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美利堅土豪
小說推薦重生之美利堅土豪
懂了,克里斯托弗高尔文全懂了。威廉怀特的在全面被动的情况下,直接开始不要脸了。
“老兄,就算你发射成功,如果面对那些测试呢。”
百世傳承到現代
“吹就是了,我到时候就说,新型卫星电话接受终端还在研制,只要研制成功,分分钟增加十倍速率。”
“好吧,我的朋友,你需要我做些什么?”
“曰本,兔国,思密达,这是三个极其重要的国家。
兔国我不说了,最近的关系缓和多了,如果还能支持米国,那就可以在其它方面让步。
曰本和思密达,该死的,什么时候狗也想做人了。发动我们熟悉的那些议员,让他们声讨曰本和思密达。
混蛋,和米国有如此大的贸易逆差,居然摈弃米国产品,如此,好像不能给它们优惠的税收。”
克里斯托弗表示理解,不就是找茬吗?如果实在不行,还能编造一些谎言。比如说曰本打算废弃安保条例,至于理由,当然是非我族类的废话了。
嘿嘿,或者根本就不需要编造。小曰本的狼子野心,根本就是天下皆知的。
哼,高铁项目也叫停,尼玛,哥们现在非常非常的愤怒,这就打算不择手段的报复了。真把哥们惹烦了,这个项目给大兔国又如何。
实验线路而已,总归要比现在的强很多。时速两百又怎样,大不了和手机一样,以后再升级就是了。
克里斯托弗这里只是第一站,从这里开始,所谓的反制手段拉开了序幕。
“叫停?这是闹那样啊!”扔下了电话,查理芒格也是一脸古怪。尼玛,这群玩的什么游戏啊。
“查理,叫停什么?”
“高铁项目停下了,不知道威廉怀特发什么疯不是说马上动工吗,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完】煞妃
豪門情變,渣總裁滾遠點! 湯渺
啪,巴菲特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他瞬间就想明白了。搞来搞去,不就是为了3G的利益吗?
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
“呵呵,我有预感,要不了多久时间,这个矛盾就会公开化。既然好好谈没结果,那就索性乱来一气。”
“额,你是说依旧是为了3G标准?”
巴菲特摇头苦笑,他完全理解威廉怀特的愤怒。这就和战争一样,你们这群混蛋两边下注也就算了,直接把武器卖给敌对方,这是打算搞什么?
“呵呵,有乐子瞧了。米国也好,曰本也罢,甚至是欧洲,这些财团的路数其实一样,只要能够赚到钱,节操算什么玩意。”
当然,这些暂时都还是猜测,他现在非常期待,威廉怀特什么时候逼迫那群财团选边站。
新妻上任:隱婚老公,要二胎 若丟丟
啧啧,高铁,3G通讯标准,这可全部都是超级项目。咦,莫非还要拉大兔国下水。
鬼王當道,冥妻難逃
嫁入高門的男人 徹夜流香
籃壇活菩薩
如果威廉怀特在此,一定会竖起自己的大拇指说一句,谁都不服,就服你。哼哼,如果你再把视频格式争端算进去,那你可就是半仙之体了。
“安迪,知道发生什么事没有?”
“boss,详情不得而知,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却是和3G标准有关。反正摩托罗拉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们和那群游说组织的谈判,并不没有刻意隐瞒。
嘿嘿,乱起来好啊,一旦乱起来,我们大摩的机会可就来了。可就是这个手段,实在也是粗鄙的可怕。”
“哦,怎么说?”
“老板,他如果转头去找日耳曼人修高铁,会不会被那群家伙笑死。这其中,如果日耳曼人和小曰本谈好了利益,这个高铁可就实在有些悲催了。”
“欧洲?安迪,再想想?”
“额,boss,不会如此离谱吧?这种合作,很难被批准吧?”
“哼,真搞的不耐烦了,信不信人家直接就建厂啊?
唉,还是尽快协商解决吧,如此发酵下去,恐怕真的会出事。他在香江狙击约翰牛,这件事已经是一个笑话了。嘿嘿嘿,还把怂恿索罗斯的黑锅,直接给了约翰牛。
金融恐怖主义啊,想想吧,饱受其害的亚洲各国,有一个算一个,有谁会待见这个专门搞破坏的破落户。”
面对这个睚眦必报的混蛋,如果没有太大的利益,真没有人愿意和他正面冲突。
道理其实也简单,只要是财团,屁股总不会太干净。南北战争两头倒卖军火,一战期间卖武器给日耳曼人,二战支持小曰本和小胡子。
反正其它不好说,大摩是非常心虚的,或者说财团都很心虚。如果没有大摩的帮助,怎么可能有什么袭击珍珠港。没有你们的贷款和钢铁,小曰本的航母只能用货船改。
说实话,拉着这么一票去袭击,可能就会变成一波流。
其它媒体或者有忌惮。
可威廉怀特呢?
面对国家他都敢,你们这些财团又算什么,真以为没人敢收拾你们了。
反托拉斯法案为啥可以通过?
很简单啊,这群资敌的混蛋如果不愿同意,那个下场绝对不会太好。
“噗嗤,兔国?”柯林顿一脸黑线,他绝对没有想到,第一轮就出局的大兔国,居然又回到了谈判桌上。至于那个势在必得的曰本,貌似直接出局了。
“是的,比尔,千万不能这么干啊。我们必须阻止他,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如此胡来。”
老柯同学苦笑,你动动嘴皮子容易。可问题是,我该怎么处理呢。这个加州高铁,貌似是人家加州的内政吧。
不给财政补贴?
嘿嘿,你试试看,会不会搞的自己灰头土脸。
“该死的土豪?”
“不对,总统阁下,威廉怀特的诉求必须得到尊重。我们必须表态了,如果这次真的便宜了欧洲,我很难想象接下来的困境。
白羽蓬尾瓊
不用去想,大量裁员一定是一个必然。到时候这口锅砸下来,我们拿什么人去顶缸?”
“阿尔,你不会不知道我们和欧洲的妥协吧?”
“我想,知道也没用了。看现在的架势,威廉怀特绝对是怀疑了。到时候只怕地图炮一开……”
威廉怀特的臭嘴,远远要比他的财富危险。一点展开了毒舌模式,你想不灰头土脸都难。
“也罢,阿尔你帮我安排一下吧,不用非常正式的场合。至于欧洲,希望他们可以理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