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貼着一張便利貼
小說推薦它貼着一張便利貼
别墅外,草地上。
陆仁闭上双眼,手握木棒,安静地等待敌人送头。
首先接近他的是一个怪异的卖鱼佬,只见它穿着一件肮脏的黑色防水围裙,身上的皮肤都已经换成各种鱼皮,缝制的针脚清晰可见,粗略一看就像是满身补丁,还散发着一股鱼腥味。
“你要,换个皮肤吗?”
听到这句话后,他皱了皱眉,睁开双眼,一个上挑把这个污染空气的怪物灭掉。
结果,味道更难闻了。
夜色下,无数树根在陆仁的周围爬行,就像是一条条灵活的黑蛇,从高空中俯视的话,会发现那些隐藏在草地里的树根构成了一个扭曲的头像,而陆仁所站的位置,就是嘴巴。
綠茵毀滅者
“我不喜欢玩艺术的。”他埋怨一句,一跺脚。
刹那间,准备发动某种邪恶仪式的树根们就像加持了反重力,直接被微不可闻的震动抖到半空中,不带一丝尘土。
而陆仁,则站在其中,握着木棒原地旋转,甩出银炎。
沾上银炎的树根们开始在空中剧烈燃烧,并在落地前熄灭火焰,化作灰烬。
奇怪的声音在天上响起,他抬头一看,发现无数蝙蝠正在汇聚在一处,最后变成一个毛茸茸的怪异人形物体,向他发起冲锋。
“有吸血鬼的心,没吸血鬼的命。”
陆仁吐槽一句,随意一挥带电的木棒,先是将蝙蝠群击散,紧接着,可怕的银色雷蛇在蝙蝠群中蔓延扩散,把这群会飞的老鼠捕捉干净。
空气中顿时出现一股蛋白质烧焦味,让本来就难闻的空气雪上加霜。
解决掉这三个比较近比较快的敌人后,陆仁把注意力放到敌人的大部队上。
在不远处,一群服装各异、姿势各异、身体完整度各异的怪物正在赶来,其中有90%的怪物形象可以直接去参加灵异版化装舞会,只剩10%还保持人样。
最令陆仁头疼的是,那些保持着人样的敌人,还真有不少是人类,这也是他没有采取范围攻击一锅端的原因。
一个散发着烤肉味的家伙率先越过同伴,推着烧烤摊向陆仁发起冲锋,同时大喊着:“走鬼啊!”
粗略一看,它就像是挂着各种食物的人类,不过其天灵盖早已不知所踪,露出被滚烫葱油滋过的大脑。
它的上半身只穿了一件紫茄皮缝制而成的无袖外套,下半身则围着一条韭菜编制而成的草裙,裙摆上还挂着金针菇作为点缀。
从正面看,它的上半身除了肋骨、肱骨、尺骨和桡骨串着一块块肉,其余地方都挂着薄如蝉翼的肉片。
陆仁有点反胃,果断一个侧闪躲开烧烤摊的冲撞,然后回头一击,将其消灭。
“咸鱼!那里面混着有幸存者,希望你下手时注意轻重!”还没走远的雪千寒看到这浩浩荡荡的怪物,连忙提醒道。
“放心,我自有分寸。”
刚回答完,他便立即对某个行为诡异的幸存者全力挥动木棒。
就在木棒要接触到幸存者的一瞬间,他立即停止攻势。
这时,惯性带来的巨大风压让幸存者无法再前进一步,还将附着在幸存者身上的怪物吹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他立即踏空而行,伸出左手将正在恢复意识的幸存者抓住,然后从怪物堆里丢出去。
最后,他再斩草除根,将附身的怪物砸得烟消云散。
剩下混在怪物群中的活人都被他如法炮制丢了出去,直到怪物堆里只剩怪物。
“不好意思,你们的护身符没了。”
奴家不是禍水
说完,他朝怪物堆挥出最后一棒。
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 燕草
我的野蠻王妃
半小时后,军舰上。
陆仁看着那些被抬进抢救室的重伤员,疑问道:“我想问一下,现在这种情况,你们会怎么处理这些沾上人命的家伙?”
这次救援并不成功,幸存者死的死伤的伤疯的疯,一些人还沾上人命。
“暂时的话,我们只能当成意外事故,给他们消除记忆,让他们重新回到正常的生活中。”雪千寒叹了口气,无奈道,“而具体的处理方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泡菜愛情ii:你好,韓國上司
“为什么?”
“因为这种被迫参加逃杀游戏的情况,他们到底是属于胁从还是紧急避险,那些专家还在争论个你死我活。”
軍長老公很不純
限你3秒,快點滾 尛①
“呃…听起来是挺麻烦的。”陆仁不了解那些名词的含义,只能含糊不清地一句。
“麻烦是真的麻烦。”似乎是打开了话题,雪千寒继续介绍道,“比如对部分怪物的认定,到底是把它们当成一种意外灾害,还是当成一种扭曲的智慧生物,也在吵。”
“…这有什么区别吗?”
“如果认定成前者,只要有能力,怪物随便杀,就当是阻止意外灾害发生。”雪千寒顿了顿,耸肩道,“但如果是后者,那只能由我们来处理,最后还可能得走程序上审判台。”
“…真要审的话,它们能听懂吗?”陆仁嘴角抽搐,好奇问道。
“我也不知道。”她苦笑一声,介绍道,“但如果认定成前者,那就产生一堆新的问题,有些问题还跟你们有关。”
“什么问题?”
“例如有人遭受怪物攻击,十分危险,一个路过的野生修炼者果断出手相助,但怪物太强,那个修炼者只能动用自己最强的攻击。”
雪千寒顿了顿,陈述道:“结果最后,他消灭了怪物,但攻击也波及了几栋建筑,甚至造成无辜伤亡,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陆仁挑了挑眉,疑惑道:“不会要自掏腰包吧?”
“说不准,有说要怪物背锅的,有说让被救助者负责的,也有说施救者担责的。”她顿了顿,吐槽道,“当然,也有说让无辜者自认倒霉和让我们出钱补贴的,凭什么!”
“……”
听到这里,他的头隐隐作痛,感觉在上一节枯燥的理论课。
“这个讨论又引出另一个话题,什么条件下才能在城市里进行范围攻击,范围攻击的认定标准是什么?”
见雪千寒说得起兴,他也不好意思打断,只好继续听下去,就当是了解内幕。
“现在比较热门的观点有体型论,实力论和破坏范围论。”
“体型论就是当敌人体型大到一定程度时,修炼者才能使用范围攻击;实力论是当敌人实力远超自己时,修炼者才能使用各种攻击手段;而范围论则是当假设修炼者不阻止敌人时,它能造成大范围破坏,这时修炼者就可以采用各种攻击手段。”
仙帝之巔
说完,她叹了口气,无奈道:“问题是,真打起来的话,除了碾压局和普通切磋,谁能留手?精准打击是你们这些顶级玩家才会的技巧,一般人能打中敌人就已经不错了。”
陆仁听到她在吹嘘自己,果断忽略掉那些长篇大论,回答道:“确实。”
“总而言之,不知道那些专家要吵到什么时候,才能出方案。”她翻转手腕看了眼手表,说道:“时间不早了,咸鱼,我让财务跟你结账吧。”
“不用不用,这次死的人太多,我不好意思拿。”他摇了摇头,拒绝道。
“这个不关你事。”雪千寒纠正道,“事实上,在我们喊你过来之前,被困者们就已经在自相残害,或被怪物杀害了,你进去的意义更多是阻止下一场逃杀游戏的出现。”
我的同居美女們 金曦夕
“这次还是算了,拿去给他们当治疗费吧。”陆仁摆了摆手,再次拒绝。
毕竟他接这些活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享受割草快感,况且那些硬币用起来很麻烦。
“那我在这里替他们谢谢你了。”
“不用谢。”他客套一句,然后转移话题道,“话说回来,你们是怎么看待这种失败的?”
“这个吗?习惯就好。”雪千寒回答道,“我们老大说过,守护者公会无法提前知晓悲剧发生,但必须阻止悲剧再次发生。”
穿越之嫡女逆襲
“王大虎说的?”
“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