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又过了两天,日向族地内,前来拜访的云隐忍者土台,被冷着脸的日向族人驱赶出门,对此土台似乎早有所料,站在紧闭的门前整理了一下衣摆,然后抬头看向暗中监视的木叶暗部,嘴角带着一抹冷笑离去。
猿飞家。
夏树摇着头放下手里的茶,抬头看向沏茶倒水、神情略显不耐烦的早熟青年道:“阿斯玛,你的茶道,真是……一言难尽。”
魔國領地
“呃……”猿飞阿斯玛微怔了一下,旋即撇嘴无语道:“前辈还真是有话直说啊。”
守婚如玉:Boss寵妻無度
惡魔哥哥我怕黑
“呵呵。”夏树笑着虚按示意阿斯玛放下手里的茶具,道:“看你也是很不耐的样子,想去哪里就去哪吧。”
听到这话,强忍着做出这幅安静模样的阿斯玛眉眼微挑,明显颇为意动,不过他还是瞥了眼猿飞日斩的方向。
在外的数年,他改变的不仅是外表,还有曾经的那股叛逆。
朕的皇後是偽男:皇上,我會負責的
做守护忍的这段时间里,他见识了太多的政治斗争,也从大名的身上看到了父亲猿飞日斩的影子,随着火之国内两个玉的理念成型,他彻底摆脱了曾经的莽撞和自以为是,拥有了自己的思想。
若是曾经年少的阿斯玛,此刻绝对不会顾虑猿飞日斩,当然,如果是曾经,他也不会按照猿飞日斩的想法来到这里强忍着扮出安静的模样。
我家爹地很傲嬌
“哎,去吧,去吧。”猿飞日斩点了点头,待阿斯玛离开之后,他拿下嘴里的烟斗,略微无奈地道:“让你见笑了,夏树。”
夏树微笑着摇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和要走的道路,阿斯玛会成为一名优秀的木叶上忍的,日斩大人。”
“说正事吧。”猿飞日斩摇了摇头,他虽然是希望阿斯玛能够继承他的意志,可现在看来完全没有这种可能。
“嗯。”夏树应了一下,转而话入正题道:“日向一族发生的事情,我已派人了解过了,土台展露出了他此来的意图。就在不久之前,土台要求日向一族交出杀害之前使团头目的凶手,态度极其强硬,似乎没有丝毫的挽回余地。”
“交出凶手?”猿飞日斩闻言皱眉道,“他的目标不仅于此吧?”
“当然不仅于此,现在对云隐而言,最紧要的就是与木叶达成休战协议。只是之前发生的事情,令云隐没有任何可以提条件的理由,而这也就意味着将会失去极大的利益。所以现在土台才会借题发挥,因为唯有逼迫木叶低头,云隐的利益才能最大化。”夏树冷笑着道。
“利益之争啊!”猿飞日斩揉着眉心感慨道。
“任何争斗归根结底都是在抢夺利益,只有忍界中还存在不同的立场,这种事情就不会有休止的那一天,纵然是改变,最多也不过就是换一种形势罢了。”夏树摇摇头道。
仙聖大帝 十年聽雨
“你说的……有些道理,只是这种情况并非凭一己之力可以改变。”猿飞日斩闻言沉吟片刻,最终摇了摇头,转而问道:“对于此事,夏树,你有什么看法?”
“坚决抵抗!”夏树毫不迟疑地道,“无论是从哪种角度分析,拒绝土台的提议都不会影响大局,木叶没必要为了注定不会有影响的事寒了日向的心,况且云隐之前前往宇智波一族,挑拨木叶内部形势之心已经昭然若揭。”
“如此一来,云隐必然不会罢休。”猿飞日斩点头又摇头道。
“那又如何?”夏树冷哼道,“做了错事哪有不付出代价的?如果云隐抱着这种想法而来,那就只能说明是将木叶想得太软弱了!”
反派崛起
“木叶自然不是软弱可欺的。”猿飞日斩说了一句,然后便抽着烟斗独自出神起来。
不过他接下来的话语虽然没说,可夏树却猜测得到,只是他同样也知道,云隐绝对不会令猿飞日斩如愿。
果不其然,就在下午的时候,云隐此来众人结束了调查,随后不久,土台便找上了猿飞日斩。
“猿飞日斩大人,关于之前的情况我们已经调查过了,只是我实在无法相信,肩负着雷影大人亲自交托的重任而来的使团,会做出这等冒犯木叶之事,其中必然有着极深的误会!”土台满脸严肃的表情,独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怒意,话语虽然委婉,可语气里却分明是在遮掩地指责木叶污蔑之前来到木叶的云隐使团。
“木叶并没有发觉有什么误会存在,反而云隐使团的忍者在木叶村宇智波族地大肆破坏,以及试图窃取木叶村日向一族白眼的行为,证据确凿。”猿飞日斩神情淡漠地道。
“那只能说明是木叶的暗部失职!”土台语气加重道,“况且,现在损失了人员的是云隐,而非木叶,而事情既然是在木叶村中发生的,那么木叶村就有责任给云隐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认为木叶已经给出了解释。”猿飞日斩皱眉道。
“什么解释?云隐使团妄图盗取木叶村的白眼血继限界吗?”土台冷笑着摇头道,“要知道,云隐使团成员无一存活下来,这种解释我们可不会相信。”
“这就是事实。”猿飞日斩看了眼侧后方静坐的青年,心中不由一叹:情况果然是向着夏树猜测的那样发展了。
“无人可以证实的从来都不能称之为事实!”土台怒然拍桌道。
“既然云隐不信任木叶,那就去找出你们愿意相信的‘事实’……”
如果註定是你
猿飞日斩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已经被打断。
“猿飞大人,这可不是云隐的责任!”土台大声叫道。
那几名云忍也表现出一副愤慨的模样。
“直接说出你们的想法吧。”这时夏树忽然插嘴道。
奸臣最風流
土台循声看了一眼,独眼微眯了一下道:“不愧是据说继承了团藏忍道之人,就是干脆利落。”
“说。”夏树冷淡地道。
“呵呵。”土台轻笑了一下,缓缓道:“云隐使团的冒犯之举,仅是木叶的一家之谈,云隐对此持怀疑态度,但无论如何,云隐使团命丧于木叶,木叶就先交出凶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