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管事连忙回答道:“当然有,这应该是米记商铺给阿郎的孝敬,我每次都接收下来安置在后厨库房。”
“他每年送我们多少?”
管事很奇怪阿郎怎么突然问起这下人才关心的问题,只好如实回答道:“启禀阿郎,他们每年孝敬一石。”
“才一石?”杨国忠皱起眉头琢磨,胡椒现有的市价六百贯一斗,一石也不过六千贯,比起高尚所估算一年几百万的获利,可算是九牛一毛。
根据高尚的说法,这个米查干就是李嗣业在长安豢养的商贾。这件事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当初就是李嗣业给他引荐了这个商人,还奉送了大量的胡椒钱粮。这三两年来李嗣业在长安花钱极度大方,无论是收买官员,还是向皇帝敬献千秋礼都是一掷千金。
他身为安西北庭河西三镇节度使,正好掌控着通往西域的商路,自然有办法掌控胡椒的运输线路,供养一个坐商不成问题。但他靠这个赚取了这么多钱,却只给自己分润一石胡椒,实在是太过抠门!
杨国忠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西域商会掌控的可不是这么一个坐商,他们每年靠接力运送的胡椒已经多达七百多石,经过今年驿路的大肆扩充之后,运输量已经超过了一千石,中间商已经遍布河西、关中、蜀中、洛阳等地。
龍行天下
他的内心还是有点纠结的,虽然兼任三镇节度使的事情让自己非常不满,但李嗣业并未公开与自己唱反调,况且他功勋卓著,最近极受皇帝宠爱,且在朝中也党羽众多。而且每年他都要派人送自己不少礼物,这样查他实在抹不开面子。
高冷總裁住隔壁
但若是不查,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每年聚敛大量的钱财,自己只能吃他牙缝中漏出来那些,实在寒酸。无论于公于私,这样无动于衷实在不是宰相所为。况且他李嗣业身居三镇节度使,对自己掌控西北藩镇实在不利,如果此次能够查出他以藩镇之利敛财与民争利报给圣人,圣人必然不悦,下旨取掉他三镇头衔中的一个,他权力减弱之后,想必也会对自己恭顺许多。
但查他这种事情也不能做得太明显,免得无端造出太多麻烦,倒不如明面上派出两个人以朝廷的名义去查,不诬告不夸大其词,给他弄个堂堂正正,让他无话可说。
只是这两个人的人选该如何定,需要一人刚正不阿,也需要一人擅长变通以互补。
重生之全能極品妖孽 老周小王
他立刻吩咐管事道:“你立刻去把中书舍人窦华叫到府上来,就说我有要事详询。”
“喏,我这就去。”
半个时辰之后,窦华踩着木楼梯来到了长廊中,穿过隔扇间躬身对杨国忠叉手道:“杨相,你唤我何时。”
杨国忠对他招了招手:“来窦华,坐下说。”
“本相欲命人调查一桩掌控商路,大肆敛财,与民争利的大案,但涉及之人身居高位掌握兵权,所以需要一个忠勇无畏和一个懂得察言观色,知晓进退的人为互补。你身边可有这样的人,可为我举荐一二?”
窦华抬头细细思虑,随后对杨国忠说道:“既然是查案,就应该从大理寺和刑部中寻找,我倒是认识两个朋友,其中一人是大理寺的司直元载,为人最是八面玲珑,善于钻营谄媚。另一人名叫箫华,乃是已故宰相箫嵩的长子,现任刑部郎中,行事光明磊落,不过他不愿意依附于杨相您,恐怕不好调用。”
杨国忠突然发出诡谲笑声,双手抚掌说道:“没关系,韦见素刚刚被我举荐为刑部尚书兼平章事,就以韦见素的名义召他二人公开去查此案,先不要说明厉害,就先从米记商铺东家米查干的货物来源查起,免得他们不敢上手。”
窦华得了杨国忠的命令,叉手应喏转身准备离去,突然被杨国忠叫住:“等一下。”
武神兌換空間 箭贈有緣人
他又转回身来,躬身问道:“杨相还有什么指令?”
“告知韦见素,千万别让别人知道查此案是我的意思。”
“喏。”
窦华跨出门去,独自悄悄叹了一口气,听到杨国忠刚才的态度和话语,就知道这件案子不可能查下去。他刚刚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一提到掌控商路,位高权重,就知道要查的人可能是陇右三镇节度使李嗣业。
这不是为难人吗?连你杨国忠都知道藏起来躲在幕后,却要别人去得罪一个节度三镇的封疆大吏,试问谁能够坚持下去,不怕得罪强人砍掉头颅吗?
接到这个案子的人,百分之百要受夹板气。
……
三少,復婚請排隊 樟木子
韦见素端坐在皇城中书省的政事堂内,手边放了一叠地方官员送上来的奏疏,他翻开看了看,里面都是些没有营养的歌功颂德。真正有内容的奏疏怎么可能放到这里,早就被中书舍人们送到了开化坊杨国忠的府上。
中书令在自家府邸中办公这种优良传统始于李林甫开始,那时门下侍中陈希烈端坐在政事唐堂中冷清无人打扰,右相府上却车水马龙络绎不绝。如今杨国忠也学会了这个传统艺能,把韦见素给彻底架空。
他索性靠在胡床上闭目养神,中书舍人窦华跨过门槛进入堂中,躬身朝他行礼:“参见左相。”
韦见素略显自嘲地说道:“窦舍人你不在杨相府上候着,怎么会来到这政事堂中来?“
窦华上前附到他耳边低声嘀咕了一阵,韦见素神情逐渐凝重,猛然抬手拍在了案几上:“太过分了,这明明是个烫手的山芋!杨国忠他权势滔天尚且蹲在幕后,岂不知身在其位不谋其政乃是怠政吗?”
窦舍人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左相何必生气,杨相岂是那种拈轻怕重之人,你只管牵头去吩咐,到时候他自会站出来主持公道。”
官仙 陳風笑
韦见素无奈地叹了口气:“既然如此,就由你将二人请到政事堂中来,由我面授机宜。”
“喏。”窦华叉手之后转身离去。
籃壇梗王 阿水QvQ
混沌武聖
等了将近一个时辰,元载和箫华二人分别走进了政事堂的偏厅内。两人见面先是愣了一下,元载主动拱手笑了笑,箫华也拱手回礼,但表情显得冷淡了许多。
两人同在官场上混,虽然知道彼此却不太相熟,也因为他们本身不属于同一圈子。箫华素来迂直,对那些人情练达功利的人素来看不上,况且他出身名门兰陵箫氏,父亲又曾任宰相。元载不过是王忠嗣的穷女婿,又是阿谀谄媚之人,他自然要摆出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姿态。
元载本想过去套套近乎,但看到箫华眼高于顶,只好悻悻地笑着退到了一边。
“左相到!”
两人连忙整理冠带,各自站在一边,异口同声对进门的韦见素叉手道:“参见左相。”
韦见素淡然扫视了二人一眼,眼睛看着箫华说道:“今日请两位来到政事堂,是想请两位精诚合作办一件要紧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