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今天的是发薪水的日子,清乡苏州办事处是原清乡委员会的全套人马,他们在南京马台街22号大院办公时,就是今天发薪水。
钱如珩早上兴冲冲就去了会计那里,顺利领到了自己的薪水。然而,他再去事务科领特别津贴时,却被告之,他的津贴取消了。
終極強者
钱如珩不服,径直去了庄知行的办公室讨要说法。他一个人可是干了两份事,要么给津贴,要么以后就只当勤务兵,至于监视胡孝民,从现在开始,就没有这回事了。
胡孝民对他还不错,态度和蔼,对他也很关心。每天监视胡孝民,他心里还过意不去呢。要不是为了津贴,他早就向胡孝民坦白了。
庄知行缓缓地说:“从现在开始,你就一心给胡处长当勤务兵。如果胡处长满意,到时候我再给你特别津贴。”
钱如珩说:“以后胡处长的行踪,不用再报告了吧?”
錯嫁驚婚:總裁請克制
庄知行正色地说:“当然,胡处长的行踪是机密,岂能随意被人知道?”
钱如珩离开事务科时很是沮丧,事务科每个月的特别津贴,相当于他两个月的薪水。他每个月都会把津贴寄回太仓老家,现在津贴没有了,他的生活一下子变得无比拮据。
虽然他不要再监视胡孝民,可监视胡孝民本就是举手之劳。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坐在胡孝民办公室门口,胡孝民的一举一动,还是能知道。只不过,以后无需再向事务科报告了。
晚与,钱如珩回家的时候,在门口碰到了大哥钱慰宗。
劍逆星河 愛小飯
钱如珩紧张地望着四周,拉着钱慰宗到了家里:“哥,你怎么还没回去?”
仲宅西结交了一个叫“吴之仁”的太仓籍新四军,他凭感觉就觉得,很有可能是大哥。毕竟,之前钱慰宗就到十字街信孚里想找仲宅西。
钱慰宗不以为然地说:“我还有任务,回去干什么?”
他这次来见钱如珩,也是组织交待的任务。上级对他的情况很清楚,钱如珩在胡孝民身边,如果能发展为我所用,对部队有很大的好处。
再说了,钱慰宗目前的任务是在苏州负责一个交通站,短期内不能离开苏州城。
钱如珩轻声问:“上次与仲宅西联系的是不是你?”
钱慰宗明知故问:“不错,他现在情况如何了?”
钱如珩劝道:“情报科早就发现了他,也知道你是新四军。哥,现在苏州城很危险,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钱慰宗语重心长地劝道:“如珩,跟着日伪当汉奸卖国贼,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你还是跟着哥,加入新四军打鬼子!”
麒麟鳳 明月君少
夢幻科技公司 蛤蟆開寶馬
钱如珩轻轻摇了摇头:“我们家有你当新四军就行了,我在清乡委员会,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能领份薪水,至少能让娘不挨饿吧?”
虽然没有特别津贴了,至少能让母亲不挨饿。如果跟大哥一样当新四军,家里的老娘,还有嫂子、侄子还能活命吗?他也不想当汉奸,可不当汉奸没饭啊,家人就得饿肚子啊。
钱慰宗眼睛一瞪:“谁说当了新四军就要挨饿了?娘一直不知道你在给日伪做事,如果让她知道,你的钱她一分也不会要。”
钱如珩说道:“那就别说呗。”
钱慰宗说道:“不说可以,但以后清乡委员会的情报,你得及时告诉我,特别是关于新四军的情报,必须第一时间通知。”
钱如珩急道:“跟你合作的仲宅西已经死了,你难道想让我成为第二个仲宅西?哥,你已经有儿子了,我可还没结婚呢?”
钱慰宗笑道:“仲宅西是仲宅西,你是你。再说了,又不是让你主动打探情报,只要把知道的消息,及时告诉我们就行。”
钱如珩苦笑着说:“我就是胡孝民的勤务兵,能知道什么情报?”
钱慰宗诧异地说:“胡孝民不是总务处的副处长吗?你跟着他,怎么能没有情报呢?”
他在苏州接受冯五的领导,但他不知道冯五的真名,更不知道冯五的身份,至于冯五的上级,就更不清楚。他甚至都不知道冯五还有上级,在苏州,他接受冯五直接领导。
钱如珩叹了口气:“胡孝民虽是副处长,但没有实权,他每天在办公室什么事都干不了。我原来的任务,就是监视他,向事务科报告胡孝民的一举一动。”
钱慰宗敏锐地捕捉到了重点:“你原来的任务?现在的任务是什么?”
钱如珩沮丧地说:“现在没任务了,津贴也没了,以后寄给家里的钱只有原来的三成了。”
钱慰宗递给弟弟一张纸条,轻声说道:“钱不钱的无所谓,就算你不寄钱回去,妈也饿不着。以后,我每隔一天来找你一次,如果有重要情报,你就去这里找我。”
钱如珩看着纸条上的地址,诧异地问:“你住在太湖路22号?”
钱慰宗说道:“我暂时在那落脚。”
他的真正掩护身份是杂货铺的老板,告诉钱如珩这个地址,也是上级的要求,这是对钱如珩的一次考验。当然,杂货铺的地址是太湖路222号,22号是他临时租的地方。
钱如珩第二天去清乡苏州办事处时,心里特别紧张。昨天晚上,他虽没答应,但也没拒绝。
跟往常一样,他先去接上胡孝民夫妇,再给胡孝民的办公室打扫卫生,再打好开水泡好茶后,才坐到门外的桌子旁。
邱万芝抱着一堆文件走到胡孝民办公室门口,发现钱如珩竟然没看她,这很伤美女的自尊,她故意停在钱如珩跟前,用手敲了敲桌子:“钱如珩,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钱如珩很快回过神来:“哦,邱小姐,胡处长在里面。”
邱万芝昂着头走了进去:“好的。”
自从仲宅西死后,胡孝民的待遇发生了一些变化。别人可能不知道,但邱万芝最清楚。她每天给胡孝民送的文件,无论是数量还是重要性,都发生了变化。
原来给胡孝民送的都是些过时的文件,现在基本上都是当天的文件。而且,文件基本上都是总务处的大事。
陰陽筆錄 木木阿叁
也就是说,现在的胡孝民,已经享受副处长的待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