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雄師
小說推薦烈火雄師
当汉奸二狗子,为了的是升官发财,最低要求也就在这乱世得过且过,混口饭吃,谁他娘都不想去拼命送死。
李建峰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八路死磕,他这次扫荡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把八路撵走就成。
可是现在因为三浦洋平这犊子,算是被逼上梁山了,彻底和八路干上了。
有三浦这个监军在,他想放水让八路滚蛋都不可能,李建峰也是果决之人,既然已经无法善了,那只好往死里打,能赚点功劳弥补一点是一点。
既然下定决心,就没啥犹豫的,这次李建峰算是把家底全都掏了出来,一次性投入了三个连,分为三个波次,向山头阵地发起全力进攻。
为了减少伤亡,李建峰也算是下了血本,把所有的炮弹都是用上了,两门迫击炮,愣是被用出了炮群的感觉来。
一枚枚的炮弹,陆续的砸落在山头阵地,将山丘上草草修筑的阵地,炸的一片狼藉。
面对冲上来的伪军,这次张云飞命令五十米之外不准开枪,这次必须全力反击,狠狠的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伪军可不是啥战斗意志超强的部队,只要能重创他们的全力进攻,他们的士气估计也不会剩下多少了,接下的仗就要好打多了。
三浦洋平以为已经摸清楚山头阵地八路军的火力部署,直接向八路的核心阵地扑去。
三浦洋平也看出了,这帮治安军跟他们讲什么战术配合纯粹是扯淡,就连皇军最简单的侧翼突进战术都不打算用了。
就这样靠优势兵力强攻好了,最多就是多付出一些伤亡罢了,反正又不是皇军,他并不在乎伤亡有多大。
伪军没有采取侧翼突击战术,但是张云飞却不得不防,这可是鬼子的经典战术,伪军跟了他们主子这么久了,多少会学了点吧。
再说这种战术本来也没多高深的,很容易就明白了,受到鬼子影响的伪军使用并不奇怪。
丫頭,你逃不掉了
在张云飞看来,这个时代因为士兵文化程度不高,越简单的战术越能被士兵理解,施行起来就越有效。
比如八路军的游击战,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啥时打,啥时跑每个士兵心中都有数。
而打阵地战亦是如此,敌人在百米时开枪,三十到五十米扔手榴弹,再近点就可以打白刃战了。
不用去刻意提醒,每个人在什么时候该干什么自己都心里有数,这样打起仗来才能协调一致。
张云飞为了保护侧翼,依靠地形而建的两翼阵地,有点向外突出,和主阵地形成了凹型弧度。
伪军放弃两翼,重点进攻主阵地,这让他们两翼反而形成半包围的火力网,当伪军进入五十米的距离后,其侧翼全都暴露了出来,迎接伪军前锋的是由步枪和手榴弹雨组成的交叉火力网打击,伪军想躲都找不到死角。
八路全面开火,将准备加速,一股作气冲上八路军阵地的伪军成片的打倒,按照常规,此时的八路就该跟敌人进行肉搏了。
可是伪军后边还有两波次的敌人,此时冲出去那就给了敌人冲上来时间了,显然是不可取的。
于是火力网一直没有停,并且向外延伸,阻挡第二波想往前支援的伪军。
张云飞利用居高临下的地利优势,毫无顾忌的进行火力压制,打了这么久的仗,这一仗打的最畅快。
以前作战,总是顶着敌人的炮火在作战,现在这样,在这么近的距离轻松对敌人开火,而且伪军的侧翼几乎没有什么防范,造成的伤亡可想而知。
紧密的火力网,根本就没有给伪军任何的机会,借着高度,从上往下扔手榴弹同样的轻松,大量的手榴弹从天而降,打的伪军根本就无法站住脚,别说往前进攻了。
依靠这前两场偷袭战缴获的大量弹药,张云飞充分发挥了火力的作用,在尽可能的减少自身伤亡的基础上,依靠火力和地势优势尽可能的杀伤进攻的伪军。
现在弹药充足的情况下,还拿战士的生命去硬拼的做法,张云飞是绝对不会做的。
被火力打击的狼狈不堪的伪军,只能无奈的退回出发阵地,而他们身后,留下将近一个连的尸体和伤员。
山下的三浦洋平,在见到山上的整个战斗过程,差点惊掉下巴,这败的也太快了,令人猝不及防啊。
死亡兇界
而李建峰现在却是悲痛欲绝,一个连,自己的一个连就这么一个冲锋就没了。
皇袍加身 非我不二
八路军占据的地形优势太大,他们没有多大火力优势,更没有重武器,进行仰攻,想打到八路都难。
现在他有点感同身受八路空有兵力优势,却拿区区几十人防守的炮楼无可奈何的心情了。
现在他就是空有人数优势,却完全发挥不出来,八路占据的山头,最多也只够百多人展开的,人再多就太密集了,根本就没用。
当然也不是没办法,要是自己手下的兄弟拼死冲锋,还是有希望冲上八路的阵地。
八路毕竟人数有限,就算有三头六臂,在前赴后继的人数优势面前也得跪。
当然了,这也只能幻想一下而已,自己的手下的这帮兄弟什么德性他比谁都清楚,让他们欺负一下老百姓还成。
慧眼問道
指望他们悍不畏死的堵枪眼,当敢死队员,还是下辈子吧。
獸血沸騰黑巖 黑巖網(無碼丶)
现在的情形是自己不得不一比一的跟八路硬干,这就是添油,有多少也不够这样消耗的啊。
八路那真是不要命的,就算是死都要咬你一块肉的那种,自己的兄弟跟这种穷凶极恶的家伙相当于一对一的干,结果可想而知,想想都丧气。
望着山上层层叠叠的尸体,还有一时没有死亡的伤员痛苦的呻吟声,李建峰的心都在滴血。
神秘總裁很不純
见暴跳如雷的三浦洋平再次调兵,准备再次发起进攻,李建峰很想劝他缓一缓,等待援军来了再说。
可是他也知道,三浦洋平不会听他的,平时他可以阳奉阴违,但是在战时,太君有绝对指挥权的,他们是无力抗衡的。
而且他也知道,不会有援军的,缓缓只会让八路得到休息,想打下来就更难了,至于撤退,看三浦洋平这样子,就更不可能了。
此时的李建峰充分感受到作为炮灰身不由己的愤懑,老西不把他们当人看,让他们当炮灰,他娘的投了小鬼子还是这样,还他娘是当炮灰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