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你说什么…苏我马子被射杀,五千苏我军被全部烧死…只有几百人逃了回来?”
苏我入鹿震惊的面对前来给自己消息的人。
这位苏我入鹿就是现在苏我家的执掌者,要知道,这位苏我入鹿和中原还有些关系,因为这位苏我入鹿,青少年时期,师从于僧旻(从中国到日本的渡来人,据说是大魏陈思王曹植的后代),
由于苏我入鹿的老爹身体已不佳,所以绝大部分的政治决策都出于苏我入鹿之手。
后来苏我入鹿直接架空了倭岛皇室,执掌国政,苏我入鹿在甘樫丘修建邸宅,并称之为“天子之宫门”、“谷之宫门”,更称自己的子女们为皇子,代替皇室执政,独断专行。
苏我入鹿在苏我氏的府宅外修建栅门,旁边建造兵器库,每个门设水槽各一个,木钩数十个,以备火灾。苏我入鹿身边经常有力士持刀护卫。
苏我入鹿命人在大丹穗山建造鉾削寺,又在亩傍山之东修筑城池,建造仓库储藏箭支。每当苏我入鹿出入,定有五十位兵士随身保护。
苏我氏聚集健儿,号称“东方傧从”,又使各氏族派遣子弟为苏我氏充当侍卫,号称“祖子孺者”。
这个家伙有点像司马懿,是一个狠角色,但是就是这样的狠角色,在知道苏我马子被杀,自己家的五千军队损失殆尽,也是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是的…据说对方是大唐的大军,使用了天火…这种火只要沾上,就再也无法浇灭只能活活的被这样烧死…!”
三國之瘋將軍傳奇 左手拿煙
“啊…还有这种火焰?”苏我入鹿惊呆了。
不过,很快,苏我入鹿再次道:“你说大唐的大军?”
泡妞系統 陸逸塵
“是呀…我们的线索是这样说的,来自大唐的大军,据说对方是大唐的皇长子…!”
自己的手下说完,苏我入鹿将眉头蹙了起来道:“大唐的皇长子…?”跟着就见苏我入鹿仔仔细细的想了好一会道:“对了…物部氏现在和橘里美打的火热,是不是橘里美的女儿就是从大唐回来的?”
说完,苏我入鹿的眼睛亮了起来。
………………………….
日向城
“殿下…我们马上就会派人前往鹿儿岛,帮殿下去将金子都给挖出来…!”肥前正涯和肥后中垧一起跪坐在李战的面前。
李战点点头笑道:“很好…你们先组建一千人,去将表面的金矿给挖出来,嗯…凡是去挖金矿的,只要身家清白,努力干活,一天三顿,晚餐有肉,一个月给工钱三两银子。”
“还给工钱?”
肥前正涯连忙对李战道:“殿下,那些都是你的臣民,给一天两顿吃的就可以了,不需要给钱,甚至连肉都不需要给。”
只是李战却摇摇头道:“不…我给肉吃,还给钱花…告诉那些愿意为我工作的人,只要他们愿意跟着我,我答应他们,跟着我有肉吃有钱花。”
“遵命…!”肥前正涯和肥后中垧连忙点头。
跟着第二天,日向城…大分…长崎…佐贺…这些九州半岛内的土地上都出现了一张告示,为大唐皇长子工作的告示。
告示上的内容很简单,如果你想为大唐皇长子工作,请在三天后,前往日向城报名。
报名人选只要一千人,如果你成为了大唐皇子的雇工,那么你不但会有一日三餐,而且每顿晚餐都有荤食,干满30天会有3贯钱。
此时的倭岛用的也是铜钱。
一贯钱能买两石米,一般的小工1日工资=20文..只够买5个馒头几条小鱼..不小心弄坏镰刀..就得全家捱饿…但是李战给的工钱是一天一百文,已经是现在世面上五倍的工资。
忘川夢經年
所以这个告示一出之后,往日向城赶来的人很多,不但有男还有女,更有拖家带口的,可以说,李战一次性的机会将九州半岛的人都集中了过来。
就连李战都没有想到,等到了两天之后,来到日向城想要做自己雇工的人居然有三万人,我的天呀,这可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你要知道,倭岛这边资源很匮乏,突然来了这么多人,虽然有日向家的库存在支撑着,但是也支撑不了太长的时间。
所以肥前正涯和肥后中垧就建议李战将来到日向城下多余的人给赶走。
只是李战却并不是这样想的,这些人都是来跟着自己的,如果李战将这些跟着自己的人都赶走,那么李战的信誉就会毁了,至少是在倭岛毁了。
所以李战一定不能将这些人给赶走,不但不能赶走,李战还要尽可能照顾好这些人。
很快…一场秀就开始了,李战亲自来到了日向城外,跟着李战身后的是一车车粮食,这些粮食都是大米,要知道像眼前的这些倭民是根本吃不到大米的,因为大米几乎都被贵族给垄断了。
这些倭民吃的是小麦,荞麦,豆类等…吃大米那就是一种身份,只是这些人却没有这种身份,但是今天李战却打破了这种身份,李战想要告诉这些倭民,只要你成为了自己的臣民,那么你的身份就是高人一等。
一口口大锅被支了起来,一锅锅大米也被煮了起来,倭国人不喜欢喝粥,他们喜欢吃大米团子,李战就给他们吃大米团子。
就在米饭的饭香四溢的时候。
李战突然拿着一个苹果来到一个倭民女儿的面前,李战将苹果递给了那位倭民的女儿,那位小女孩什么时候见过苹果这种水果,震惊之下,吓得那是全身发抖,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接还是不该接。
航空崛起
就在小女孩犹豫的时候,李战一把将小女孩给抱了起来,小女孩那肮脏的衣服,直接将李战华丽的丝绸给弄脏了。
“小民该死…!”小女孩的爸爸妈妈直接跪了下来。
不过,李战却哈哈的笑了起来:“你们都起来吧…是我抱她的,你们该什么死,记住,你们愿意做我的臣民,那么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
这不脏,洗洗就好了,而我想要对你们说的是,你们以前受苦了,不管你们以前怎么样,反正你们只要跟着我李战,那么我就会让你们吃饱,穿暖,让你们相信未来。”
李战一字一句的说,马耀祖跟在后面一字一句的翻译,那些在场的倭岛人越听越激动,越听越欣喜。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在倭岛,这位倭岛人的地位很低,身份阶级大致可以分成贵族、武士、百姓、钉人、贱民等。
由于每种身份能担任的工作不同,所以一般人大多无法自由选择职业。
倭岛古代的贵族又称“公家”,是在朝廷工作、服侍天皇的官吏。
飞鸟时代,因为倭岛的大权是由朝廷掌握,所以贵族是支配社会的阶级。在当时的贵族眼中,武士是地位很低的老粗,所以贵族看不起武士。
但是到后面,大家也都知道,倭岛武士的权利会变得很大,飞鸟时代的百姓和钉人走在路上会避开武士。因为如果不小心撞到武士,是给武士难堪,也等于不尊重社会,武士有权直接杀死对方。所以倭岛的时代剧中偶尔可以看到平民向武士下跪道歉的场面。
女總裁的陰陽高手
醫手遮天:邪王的廢材寵妃
武士虽然可以杀死无礼的平民,不过事后要向上级报告。还要证明自己不是随便杀人,而是杀不尊重武士的人。如果无法确切证明自己的正当性,武士自己也可能会面临死罪。
“百姓”和“钉人”就是一般平民。百姓是农村的平民,大多务农。钉人是都市的平民,主要是职人(工匠)和商人。
百姓每年要交米给朝廷,还要服劳役。
地位高的农民可以当村长。职人要服职人役,负责建造城郭、制造武器。商人要服传马役,负责营运驿站、船场、旅馆等。
身份高的钉人可以参与地方政治活动。职人可以当技术主管,商人则可以担任都市的行政人员。农民、职人、商人都有发展的机会。
除了农民、职人、商人以外,江户时代还有僧侣、神官、学者、医生等职业。这些人由于有专业知识,所以社会地位比较高。不过大家都是受到贵族阶级支配。
比平民地位低的身分是“贱民”。贱民分为“秽多”和“非人”。
“秽多”可以担任皮匠及刑场的工作人员。
皮匠的工作是处理动物的尸体,刑场人员的工作则是处理人的尸体。古时候的倭岛人觉得这些工作不吉利,而且不卫生,所以把这种阶级叫“秽多”。
另外,艺人和靠简单手工维生的人也属于秽多阶级。也就是说,飞鸟时代的人觉得卖艺和做手工是低级职业。由于倭岛各地的风土习惯不同,每个地方的人的眼中的低级工作也不一样,所以不同地区的秽多职业可能会不一样。
“非人”是地位最低的人。很多非人没有住的地方,所以四处流浪、在路边行乞。由于放置非人可能会造成治安问题,所以有些地方会让秽多阶级管理非人,让非人做秽多不想做的杂务。
有些犯罪的人如果身份遭到剥夺,也会变成非人阶级。
倭岛要在很久很久之后,大概一千多年之后,才会推动“四民平等”政策。旧有的贵族和武士特权逐渐被剥夺。
也真是因为这样,李战刚刚说的才会让现场的这些倭人激动和欣喜,因为李战的话,让他们脱离了现在的处境,他们渴望自己地位的提升。
李战给了他们这么一个机会,所以他们就将奉李战为神明。
大米饭好了,跟着被手巧的肥前肥后家的家人做成一个个的大米团子,每人三个,还有一碗海鱼汤…所有的倭人都吃得很满足。
更重要的是,李战的这顿饭不但是给了倭人中的青年和中年人吃,连那些老年人和孩童都有,李战的行为,让李战走进日向城的时候,得到在场三万人的跪送。
那声势浩大的跪送,直接稳固了李战在日向城的地位。
第二天…李战在三万人之中选出了五千人前往鹿儿岛,而剩下的人,也被安排着在日向城外住了下来,李战要将这些人都变成自己的臣民。
而这些倭人也十分的听话,李战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可能是被奴役的习惯了,李战的任何一个命令,这些倭人都不打折扣的完成。
就这样,仅仅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日向城外起了大概上千座竹屋,将日向城团团的围住,看上去属实有些壮观。
而就在这一天,两队人马一前一后到达了日向城,你不会想到这两队人马是哪两队,其中一种是李澄…还有一队则是有点古怪,居然是苏我入鹿的人。
首先进入日向城的是李澄。
当李澄和李战见面之后,李澄第一时间跪在了李战的面前:“罪民李澄拜见长殿下。”
李战哈哈一笑:“李先生,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到的吗,为什么要将荇安带到倭岛来?”
李战说完,一边的李澄道:“长殿下,很抱歉,将荇安带来,其实我是想借着荇安的影响力,在倭岛弄到一两处的金矿,这样就可以让我大唐缓解金银的匮乏。”
“那为什么又失败了?”李战再次问道。
“失败是因为谁也没有想到,荇安来了,见了母亲之后,本来应该要死的橘里美,居然慢慢的好了起来,这是我没有料到的。
等我知道不对,想要带着荇安走的时候,谁知道,橘里美就开始软禁我们了,并且还要将荇安嫁给物部氏谋求结盟。”
“我听说物部氏很乐意呀?”李战笑道:“荇安怀孕还让物部氏更加高兴?”
魯班書
“是的…!本来不知道荇安怀孕的时候,物部氏还在犹豫,但是等知道荇安怀了大唐皇子的龙种之后,物部氏表现的很强烈,并且还希望荇安怀的孩子成为物部氏的家主。”
“做梦…!”李战猛的拍击了一下桌子,‘啪’的一声,让李澄的眉头一皱。
跟着就听李战道:“李先生,你的错,我们慢慢的算,现在你要陪着我将荇安给抢回来,我的女人怎么能再嫁给别人,还是倭岛人…!”
“是…是…!”李澄连连点头,他可以看得出来,李战此时的气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