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追光者
小說推薦重生追光者
尽管有一肚子的激动与感激想要表达,但朴宣映却也没忘记当前是什么场合,自己正面对的又是什么人。
待李智昊结束通话,最后一次向李湛诚挚道谢,并表示一定努力练习,绝对不辜负偶像的期望。
随即知情识趣的告辞,将谈话空间还给兄弟二人。
戰錘之黑暗千年
邪梟
望见女孩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模样。刚还为与表哥默契配合洋洋得意的李智昊,心里既羡慕,又懊恼。
自认三十六计其中大半已然融会贯通,可为什么偏偏没学会最风骚的美人计。
否则凭他玉树临风的外形,何至于圣诞节晚上替表哥放羊喂草,早左拥右抱,共赴花前月下了。
既然发现是一场误会,李湛也便不再耽误宝贵时间。
婚情蜜意,寵妻無上限
移步来到车门前,转身拍了拍废柴表弟的肩膀,语重心长的教导。
“智昊啊,你心里要时刻记住,收购CCM娱乐,是为了让你学会如何管理好一家公司,而不是一群艺人。”
“所以以后多做些附和代表身份的事,把心思花在运营和企划宣发上。如果实在闲的难受,就多读读管理方面的书。”
言罢,朝CCM练习生所在方向摆摆手作别,反身钻进驾驶室。
发动车子之后,蓦然想起正火速赶来的小姨子,只好再度落下车窗嘱咐。
“等吃完饭,记得把秀晶安全送回家。”
随着发动机爆发出野兽般的嘶吼,柯尼塞格眨眼间消失在道路转角。
四大校草爭霸冷公主 殤心君
朴智妍瞅瞅努力踮起脚尖,朝车子消失的方向殷切张望的朴宣映,不禁肚脐嘴唇埋怨爆发。
“那人那么坏,欧尼刚才怎么没狠狠踹他一脚!”
极度亢奋的情绪尚未平复,朴宣映一时没听清对方说了什么,纳闷的回过头。
“什么踹一脚?我踹谁一脚?”
“你别理这孩子,她已经饿的开始自动消化脑子了。仗着会几手三角猫的功夫,什么人都敢招惹,早晚闯大祸。”
咸恩静推开彪呼呼的朴智妍,没好气的训斥了几句。随即凑到朴宣映耳畔,小心压低音量。
“到底怎么回事,你不会真的又中特等奖了吧?”
“哎?啊!怎么会!”
朴宣映连忙慌里慌张摇摇手否认,眼睛不停眨动着,把脸别向一旁,一秒钟都不敢与对方对视。
“中一次奖是幸运,还想第二次就是做梦,这话不是你跟我说的么。那个人,其实是李代表nim的表哥。”
“qinjia?”
總裁的緋聞情人 陌陌伊人
咸恩静斜挑着眉峰,脸上写满了的不信。
虽然距离远没听到三人交流了些什么,但刚发生的一幕,她可是看得真真切切,事情显然并非亲故说的那么简单。
不过没等继续往下追问,进而对抗拒从严的亲故动用酷刑。
李智昊恰巧微笑着走了过来,并适时帮朴宣映解了围。
“呵呵,真是不凑巧,碰到我表哥了,也就是这家店的老板。他误会我带一大帮人来白吃白喝,把我叫到边上骂了一顿。”
朴智妍信以为真,努着嘴暗自腹诽。
重生之商女七歲半
坏人果然是坏人,无论做什么都讨人厌。开这么高档的餐厅,却不舍得请亲弟弟吃饭,真小气!
李智昊将女孩的表情尽收眼底,心里不禁又泛起嘀咕。
之前那一嗓子“欧尼用飞踢”,他听的一清二楚,更何况听觉鬼神莫测的大表哥。
鬥魂破天
而参照表哥睚眦必报的脾性,这孩子现在还能毫发未损的站在这,简直堪称奇迹!
当然,到底是不是奇迹,还有待他后续仔细观察。
正当李智昊发现了表哥后宫小说的新素材,忽而一阵冷风吹过。
见衣衫靓丽却稍显单薄的女孩们纷纷打了个寒颤,即刻收拢思绪,拍拍巴掌。
“好了,天气冷,大家就别在外面站着了。包厢和菜品已经提前订好了,你们进去直接报我名字就行。我还要安排另一批客人,上菜以后你们直接吃,不用等我。”
女孩们连忙表示要留下一起等,但最终推让不过,只好心怀忐忑的走进餐厅。
李智昊则重新回到路边,远眺着两侧来来往往的车辆。
不多时,一辆奔驰保姆车由东驶来,缓缓停在了马路对面。逗留不到一分钟,又很快再度发动。
没有了车身的遮挡,五个身影闯入视野。
李智昊高举胳膊,便准备挥手呼唤。可当出人意料的一幕映入眼帘,心底猛然蹿出一股无名火,张开的五指瞬间紧握成拳。
却说,去往明洞步行街的路上。
郑秀妍听完男亲的叙述,不由同情起了多年饱受欺压的小叔子。
“欧巴的脾气得改改,智昊欧巴虽然有时候办事不靠谱,但毕竟不是小孩子,现在又当了公司代表,哪能说打就打一顿。”
事实上,这也就是她不知道小叔子帮自己编排出了好几个情敌。
不然下次碰到表哥爆锤表弟的情况,绝对要跑到一旁加油呐喊,让男亲下手重点,揍小叔子个生活不能自理。
“呵…”
李湛不置可否的轻笑一声,边转动方向盘变道超车,边挑女亲话里的漏洞开玩笑。
“按你的说法,秀晶还是小孩子,也没当公司代表,整天调皮捣蛋的,是不是该多揍她几顿,哈哈哈…”
“你敢!”
郑秀妍登时冷眉倒竖,亮出还没豆沙包大的小拳头,一副随时准备拼命的架势,将妹控潜质暴露无遗。
“秀晶就算再顽皮,那也是我亲妹妹!除了我能教训,谁也不许碰一指头!”
“哈哈哈…呀,你这不是双标么。”
“我双标怎么了?有意见啊!”
“我哪敢有意见,我最多敢提提建议。”
李湛一只手放开方向盘,握住顶到自己腮帮子上的小拳头,送到唇边亲了亲。
“别人一指头不许能碰,那等你有了时间,就多揍秀晶几顿…哈哈哈…”
等身上真挨了几拳,才啼笑皆非的说起缘由。
“刚才秀晶给智昊打电话,让智昊花钱,你注意,是花钱请她和成员们吃大餐,而且指明说要去我开的店里吃。”
“mo?”
郑秀妍登时愕然,打从去年她和李湛确定了情侣关系,那些“黑店”俨然成了妹妹的食堂。
去的次数比她和李湛加起来都多,一直白吃白喝,还从没听说哪次付了钱的。
“为什么,然后呢,智昊欧巴答应了?”
“智昊能不答应么?”
李湛以反问笑答道,同时更为小姨子的奇葩操作大摇其头。
“不过答应归答应,智昊同样很纳闷,所以就问她为什么。结果你猜秀晶怎么说的?”
郑秀妍的性格本就过分耿直,欠缺耐心。一听妹妹又暗地起幺蛾子,更没心情陪男亲逗闷子了。
“欧巴别卖关子了,赶紧说。”
“秀晶说,今天是团队第一次正式聚餐,不花钱,这顿饭就成了我请的。花钱,就代表是她请的。但她没那么多钱,所以准备让智昊垫付…哈哈哈…”
郑秀妍满头黑线,同时心底对男亲的建议萌生了几分意动。
这么能花式作妖的皮猴子,的确值得认认真真殴打一顿了。
“欧巴别说了,饭钱先让智昊欧巴垫上。到时我一寒元零用钱都不给她,看她最后拿怎么还。”
“不说不行,更有意思的在后面。”
李湛拍拍女亲的大腿,示意对方稍安勿躁,等他把话说完。
“秀晶说了,也不白占智昊的便宜。等吃完饭,给智昊上一课当做饭钱。其实…我还真挺好奇,秀晶到底能给智昊上什么课。哈哈哈…”
“不行,我得给这孩子打电话,哪有她这么的胡闹!”
郑秀妍是真有点被气到了,伸手边打算去包里掏手机。
白吃白喝不愿意,非想着骗吃骗喝,这不是典型吃饱了撑的么。
“算了,算了。”
李湛捉住女亲的柔荑,包裹在掌心里细细揉捏着。
“我只是当笑话,随口那么一说。打从温居那天开始,也不知道怎么了,秀晶就总看我不顺眼。你现在一通电话打过去,我不成告状了么。”
“反正智昊又不是外人,由着秀晶跟他闹去吧。去年圣诞节我在华国,今年算是咱俩第一次一起过圣诞。还是想想明洞有什么好玩的,别为这种小事影响了心情。”
“那好吧…”
郑秀妍不情愿的点点头,回想以前过圣诞节的情形,随口报出几家小吃店名,以及乐兲百货总店门前首尔最大的圣诞树之类的打卡景点。
可等规划完行程路线,不由又歪过小脑袋,一脸怀疑的盯着男亲的侧颜。
“其实…欧巴真是在告状吧?”
“呀,都说不是了。要不我马上调头回去,让你立刻揍秀晶一顿。”
“hing!想得美!”
郑秀妍矜着鼻子哼出小萌音,随即把要账鬼妹妹的事暂且放下,转头开始在车里开展起地毯式搜索。
“我的圣诞礼物呢?欧巴藏哪了?”
“mo?”
李湛装模作样的皱起眉头,故意摆出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
“你的礼物不是已经放到宿舍了,和孩子们的礼物在一起啊。”
“少废话,赶紧拿出来。”
“那我的圣诞礼物…”
“上午不是和孩子们一起给你了,香水啊。”
“呃…不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