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
九千岁的这句话说的很是突然,三方众人谁也没想到它会有此一言,心中惊诧,面面相觑。
不等众人接话,九千岁继续说道,“什么有心结交于我,你们都是冲着盘古灵珠来的吧?”
众人的心思被它说中,免不得有些尴尬,但三方众人谁也不曾否认。
九千岁又道,“也怪我口无遮拦,多言惹祸,这才引了你们这几位祖宗上门,休说三位三元修为的绝世高手,就是一个,我也开罪不起呀,唉,实话也不瞒你们,我的确知道盘古灵珠散于何处,当年盘古自不归山薨归虚无,灵珠散于各处,散落之处也并非无迹可寻,而是映合当日的天罗星相,早些年我绘凿了一份图谱,得了图谱便可按图索骥,但星相图谱只有一面,给了玉元,上元杀我,给了上元,太元也恼我,不管给谁,我都是个死啊。”
我的黑道潔癖男
听得九千岁无奈言语,又见它苦恼神情,吴中元终于明白为什么九千岁先前没有表现出狂妄自大和粗鄙骄横,这家伙虽然是顽石成精,却是三灵修为,已经感知到了他和白牧苏阳乃三元高手,一个人对待别人是什么样的态度,并不取决于这个人是什么脾性,而是取决于对方是什么人,在三头猛虎面前,再倔的驴子也得老实低头。
在那顆星子下
“盘古灵珠我势在必得。”白牧平静的说道。
白牧此言一出,吴中元陡然皱眉,在他的印象当中白牧虽然自视甚高,却并不恃强凌弱,这句话不符合白牧的性格,也不符合白牧的身份。
苏阳并没有冲白牧发难,但也没有留情面,冲九千岁冷声说道,“那星相图谱为你所有,究竟送给谁,由你自己权衡。”
吴中元笑了笑,并没有表态。
一个人说话是不是有份量并不取决于声音的高低,也不取决于语气是否严厉,而是取决于他拥有什么样的实力,吴中元虽然只是笑了笑,却也令包括九千岁在内的所有人心生忌惮,虽然三人之中他的修为最低,但是他也是三元修为,如果说三灵修为是少将中将上将的话,三元修为就是元帅了。
凰戰天下,邪妃不好惹
“要不你们三位先私下商量商量?”九千岁小心翼翼的问道。
“东西是你的,想送给谁是你的自由。”吴中元出言说道。
他的这句话与兽王苏阳先前所说的话大同小异,也算是间接声援了苏阳,以此作为对白牧强硬态度的回应。
四大美男是壞蛋 筱嘴、嘟啊嘟
“盘古灵珠足有数百颗,我只取七枚。”白牧沉声说道。
“我只需三枚就够了。”苏阳正色说道。
见二人针锋相对,吴中元没有急于表态,只是再度笑了笑,笑的意思也很简单,那就是你们别忘了还有我这么一号人物。
“我寻找盘古灵珠为私不为公,治病救人,刻不容缓。”白牧说道。
“同样救治疾患,难能谦让。”苏阳言语之中透着分毫不让的决心。
“豪门富户便不能与贫苦人家留些果腹御寒之物么?”吴中元说道,他不能一直不表态,必须亮明自己的立场,这句话里的豪门富户指的自然是神族和兽族,而贫苦人家自然指的是人族,除了表明决心,还表明了立场,那就是告诉白牧,自己虽然帮着苏阳说话,却并不准备与她联手。
“事情有轻重缓急,登门有前趋后至。”白牧说道。
“六道皆有所属,亲近各有远疏。”苏阳表情严肃。
听得二人言语,吴中元心中有数了,看来最先赶到不归山的应该是神族,而兽族迟来了片刻,不过眼下妖魔二道已然势微,石头成精的九千岁与兽族最为亲近。
最后一个表态固然可以掌握一定的主动,但最后一个表态也有很大弊端,那就是很容易一句话得罪两家,吴中元本想说神族和兽族没给九千岁带来什么像样的礼物,想了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而是选择了相对平和的作法,笑着冲九千岁说道,“九千岁,除了那铜尊,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件千古罕见的奇物,此物不在五行之中,不入阴阳之列,不惧冰寒,不需饮食,可朝夕不离,常伴你左右。”
吴中元言罢,不止九千岁很是好奇,连白牧和苏阳也多有疑惑,要知道世间万物皆有五行所属,有什么东西是不在五行之中的。
至此,三方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接下来一段时间谁也没有说话,不说话等同坚持自己立场和想法,那就是谁也不会让步。
靈蛇之吻
吴中元寻找盘古灵珠乃是为了帮助自己的一干辅弼王爷提升灵气修为,但听白牧和苏阳的言外之意,他们寻找盘古灵珠好像不是为了提升灵气修为,而是另有他用。
白牧先前所说,他只需要七颗,又说为私不为公,治病救人,仔细想来白牧寻找盘古灵珠很可能是为了给心月狐治病,心月狐元神受损,浑噩茫然,而七颗灵珠很可能是由盘古七魄化生的灵珠,七魄所化之物,很可能有修复心月狐受损七魄的作用。
而苏阳则直说自己需要三颗,这三颗会不会是盘古三魂所化的三颗灵珠?而且苏阳也说过自己同样是救治疾患,用现代的话说苏阳就是个精神分裂症患者,她寻找三魂所化的灵珠搞不好是为了治疗自己的精神分裂,不过他毕竟不是医生,也无法准确定义什么叫精神分裂,大致意思就是苏阳有两种人格,其中一种在其化生元婴时分裂出来,与元婴一同变成了苏苻,而今苏苻已死,苏阳需要再次化生元婴,她必须保证化生出的元婴与自己同一人格,而不是化生一个与自己作对的反向人格,站在这个角度上说,她的确需要盘古三魂所化的灵珠。
抗日之浩然正氣 石皮破
網遊之霸王傳說 名楚
沉默良久,白牧终于再度发声,“那七颗灵珠本王势在必得,你们若能让给我,本王定会感恩承情。”
“本王若是不让呢?”苏阳冷声反问。
眼见二人的自称尽皆变成了“本王”,吴中元闻嗅到了浓重的火药味,今日之事怕是很难善了,大有动手的可能。
唯恐吴中元坚定立场,毫不让步,老瞎子急忙冲他投去三思而行的眼神,吴中元知道老瞎子在想什么,但目前的这种情况当真不宜坐山观虎斗,世人都有坐收渔人之利的心理,但这种捡便宜的心理是很可怕的,品德好坏暂且不说,只说利弊,利益和风险永远是均等的,谁想躲到一旁看热闹捡便宜,谁就得倒霉。
急切且慎重的思虑之后,吴中元正色说道,“执刀者可砍杀执杖者,执杖者亦可杖毙执刀者,付诸武力只能玉石俱焚。”
吴中元言罢,九千岁连声附和,“对对对,都消消气,莫争莫急,我有个主意,我将那星相石盘一分为三,你们各取其一,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