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一旁的老韩正色道:“你们这些家长,先前还口口声声说相信政府,怎么一回头,就翻脸不认了?”
江跃有没有真实水平,老韩再清楚不过。就像孙斌说的,就目前而言,如果江跃找不到法子解决,整个星城还真不容易找到第二个人来。也许有些隐逸的老前辈有这本事?可人家都隐藏的很好,根本见不着人。
哪像人家小江,主动请缨,一直都给了他们行动局极大的支持。
毫不夸张地说,没有江跃的帮助,他们行动三组怎么可能在行动局五个行动小组里遥遥领先?
不就是一直有江跃挺他们么?
老韩顶上的大章国国徽,身上的制符还是很有说服力的。他这一开口,就代表政府的态度。
“韩处长,不是我们翻脸不认人,这个小江同志我们认识他,他是扬帆中学的学生嘛!”
“专家不都应该是老前辈吗?这么年轻,我们心里没底啊。”
老韩呵斥道:“先前人家孙老师说得很明白了,这是诡异事件,诡异事件就得从诡异角度去找答案。你们都说认识小江,难道不知道他是星城体测第一吗?你们以为体测第一,仅仅是比你们力气大,跳得更高,蹦得更远吗?你们对觉醒者了解多少?”
还真别说,很多人就是这尿性,畏威而不怀德。
老韩口气严厉一些,板着脸训斥几句,效果反而好了。即便有些心里头还带着几分怀疑的,也不敢再不停哔哔。
江跃倒是始终心态平和,冲着这些孩子来的,他只求无愧于心,倒真没指望这些家长如何感恩戴德。
江跃挨个看过去,大部分孩子看上去,其实并没有任何异样。江跃观察一阵,便可以确定,这些孩子应该是无虞的,并没有受到那风水邪阵的影响。
而那些轻微症状的孩子,同样分几种情况。
有人的症状因为停课,便得到了抑制,而有人的情况则继续恶化。
貼身小妻勿霸床
症状较为严重的,那就更不消说了,整个人看上去有气无力,昏昏欲睡,两眼无神空洞,仿佛梦游一样。
更有几个在医院,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醒的时间少,昏迷的时间多。这些孩子虽然没到场,但也派了家长到场。
这些家长的情绪是最崩溃的,几乎是泣不成声,脸上满满都是绝望。
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看到这一幕,也很难不动恻隐之心。
“老韩,情况很复杂啊。”江跃心头异常沉重。
老韩也看出来问题了,那些孩子的症状太明显了,基本上整个状态就是浑浑噩噩,看上去失魂落魄。
最关键的是,这些孩子分布在各个班,并没有任何规律可言。同一个班的孩子,有些孩子安然无事,一点情况都没有。
而有些孩子则情况严重。
这就可以证明,绝不是什么食物中毒。
江跃特意找到几个思维活跃一些,看着更老气一些,并带有症状的孩子问话。
这种孩子,思维相对清晰一些。
问起他们前些日子在学校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有没有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大多数孩子都有点茫然,说不出个所以然。
幼儿园每天的活动大同小异,也完全不和外界接触,最近也没组织什么春游活动,没有任何外出活动。
賣萌寶寶:hello總裁爹地 蔔影
“小江,这些孩子的情况,有没有挽回的可能?”老韩察言观色,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如果能找到原因,也许可以对症下药。但是这么多数目,的确是有些难办。”
江跃其实也想到了辟邪灵符。
可辟邪灵符,也只能用于轻微症状,发作初期的时候。
一旦进入重症,哪怕辟邪灵符可以让妖邪无法继续侵蚀,也很难让重症转回轻症。
天才奶爸
再说了,这轻重症加在一起,足足有一百一十多人。江跃不可能拿得出那么多辟邪灵符。
一个晚上就算能连续制作五张辟邪灵符,这也得连续炼制二三十天。连续作战,精神力根本消耗不起。
而且瞧目前这个情况,哪里等得了二三十天,恐怕再过三五天,那好几个重症都坚持不住了。
还得找到问题的源头才行,找不到源头,以江跃如今的实力,想要把这些孩子都救下来,根本不太可能。
正说话的时候,就有几个孩子趴在家长的肩膀上,昏昏欲睡。
现在是上午,正是一整天里精神最好的时候,这个时候昏昏欲睡,显然是不正常的。
家长都是束手无策,知道不能让孩子睡,看到孩子这个状态,又不忍心把孩子吵醒。
“老韩,我有个想法。”
“什么?”
“我想挑几个孩子的家庭走访看看。”
“这没问题。”
“先去几个重症的家庭看看?”
老韩征询了几个重症家庭的家长,这些家长现在都是热锅上的蚂蚁,正是一筹莫展的时候,怎么可能拒绝?
“诸位家长朋友,还要麻烦大家在这里多逗留一阵,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我们先走访几个重症家庭,调查一下情况。希望大家配合。”
现在如果让大家散了,再想把大家召集过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所以,老韩宁愿让大家在这里多逗留一会儿。
好在家长们都很配合,现在这个情况,与其在家发愁,还不如和大家待在一起,看到有这么多同病相怜的家庭,至少心理上也会踏实一些,报团取暖,总比一个家庭默默承受感觉好一些。
而且这时候回家,政府的后续动作也许会错过呢?这个时候大家都不想错过任何消息。
好在幼儿园的家庭基本都在附近三公里的生活圈,走访起来倒也不难。
一行几个人先就来到了一名重症儿童家中。
江跃里里外外看了一遍,完全看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萱萱妈妈,请你把孩子日常穿的衣物,还有书包,包括玩具之类的,都拿出来一下。”
萱萱就是走访家庭的孩子,属于重症里的一个。
萱萱妈妈非常配合,很快就将跟孩子有关的所有东西,全部搬到了客厅。江跃一件件查看。
一件件衣物都翻过,没有什么线索。
一个个玩具查看过,还是没有问题。
小书包里除了几个绘本,一盒水彩笔之外,并没有多少东西。
江跃拿出来翻看之后,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东西放回去之后,江跃将书包往沙发上一放,正准备去查看别的,忽然眼睛一动,又抓起了小书包。
江跃把弄着书包拉链扣上一只毛茸茸的小公仔,这小公仔很小,还不如一个鸡蛋大。
造型看上去像是一只哈士奇,又看着像一头可爱的小狐狸。造型比较奇特。
“这个公仔,是书包自带的么?”
一般情况下,书包的拉链应该不至于扣这么一个小公仔,看上去应该是后面自己扣上去的。
金属拉链扣上面扣一只小公仔,显得更加可爱一些。对于小朋友而言,这也不算很突兀的细节。
萱萱妈忙摇头:“这小公仔是老师送的,孩子特别喜欢,就扣在这拉链扣上了。”
“什么时候时候送的?”
調教貞觀
“也就这些天吧,具体我不太记得了。小物件,我也没太留意。”
江跃面色有些凝重,握在手中看了片刻,问道:“不介意我拆下来看看吧?”
“没事,没事,我来解开。”
萱萱妈动作麻利,将这小公仔解了下来。交到江跃手中。
江跃拿在手上,反复捏搓着,公仔的料子应该都差不多,从手感上,江跃察觉不到什么异常。
不过这公仔拿在手中,江跃些微有点心烦意乱的感觉。
隐隐之间,江跃感觉自己捕捉到了点什么。
“萱萱妈,照看好孩子。这公仔我们带走,你不介意吧?”
“没事,没事,你们带去就是了。”
江跃点点头,见萱萱妈妈绝望的眼神中,满满都是求助期盼之色,显然是想从他口中听到一些好的东西。
江跃本不想把话说得太满,见到这种眼神,一时间却有点难以招架。
“放心,我会尽全力的。而且应该已经有一些线索了,我再多走几家看看。”
果然,江跃这番话说出之后,萱萱妈的脸上的阴霾多时驱散了许多,多出了几分希望色彩。
老韩出门时对萱萱妈道:“如果觉得不放心,可以去扬帆中学操场,大家在一块,心里可能会踏实一些。”
这话还是比较暖心的,萱萱妈连连点头。
很快,一行人又到了第二家。
有了萱萱家的经验,江跃首先就问,家里有没有老师送的公仔什么的?
不过,得到的结论却是没有。
书包,衣物,还有玩具全部搬出来江跃检查了一遍,果然没有任何异状。
重生回城記
这让江跃忍不住有些怀疑,难道自己的猜测并不对?
“我去孩子的卧室看看?”
家长连忙起身,招呼江跃进了孩子的卧室。
都市仙王
儿童房布置得很温馨,墙纸是孩子喜欢的色调和主题,还有许多温馨的布置,看得出家长很用心。
江跃走到床头时,眼神停在床头一张粘贴画上。
这粘贴画,是一头小动物的卡通造型,用的主要物品是大米、豆子,看造型嘴巴尖尖,看不太出来这是什么小动物。
尖尖的嘴巴两边,为求真实,还沾着毛发。
江跃第一眼就觉得很古怪,只是到底古怪在哪,一时三刻又有些说不明白。
上面写着稚嫩的几个字,大二班上官伽珞。
上官伽珞显然就是这个孩子的大名,大二班是她的班级。
江跃转头问家长:“这是孩子在学校的手工作品吗?”
家长点点头:“对,孩子在学校在老师辅导下完成的,特别喜欢,所以一直挂在墙头。”
“材料都是家长准备的吗?”
“是吧??”家长想了想,才点点头。
“大约是多久的事?”
“不到一个星期,你看上面的胶水印还是新的。”
“你再看看,所有的材料,都是你们家长准备的?”江跃又郑重问了一遍。
那家长在画上盯看了一阵:“我们提供了卡纸,胶水,大米,豆子……好像就是这些。”
“这么说,这上面的毛发,不是你们提供的?”
“毛发?”家长怔怔看着,摇摇头,“不是,事先老师也没叮嘱做什么造型,我们也没准备这些。”
江跃若有所思,问道:“这幅画我们带走,可以吧?”
“可以可以。”家长说着,主动揭了下来,交给江跃。
走出上官伽珞的家门,江跃对老韩道:“老韩,如果没猜错的话,第三家,第四家,我们同样可以找到从学校带回来的东西。你信不信?”
老韩毫不犹豫:“信。”
不过,到了第三家重症家庭,当家长把所有和学校有关的东西都搬出来后,江跃之前这话,倒是显得有些打脸了。
因为,这个孩子既没有学校带回公仔,也没有什么画作。
这让江跃面对老韩的眼神,多少有些尴尬。
江跃凝神细思片刻,忽然对老韩道:“给我一把刀,把这个小公仔破开看看。”
公仔被破开,里边并没有什么异常,是普通的填充棉。
不过,江跃却细心地将它一点点分开,忽然手指一拈,两指之间多出了一根细细的毛发,再一拈,又多出了一根。
老韩骇然变色,这两根毛发,和之前粘贴画上的毛发,竟然是一个色泽,看上去长短也差不多,竟似同款!
江跃的表情十分凝重,终于找到相似之处。
忽然,江跃似乎想起了什么。
将书包里的绘本掏了出来,其中一个绘本,封面上画着一头红色的狐狸,讲述的是一头狐狸的故事。
江跃将绘本一页页翻开,翻了没几页,他就停下来了。
这一页的角落里,赫然夹着两根细细的毛发,和之前两次的如出一辙。
这毛发不知道怎么回事,沾在了绘本上,手指用力抠,才勉强把它们抠了下来。
“老韩,看明白了吗?”
“这……这是什么毛发?”
“这就是信物!”江跃一拍桌子,“走,我们去下一家。”
找到了突破口,下面的查访就轻松多了。陆续的,所有重症家庭,没有一个例外,都找到了两根同样的毛发。
有些藏在书包角落,有些夹在小玩具里,有些藏在水彩笔盒里,有些甚至附在毛绒衣服上。
总而言之,都很隐蔽,一般人根本察觉不了,甚至都不会当一回事。毕竟,谁都不会刻意去关注两根毛发。
从每一个家庭出来,江跃都再三叮嘱家长,先要保密,严格保密。
因为这个事已经很明显,必然是幼儿园内有人动了手脚,否则这些东西不可能无缘无故跑到幼儿手中的。
如果这时候公布出来,必然打草惊蛇。
一行人回到了操场。走访了十几家重症家庭,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中午。
老韩宣布,要建一个群,所有有症状的家庭,都必须入群。行动局介入调查,随时会在群内公布最新进展。
政府的话,永远是最具号召力的,所有家长都掏出手机,纷纷入群。
直到老韩确定没有遗漏一个之后,这才道:“各位家长,今天就到这里,各位家长请带孩子先行回家。我们随时会在群里通报情况。如有需求,我们随时会走访部分家庭,还请大家务必备注一下群昵称,后面带一个电话号码。”
大家在操场站了一上午,没有得到什么有用信息,很多人都有些不乐意,觉得政府敷衍了事。
不过这会儿也不好说什么,人家行动局一上午都在调查,也没闲着,总不可能要求人家必须立刻就调查个水落石出吧?
既然建了群,那就再等等看吧。
那些重症的家庭,因为老韩和江跃已经都走访过了,他们都得到过老韩的叮嘱,自然不会说什么。
重症家庭都没闹,轻症的家庭自然没理由闹腾。
郝园长殷勤上来问道:“韩处长,我们幼儿园的教职工要加群吗?”
“暂时不用,回头有需要再加,省得人多嘴杂,激化矛盾。现在家长们对园方意见挺大的,我看就先不要凑在一块了。”
老韩这番话有理有据,郝园长连连称是。
“对了,郝园长,还得去幼儿园一趟。”
“好好,没问题。”
郝园长殷勤无比,看了看时间,提议道:“韩处长,你看也到中午饭点了。要不咱们先吃个便饭,回头再去?”
老韩呵呵一笑,转头看江跃的意思。
“那就吃个便饭呗。”
老韩见到江跃的眼神,便知道江跃的意思。当下点点头,转头叮嘱了一名属下几句。
那名属下立刻拿出电话,走到角落去打了个电话。
孙斌跟着走了一上午,听说要去吃饭,便主动提出告辞。
二娃難求
“孙老师,也不差你们父女俩这一口,一起去吧。”江跃招呼道。
“对对,孙老师一起吧。”郝园长再怎么势利眼,也看出来了,孙斌老师跟这些人关系真不差。
如果这点人情都不懂卖,那她也做不到园长这个岗位。
江跃走到夏夏跟前,笑道:“来,夏夏,咱们坐车去。”
约定好吃饭的地方,老韩开车,江跃和孙老师父女乘车,他那几个手下另外打车去。
上了车,江跃便问了起来:“夏夏,你回想一下,这些天,学校的老师有没有送你什么东西?或者动过你的书包?”
夏夏是个聪明孩子,比同龄人更机灵,更有眼力,思路也更清晰。
想了片刻,便道:“前几天,我在学校袜子湿了,老师送了我一双小袜子。”
香閨
江跃骇然变色:“孙老师,这袜子你有印象吗?”
孙斌终究是当爹的,心思还没细腻到一双小袜子都关注到的地步,有些尴尬地推推眼镜架。
“好像是有一双袜子,以前没见过,我以为是她妈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