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奴隶是一个无法绕过去的问题,也是决定龙族未来的关键。
廖秋不由得笑了,毕竟他与天浩之间关系不一般:“殿下,听您的意思,对异族要从身份上进行控制?”
“是的!”天浩忽然变得很严肃,他直视着廖秋:“如果没有什么变化,第五军团将长期驻守神威要塞。因为区域的关系,你和你的手下不可避免的与南方白人有更多接触。我对你的要求只有一个:不准任何人与白人女性之间发生关系。”
廖秋笑着回答:“这绝不可能。她们太矮,也太丑了。我们的战士不喜欢白种女人。”
“事情不会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天浩语气仍然严肃:“这很重要,你必须正视现实。长期驻守会发生各种问题。如果,我说的是如果,一旦被发现,或者某个白种女人因此怀孕,甚至生下了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杂种……身为要塞指挥官,责无旁贷,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这话说得很严重,廖秋和其他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他收起脸上的笑,双脚立正,恭敬认真地说:“谨遵您的命令。我向神灵发誓,决不让肮脏的白种女人污染我们的战士,高贵的血脉将永远保持纯净。”
……
尽管操劳了一整天很累,天浩仍然没有贪睡,第二天上午就从床上爬起,穿衣洗漱。
逍遙遊
午餐时间,萨维丁侯爵在侍从带领下走进房间。他面朝正襟危坐的天浩弯腰行礼,后者微笑着抬手指了一下对面的椅子:“不要客气,坐吧!”
萨维丁侯爵小心翼翼地坐下。巨大的餐桌对他来说并不合适,考虑到客人在身高方面的问题,侍从们特意给萨维丁侯爵的椅子增加了垫脚,还额外附加了用木头制成的台阶。这样一来,他才能保持正常的进餐坐姿。
主菜还没有端上来,餐桌上只摆着几碟凉菜,以及蜜饯和干果。天浩端起盛有红酒的玻璃杯,隔着桌子遥遥示意:“这是三年前的酒,你会喜欢的。”
侯爵依言抿了一口,不由得眼前一亮。酒的品质很不错,略有些甜,复杂多变的口中滋味令人迷醉。
“这是我喝过最好的葡萄酒。”萨维丁侯爵恭维了一句,其中更多的还是夸赞成分。
他习惯品酒之后必须来点开胃小食。面前摆着全套刀叉餐具,当然也少不了一双筷子。看着坐在对面的年轻巨人王用筷子夹起少许凉菜慢慢咀嚼,萨维丁也有样学样。他拿起筷子在手中笨拙地比划着,一时间难以找到使用的窍门,索性放弃,转而拿起自己熟悉的银勺,从冷食餐盘里舀起几颗花生。
妖孽殿下失寵妃 蝶醉方羞
煮软的花生味道很不错,盐味适中,有些微酸,却不失鲜美。
萨维丁边嚼边点头,认真地问:“味道真不错,我还是头一次知道花生有这种做法。”
天浩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这叫老醋花生。”
他没有刻意用英文解释什么叫做“醋”,直接说出汉语“老醋”两个字。反正听得懂就听,听不懂就算。
这是专属于胜利者的特权。
“捞……粗?”萨维丁侯爵的发音并不标准,词不达意。他放弃了在语言方面的交流,直接转向自己迫切关心的问题。
“尊敬的殿下,我对之前的战争行为感到万分抱歉。您的宽宏大量令人感动,我和我的军队也按照您的要求,对王国联军发起了进攻。现在,战争已经结束……嗯,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并进行下一阶段的商业合作?”
侯爵说得小心翼翼,生怕惹怒这位年轻的巨人王。
“今天是来不及了,明天吧!”天浩说的很随意,仿佛根本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得到这句肯定的答复,萨维丁连忙从椅子上站起,右手横搭在左肩上,恭敬感激地说:“谢谢!愿上主保佑您。”
天浩平静地看着他,丝毫没有显露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讥讽:“还是谈谈我们之间接下来即将进行的商业合作吧!”
萨维丁侯爵在椅子上坐下,这同样是他最感兴趣的话题,于是笑了:“殿下,不知道您对此都有些什么要求?”
大替身時代 竹上豬豬
天浩同样在笑:“我们需要各种商品,尤其是肉类和粮食。”
“我们有全世界最大的羊群,还有任何国家都无法比拟的牛和马。赞美上主,祂给予了我们流淌着奶和蜜的富饶之地。我们有着大批存粮,而且种类丰富。”侯爵一边夸耀,一边谄媚地说:“首次交易很重要,这将成为我们双方来往的友谊基础。我现在就可以答应殿下,无论肉类还是粮食,我都能给出最优惠的价钱。”
“谢谢!”天浩举起酒杯,微笑着致意。
萨维丁还礼过后,认真地问:“请原谅,我接下来的话可能在您看来有些无礼,但我还是得说,我们对殿下您的王国一无所知,对于可供交易的货物,能否……”
天浩抬起手,以动作止住了侯爵后面的话。他随即把摆在餐桌上的一个漂亮白瓷罐朝着侯爵所在方向推过去,然后掀开盖子。
里面装满了白色的砂状颗粒物。
萨维丁看了半天不明就里,他从未见过这东西,于是抬起头,满怀疑惑地问:“这是什么?”
天浩的回答很简单:“先尝尝吧,感受一下它的味道。”
王牌校草無限愛 鄀鄀
晶莹、洁白,虽是细小的颗粒,却有着堪比钻石的透明度。漂亮的外表,加上年轻巨人王的态度,潜意识告诉萨维丁侯爵这绝不是某种毒药。他拿起斜插在白瓷罐里的精致小勺,舀了一些盛入摆在面前的餐盘,用手指轻轻拈起一小撮,带着紧张与期待的心情,撒在舌尖上。
很甜,舒适的感觉从那个部位迅速弥漫开来。
“这……这是糖?”侯爵的声音明显有些变调,他脸上充满了震惊和狂喜。
南方各国很早就开始种植甘蔗,对糖的提炼和食用贯穿了漫长岁月。脱水冷凝法是基础,块状红糖一直是白人餐桌上必不可少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坚硬的糖块因为食用方面等问题,逐渐受到贵族阶层不喜,制糖作坊经营者也在不断进行改良。目前,片状糖和粉状糖是南方大陆各国平民市场上的主流,当然也有外观形态更加细碎的砂糖,但在颜色上无论任何一种都无法做到晶莹洁白,最多只能以反复提纯的方式凝固结晶。
市長有毒,嬌妻勿碰
窮人修仙傳
暗黄,或者淡黄色的砂糖,这已经是各王国制糖业目前达到的最高水准。
像眼前这种纯白至没有半点杂色的砂糖,萨维丁侯爵不要说是见过,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天浩之前曾经给过伊丽莎白一些白色砂糖。那是作为珍贵礼物送给撒克逊王国上层贵族,用于打通关系,使伊丽莎白尽快融入上流社会。作为货物的所谓“白色砂糖”,其实偏于淡黄色,可即便是那样,在撒克逊贵族看来已经是难得的奢侈品。
重生之大明國公
纯白色的珍品当然要留着自己享用,再加上撒克逊王国与上主之国信仰不同,萨维丁侯爵对此一无所知也很正常。
天浩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喜欢就都拿去。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萨维丁控制着强烈心跳,认真地问:“殿下,这是您用来交易的货品?”
天浩微微点头:“价钱有些贵,但肯定有人喜欢。”
侯爵等的就是这句话:“有多少?我都要了。”
在金钱面前,没人能抗拒它的特殊魔力。萨维丁当然明白“垄断”的道理。贵族要的就是高人一等,只要有足够优质的货物,他们就算砸锅卖铁也会心甘情愿的购买。
天浩脸上笑容依旧:“你打算看看别的货物吗?”
说着,他放下酒杯,拍了拍手掌。
房门从外面推开,鱼贯走进来几名侍者。每个人手里都托着一个银盘,他们把装在盘子里的东西逐一摆在桌上。
時刻之咒
天浩拿起一个拇指大小的精致金属瓶(蛮族成年人标准),拔掉塞子,从瓶中抖出一些浅褐色的粉末:“这是一种专门用于补充体力的药,对于大量失血有奇效。可以直接吃,也可以兑着水或者肉汤服用。”
萨维丁侯爵心领神会,笑着问:“女人用的?”
天浩看了他一样:“男人也可以用。如果在战场上受伤,流血过多,这种药可以在关键时候救你的命。”
萨维丁愣住了,他开始重新打量着天浩手中的那个小药瓶:“真的吗?”
“我可以给你一些试用品,你用过以后就知道了。”天浩笑着塞紧瓶盖,递了过去。
这药粉说穿了成分很简单,主料是巨角鹿脱落的犄角。功效自然不假,只要磨成粉末,添加一些别的物质,以这个时代白人的科技水准,谁都无法凭着肉眼看穿真正配方。
“这是我们北方特有的黑叶茶。”天浩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温热的茶水递给侯爵:“尝尝,南方没有这东西,你会喜欢的。”
原始的黑叶茶香气寡淡,天浩以文明时代的经验改良了炒制方法。萨维丁侯爵端起茶碗,只觉得一股浓香扑鼻而来,茶水汤色偏于暗黄,整体感觉很不错。他抿了一口,入口有些微涩,舌尖上却溢开一股很舒服的香味……是的,不是光用鼻子才能闻到,而是能够品尝的那种。这股味道在口腔里弥漫着,很快变成了从舌根向上散开的回甜。
萨维丁侯爵虽然习惯喝咖啡,却对这种全新的饮料产生了浓厚兴趣。
天浩递过去一个漂亮精致的盘子:“这是瓷器。”
盘子很薄,呈规则的圆。扁平的盘子表面摸起来很光滑,手感极佳。青色花纹非常漂亮,光是看看就让人爱不释手。
萨维丁侯爵记住了天浩的汉语发音,疑惑地问:“此其?”
“青花瓷。”天浩笑得像个奸商:“难道你不觉得这种瓷盘比银盘更好吗?它的质感比金属好得多,干净且漂亮。我相信不要说是上主之国,就算任何一位国王,或者贵族,他们都没有见过这种青花瓷盘。”
侯爵感觉怦然心动,他直勾勾地盯着摆在面前的瓷盘:“这东西怎么卖?”
“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钱。”天浩接着拿起一个苹果大小首饰盒,打开,将装在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桌面上。
萨维丁被惊呆了。
大大小小的宝石有二十多颗。钻石、玛瑙、猫眼石、石榴石……看得出来这些宝石都经过挑选,无论形状还是纯净度均属上乘。它们静静地躺在餐桌上,折射出具有诱惑力的光。
侯爵没有说话,他抬起头,将探询的目光投向年轻巨人王。
“我们有句古老的谚语,识时务者为俊杰。”天浩从桌子上拿起一颗血红色玛瑙,在指尖灵活地转动,锐利的目光直指萨维丁。他专门用英文解释了“俊杰”这个词的特殊含义:“过去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人嘛,得往前看。很高兴你能在关键时候做出正确选择。你的英明决定拯救了你和你的军队。当然,还赢得了我的友谊。”
“这是送给你的礼物。”天浩微笑着把手中宝石轻轻摆在桌上,推到侯爵面前:“这些东西我还有很多。只要你和你的国王愿意花钱购买,一切都可以商量。”
萨维丁感觉自己的眼角一阵抽搐。
这些是真正的宝石。以侯爵身为高阶贵族的眼光,就算没有拿起来仔细分辨,也绝对不会看错。更重要的是他相信年轻巨人王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也不会拿出一堆无用的玻璃欺骗自己。
“您的慷慨大度令人感慨。”侯爵再次离开椅子,站起来,郑重其事地说:“我向伟大的上主发誓,从今天起,上主之国与您将成为盟友。”
天浩的微笑看起来非常迷人:“你可以代替国王做出决定?”
“我看到了您愿意守护和平的诚意。”萨维丁的态度很坚决:“您说得没错,我们是朋友,永远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