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桌子上几个明星尴尬地坐也不是,走还不敢呢。
师兄主动承担责任:“是我带来的人。”
“名校的弟子,最好别嘴里一套背后一套了,”关荫问,“这东西,在你们这算是常见的吧?要不然,一般厨师哪会做这个。”
静公主犹豫再三,叫人贴了一张告示。
凡是国家不准吃的,谁再拿来别怪我翻脸啊。
“你们的保证要能信就怪了,监督的不敢来,批评的你不听,还是欠抽。”关荫拿起一根筷子扒拉了一下,看着很普通的粉蒸肉里,用的材料全是名贵东西,看一眼茶水,这个没问题,虽然用的是皇帝也舍不得喝的茶叶,“用的进口矿泉水?”
是。
难怪。
“给明星吃嘛,理解万岁吧。”关荫道,“家常菜来两道——会吗?”
真会。
静公主不但没恼火,反而喜上眉梢。
只要肯在这小店吃,那就是相当给面子了。但是……
閃婚纏愛:腹黑老公爆囧妻 一路笙歌
关荫吃两口据说是特意请了某百年老店的大厨来做的清汤白菜,服气了。
百年老店就是牛,你说不好吃人家说好吃那就一定很好吃。
敢反驳?
“关老师可能不懂美食吧,这是传统的宫廷美味,家父创新之后传下来,传男不传女,传子不传婿,帝都响当当的招牌儿。”大厨也过来见了个面,不过看起来似乎想合影的,却被关老师嫌弃的嘴脸招惹了,当场回了句。
关荫很赞同:“我是体验不来你们百年名门的范儿——这玩意儿正经人谁乐意吃啊。”
静公主无奈,这就是家常菜啊。
“我农民,你们贵族的家常菜实在体验不来。”关荫也只好问有泡面吗。
打脸啊。
这么高档的会所,这么出名的厨师就是弄不来合乎关老师口味儿的饭菜。
“这人真绝了。”静公主偷偷给老太太打电话说。
老太太倒没怎么激动。
但她提醒小孙女,这是未来五十年的领军者。
有本事,你就跟上人家这趟车。
“我是千方百计想跟上啊,可这位的口味儿……”静公主不服。
老太太嘲笑:“我始终认为,在你那会所吃饭的都不是什么正经人,你那菜,就真有那么好吃?人家吃的是你的脸,出去吹牛逼,说在你们去不了的地方吃过饭,那味道,绝了。这叫看着你的屁股赏你脸儿,真以为你那味道很好?”
呃——
难道很不好吗?
关荫可没在乎别人怎么看,他又不是特意来为难静公主。
遇上了,该说的必须说。
就像那鱼翅,三巨头三令五申不准吃不准吃你还敢端出来。
神淚 紫荇藍灝
三生三世:小狐跑不掉 Love想兒
最強喪屍傳說
“这个还凑合。”吃两口花边土豆丝关荫道。
什么叫花边土豆丝?
網遊之鐵拐李大仙
人家就认为,一般的土豆丝无法表现会所的品格。
所以请了刀工一流的大厨,一定要切出带花边的土豆丝。
其实口感没任何差别,就是多了一道工序。
贵族嘛,正如关荫说的就凭这些烦不胜烦的程序体现自己的名贵的玩意儿。
静公主为难地问:“那就没一点可取之处?”
“有,你们这的卫生肯定能得保证,厨师没胆量往我碗里吐痰。”关荫说。
静公主叹道:“他们敢这么干我要他们脑袋先。”
这话是真的。
蒸唐
再说,到了这身份用不着玩那种小孩子才肯玩的法子。
“所以,贵有贵的道理,行,吃吧。”关荫道,“吃完饭,得赶紧回到家。”
干嘛?
这么多明星,你一个都不稀罕认识啊?
不是,这么多明星排着队想跟你认识你这么不赏脸啊?
“我又不是金娃娃,认识我有什么用。”关荫道。
师兄有话说。
“小唐脾气直,但毕竟多年没演戏了……”他犹豫着提点了下,“网上的风评也不是特别好,还是要慎重考虑一下。”
姚碧莲在旁边旁敲侧击:“为一个小明星放弃一个大青衣也太任性了。”
情帝
关荫索性扔下筷子,很郑重地介绍说,他就喜欢跟吃饭吧唧嘴一得意就颠儿颠的人打交道。
“至于说任性,我剧本很多,你看不惯吗?看不惯死一边儿去,轮得到你说话?网上的风评,倒要问一下,捧高踩低的有多少?我这会发句评论,就说我对这个女人好感无存,你觉着,有多少人立马掉转枪口?你们这个圈子里,有几个敢跟我对着干,公然说她的好话?结婚前,为出名做过有些事,前夫既然没在意,或者说淡忘了,那也就算了,婚后做的事,现在一副老娘又地位,老娘惹不得,老娘不乐意跟你解释,哦,前些年疯狗一样,又是明说又是暗示,给人家造成的伤害,就过去了吗?有能耐出来说明,对自己有利则立马暴跳如雷,对自己不利,立马闭上嘴跟哑巴一德性,怎么着,你们是党同伐异,还是觉着我关某人要和谁合作,必须看你们的脸色?”关荫问。
师兄当即不敢说话了。
他是文化界名气颇大的演员,在五大名校圈子里很有威望。
可那要看跟谁比。
面前这位在没打交道的时候,你觉着都是一个圈子里的给别人说句好话还可以。
现如今话说的这么明确你还想造次那别怪他封杀你。
姚碧莲悻悻地说,她就是看不惯唐师姐那得意就嚣张的样子。
“你还是去一边吧,我看到你就厌恶,原先以为出去就是天堂,结果酱油都打不上,于是跑回来,回来就回来,你的自由嘛,谁也不能把你赶走,你既不道歉,也不认错,一副你没错,全是世界的错的嘴脸给谁看呢?自以为有名气有脾气,我在乎你是个一还是二?滚蛋。”关荫回头道,“怎么,师兄是要把帝影帝戏的学生,再分个三六九等吗?还是说,你们小圈子里,任何人,哪怕有问题,别人也必须让着点?不让就是打压‘大青衣’,就是对帝国文化界不利?要不然,唐师姐也是你师妹吧?你这一副给她上综艺节目都是大恩情,一旦敢拍电视剧拍电影就是放任,就是不给你面子,就是让你和你那几个朋友为难的架势,你是恐吓我?还是警告我?或者说,你代表你们那几个人给我下通牒?”
一瞬间,师兄身边几个人立马跑远了。
话说到这份儿上,说不准接下来就是悍然出手了。
谁敢当着关侍郎对一个圈内有点朋友的人下黑手啊?
神醫貴女-邪皇,勾勾纏
师兄只好认错,是他狭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