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
互联网是什么东西?!!!
王波听完李忠信的话以后,他感觉到一头雾水,基本上李忠信说的那些个东西他都没有听明白。
李忠信说的联系邮电部门,全国各个城市都按那种玩意的事情,王波是明白的,可是,他却是连互联网都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这让他怎么去做这样的一个事情呢?
我的妻子是網絡女主播
祥麟威鳳
“忠信啊!互联网是个什么鬼,我不明白你说的这个互联网是什么啊!”王波有些哀嚎一般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三舅啊!你这典型的不学无术,互联网你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李忠信蹙起眉头,对连互联网都不清楚的王波说了起来,他觉得,和自己的三舅沟通是越来越费劲了。
他三舅王波好歹也是忠信公司的总经理,怎么还能连互联网是什么都不知道呢!这绝对是不学无术的后果。
鑄聖庭
“啥我学不学武术的呀?我学那玩意做什么?我现在问你的是,啥是互联网,那个东西是打鱼的网的,还是什么个网?”王波听到李忠信说他不学武术,不明白互联网是怎么一回事情,他是真的越来越迷糊了。
王波就不明白了,这个和他学不学武术有啥关系,难道这个互联网是学习武术的什么网?
病毒
学不学武术?!!!是什么打鱼的网,还是什么网?
李忠信听到王波的话以后,鼻子差点就被气歪了,李忠信觉得,他的这个三舅实在是没有救了,怎么就能够把事情听成这个样子呢!
“我说的是你不懂的事情多,是不学无术,不是不学武术,互联网也不是打鱼的网,是电脑之间互相连接的一个网。”李忠信有些急切地对王波说了起来。
不是不学武术,是不学武术。王波在电话当中听到李忠信说出来的是不学无术,不是不学武术直接变了样,他越听越是糊涂,李忠信说的这个事情是啥啊!他到底是学武术,还是不学武术呢?
还有,不是打鱼的渔网,这个事情他明白,毕竟他们从忠信公司开始的时候就是搞的打鱼,渔网啥的他都明白,可是,那电脑之间用一个网来连接,那得是一个什么网呢?
王波听完李忠信的话以后,感觉头都大了,他是真的理解不上去李忠信说的那些个东西。
“忠信啊!你慢点说,我还是听不明白,就是那个不是不学武术,是不学武术我就搞不清楚了,我到底是学武术去啊!还是不学武术去啊?
还有,电脑之间用绳子接一起就可以了,用啥网呢?啥网能把电脑接一起呢”王波挠着脑袋问起了李忠信。
我了个去。李忠信心中顿时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他对于王波的理解能力已经产生了巨大的怀疑。
这是什么样的智商能够说出来这样的一番话来,之前的夜大是白读了,他没事情跟王波讲的那么多东西算是白讲了,他这个三舅居然把互联网这个事情当成了和渔网一样的东西。
艷宮殺:嫡女驚華
梟雄 江南強子
李忠信感觉到无语,他甚至脑袋瓜子在这个时候都是一片空白,他不知道如何才能够给王波说明白。
“忠信啊!你这说说话咋还没动静了呢?你给我打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现在真的没有听明白。”王波发现话筒对面没有了声音,他声音不大的问了起来。
“三舅啊!今天我就不和您说这个事情了,有时间的时候,您看看书,看一看互联网是什么东西,或者是问一问咱们公司当中从国外留学回来的留学生什么的,至少你要明白这个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到时候我再和你说这个事情。”李忠信一边捏着太阳穴,一边对王波说了起来。
李忠信觉得,他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和王波说这样的一个事情了,说也是说不明白,不说是对牛弹琴也是差不多了,与其浪费这个时间,还不如先让王波学习一些东西,至少等王波知道了什么是互联网以后,在和王波谈关于这个方面的事情。
啥?让我看书学习,让我去问问国外回国的留学生?!!!
王波听完李忠信的话以后,眉头皱了起来。对于李忠信安排他看书学习和询问国外回来的留学生什么的事情,王波是十分不喜的。
王波从小就不喜欢看书,也不喜欢学习,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连初中都没有读完就不读了。
现在他都已经是这个岁数了,李忠信让他读夜大他也读了,这个时候居然又提起了让他看书学习,他是真的不想去做的。
还有,让他询问那些个从国外回来的留学生,问关于互联网的事情,他这样的一个公司的总经理,去问下面最底层的工作人员这些事情,这么做好吗?
“忠信啊!你也知道,你三舅不是那种学习的料,看书学习这个事情就算了吧!还有,让我去下面问留学生的事情,我也觉得不妥,哪怕是我把那留学生叫到我的办公室,装出来一副考教他的态势,我也觉得不妥。
豪門小悍妻
我看这样吧!你说的这个事情我不懂,你找个懂得安排一下不就完了。
我觉得,洪斌大哥兴许对你说的那个东西能懂,到时候你直接安排给洪斌大哥那边就可以了。”王波苦着脸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在这个事情上,他是真心不想做,甚至是想把这个事情推给洪斌那边。
“三舅啊!你对这些个东西不懂,那洪斌大哥就一定能懂了?你是忠信公司的总经理,现在这个东西不懂,今后也是要懂的,我这边不管你怎么去想,怎么去做,总之,我在这两天还会给你打电话,把今天我想给你说的事情说给你听。
三生咒1之58層遇見你gl 天焱
你自己琢磨一下,通过什么方法能够把这个事情搞懂吧!和邮电部以及一些部门沟通的事情,非你莫属,你就不要再说其他的了。”李忠信寒着脸对王波说了起来。
对于王波这种推卸责任,不想做事情的态度,李忠信是相当不满意,他直接就在电话当中把这个事情定了下来,就是王波来做这个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