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唐
小說推薦尋唐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三國之大帝無雙
色诺布德一路狂奔到了德里赤南的中军大营,几乎是小跑着冲进了德里赤南的中军大帐的时候,天色才刚刚放亮,而中军大帐之中,竟然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将领。每一个人的脸色都是无比凝重。
“大论!”色诺布德刚刚开口,德里赤南已是摆了摆手:“色诺布德,你也知道了吗?韩锐那一万骑兵的下落找到了。”
回到明清當軍閥
誤惹霸道拽公主
色诺布德一怔,马上又反应了过来:“他们在哪里?”
“唐古拉山口。韩锐率领一万骑兵,突然出现在了唐古拉山口,攻克了我们在哪里的堡寨,然后一路迅猛向前,行军速度极快,刚刚收到的消息,他们已经攻占了安多。”
色诺布德脸色惨白,“安多失守了,这已经是十几天的消息了吧?”
德里赤南点了点头,“是十几天前的消息了,现在,只怕他们已经到了那曲了。那曲现在还在不在我们手中都还得两说。”
“他们的目标是拉萨。”色诺布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德里赤南点了点头:“不过他们想要攻占拉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安多失守,只不过是他们占了一个出其不意的便利,安多失守,那曲必然会有所防备,而我们在拉萨还有一万守备部队,再加上各大寺庙的僧兵以及临时能动员起来的青壮,能组织起来的人手,绝对不会少于两万人,而赞普想必也会号召周边的各部落增援,至少也能再凑起个万把人。拉萨有坚持可依,韩锐所部,尽是骑兵,他们一路急速突进,肯定是没有携带攻城器材的,想要拿下拉萨,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色诺布德知道德里赤南的分析并没有错。不管怎么说,拉萨都是吐蕃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那里有着坚固的城墙,也有着相当数量的留守部队,赞普,以及在布达拉宫里的活佛一声令下,必然会有无数的部落聚集起兵马往哪里赶去。
可是!
東宮有美人
可是他们遭遇到的危机,又岂是只有这一种?
他苦涩地看着德里赤南,道:“大论,我刚刚收到了消息,曼格巴,全军覆灭了。”
德里赤南张大了嘴巴,怔怔地看着色诺布德。
大帐里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然后轰地一声,几乎所有人都同时跳了起来,冲到了色诺布德的跟前。
“你说什么?”
“曼格巴怎么啦?”
鐵血詭 浪淘紅
“这不可能!”
“安静!”色诺布德一声大吼。
德里赤南原本有些潮红的脸色此刻已经变得煞白,看着色诺布德,他一字一顿地道:“色诺布德,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曼格巴怎么可能失败?”
“我起初也是这么认为的。”色诺布德惨然道:“我派出了信使去联络曼格巴,本意是想让他尽快结束昌都的战事,好调取所部精锐前来共同围剿李存忠。但我的信使在半路之上,碰到了曼格巴的溃兵。”
停顿了片刻,色诺布德道:“唐军早有预谋,应当是在八宿一带的深山老林之中,埋伏下了一支队伍,在曼格巴进攻昌都最紧张的关头,突然出现,袭击了曼格巴大营,内外夹击之下,猝不及防的曼格巴所部大败,他本人当场阵亡。数万大军已经崩溃了。”
沉默了好长时间,德里赤南才算是勉强接受了这一噩耗。
“后续的情况,了解清楚了吗?”
色诺布德摇摇头:“我接到消息之后,立即就往大论这里来了。大论……”
“色诺布德,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不用藏着掖着了。”德里赤南道。
色诺布德点了点头道:“大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只怕唐人已经在我们的头上布了天大的一个局,而我们已经跳到了其中。不管是我们进攻昌都玉树的反叛军,还是引诱李存忠的左武卫前来这一区域,都在敌人的算计当中。这一点,从他们事先便在昌都埋伏了这么一支强大的军队便可以看出对手的处心积虑。”
德里赤南闭上了眼睛。
“大论,虽然是事后诸葛,但现在看来,这些反叛军从一开始,似乎就在配合着唐军的某种战略。”色诺布德接着道:“曼格巴攻打的昌都地区,每一处,反叛军都是高沟深垒坚城,他们从造反开始之时,便在修建城池,似乎从哪时起,就做好了我们去攻打的准备。这在以往,是从来没有过的。农奴造反,从来没有停止过,他都是起得也速,败得也快,那些农奴,从来都没有一个长远的打算,但这一次,显然是不一样的。”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一名吐蕃将领叫道:“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大论,我觉得我们该撤军了,拉萨才是重中之重,绝对不能丢。”
色诺布德看了他一眼,道:“所以大论,现在我们该下决心了。撤吧!短时间内我们啃不下李存忠,时间一长,我们反而又被困死在这里的危险。李泽的皇后就在河套,我甚至怀疑他现在已经到了青海,有这样一个人物坐镇,只怕唐军会源源不断地调集兵马赶来。柳如烟来是来陕甘应对旱情的,她根本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今年大唐境风旱灾涝灾并发,皇后柳如烟到了河套,皇贵妃夏荷去了河南,在吐蕃国内看来,这是李泽为了稳定局势拉拢民心的举措,当时是真没有想到柳如烟到了陕甘,根子上却是在谋划着吐蕃之局。
但是撤退就那么容易吗?
“大论,以昌都如今的情形,那里的反叛军肯定在接下来要向我们这里进发,如果等到他们也来了,我们要走就更困难了,末将请令,前去阻挡昌都反叛军。”色诺布德道。“不能再迟疑了,现在李存忠所部骑兵极少,这是我们的一大优势,他不敢贸然追击的。他要真敢追击,我们的骑兵便可以在半路之上给予他们沉重的打击。”色诺布德道。
不管怎么说,昌都来犯的反叛军肯定是要殂击的,德里赤南基本同意了色诺布德的建议,色诺布德回去之后,也是当即拔营向着昌都方向主动迎了上去。
而真正促使德里赤南下达撤军命令的,却是莫合带回来的一个更令他震撼的消息。唐军大量的骑兵已经出现在了通天河以及沱沱河边,他们在建桥。而这些骑兵的数量,加在一起只怕有数万之众。
莫合根据对方骑兵的旗帜,外形,基本判断这些骑兵来自西域或者是来自漠南漠北。几乎全都是番骑。带兵的两员大将,应当便是薛平麾下将领厉海以及张嘉的儿子张健。
莫合甚至猜测柳如烟或者就在这支骑兵当中,因为他看到这两支来自不同区域的部队合作极为紧密,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人物在这里坐镇,这样的两支队伍不可能配合得这么完美。
这些人可不是唐军的正规部队,而是他们临时征集起来的番骑而已。
如果等到这些人全都过了河,吐蕃军只怕想走也难了。
再没有任何想法,德里赤南当即下令,全员撤退。
整个吐蕃军由突阿鲁断后,由莫合率骑兵游击两翼,掩护主力迅速后撤。
多达十余万的吐蕃军队,步骑掺半,还拥有数万民夫,大量辎重,想要撤退,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唐军中军大营,李存忠凭高望远。
“阿不都拉,你瞧,你的机会就要来了!”李存忠指着一片凌乱的吐蕃大营,“他们开始撤退了,外围必然有骑兵卫护,你的任务,就是与这些骑兵作战,驱离,骚扰。”
“大将军,你准备追击吗?可是您的军队,基本上都是步卒!我的骑兵只能在外围,是挡不住他们大规模的攻击的。”阿不都拉道。
李存忠笑道:“他们有大量的骑兵哪又如何?别忘了,他们也有数万步卒,数万民夫,还有无数的辎重,他们走得快吗?一天走个四五十里路顶天了。除非他们的骑兵抛下这些步卒民夫辎重轻骑跑路,哪我倒是真追不上,可是他们能这么做吗?所以别看我只有步卒,但我的行军速度,不会比他们慢。”
重生無間道之矮子
吐蕃军队开始大规模撤退,而李存忠也悍然出兵追击。
让阿不都拉惊叹的是,李存忠竟然在追击的过程之中摆出了战斗的队形向前。不理会吐蕃骑兵的骚扰,不在乎突阿鲁所率领的吐蕃军一次又一次的攻击,只是向前,再向前。
唐军一边向前走,一边战斗,纵然有时候速度极慢,但他们向前的步伐,却从来不曾停止。而阿不都拉所部,在李存忠的严令之下,也不允许离开大部队一里左右的范围。当吐蕃大队骑兵来袭之时,他们反而会退入到步府阵容当中。而步兵则用无数的弓弩来迎接这些吐蕃骑兵,只要吐蕃骑兵的攻势一受挫,阿不都拉则如同猛虎下山一般扑过去收割一拨,只消吐蕃军稍退,他们便也退回来,不恋战,不浪战,更不会追击超过一里左右的距离。
一天,唐军走了四十里。
二天,而这一天,吐蕃军队也只走了四十里。
双方的差距,一点儿也没有拉大。李存忠还是如同一只跟屁虫一般死死地黏着德里赤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