发怒是无济于事的。
越是到了此时,黎明的求生欲越强烈。
所以,忍气吞声,不惜放下架子,恳求起来。
“少侠,你就可怜可怜我这个没了肉身的老神头吧!
你说说我其实,和你们并无过节,无仇无怨。
也就是不小心深深看了你们一眼。
这也不是多大罪过是不是?
求求你,放了我吧!”
水流云眨巴了一下大海一般的蓝色眼睛。
“小思哥,这老神头,说他不是老猪头,怪可怜的哈!
要不咱们就随便问一问,没啥的话,放了算了。”
水流思此时在水流香后脑勺上轻轻一拍。
劍起蒼瀾
“怎么能轻易放了?
他倒是深深看了我们一眼,要不是你我兄妹有点本事。
那一眼还不被他给看死了?
不过,你不自爆神格也行。
就像我小妹说的那样。
我就勉为其难问你几个问题吧。
你要答得让本少满意,放了你也不是不可能啊!”
黎明大神将,立即来了精神,决心将这两个小东西,忽悠到底。
“少侠请问,老神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水流思撇嘴。
“真的吗?
那你告诉本少,你肉身是怎么没的?”
黎明大神将悲从中来,哀叹一声。
“小孩儿没娘,说起来话长啊!
千万年之前,神族和贵族开战。
我是不抵抗的主和派。
被主战派不喜,所以被打坏了肉身,镇压在这九沌大陆不知道什么地方。
最近镇压封印我的阵法朽烂了,我这才得以脱身。
这不是赶着前往深海,准备寻找一朵生命莲花,重塑肉身吗?
路经相遇,不合多看了一眼,以至于此!”
水流思鸡啄米一般点头。
忽然就抢走水流香的糖葫芦。
“来,照着这老东西轰上几炮时光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