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关荫下车后,打量了一下聚会的地方总怀疑贝老师在忽悠他。
明星!
那能在这么不起眼的小饭馆吃饭啊?
连二层楼都没有,看起来也不富丽堂皇。
就连门口都没停几辆高档轿车。
这能是那帮王八蛋吃饭的地方?
真是个山炮。
我的盜墓人生
你不知道有一种会所名叫低调?
“进去看,你就知道了,这地方,一盘青椒土豆丝都要二百一,一小份米饭,要你十五元一点也不嫌多的。”贝老师嘲弄,“关键是,这些都是写在外头给别人看的,真明星,谁会吃这些啊,也就咱们来能给这些菜的销量带动下了。”
是么?
关荫一弯腰,从拱门钻进去。
这下他才看清楚,纯粹是园林式会所。
没名字。
而且显得极其安静。
你要知道这里是帝都,大冬天的居然有青青竹林淙淙流水中的鱼儿。
乍一看还以为来到卧龙岗茅庐。
进拱门,过石桥,路面是纯竹子铺就的道儿,踩在咯吱咯吱的竹子上,顺着看似毫无章法实则直通内里的道路,一溜烟就能绕过照壁,过照壁,才豁然开朗。
彷佛旧社会的院落,进第一进只是门面。
也就是会所接待的地方。
就在这,关荫被震撼了。
我的天,大大小小的明星怎么会耐心地在门口蹲着等位子?
谁这么大胆?
他还是震撼,正在等……
那他妈叫闲聊,谁在门口等位子了?
一大群明星,这帮人看到关侍郎出现那就是惊吓了。
“缇骑呢?”
所有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这么问。
这家伙出现,而且还是在会所,那估计是抓谁的,身后肯定一千缇骑,手提水火棍,腰悬雁翎刀,看谁不顺眼就抓,谁敢反抗就杀,这才是关侍郎出现在这里的唯一可能。
明星们尚且惊吓,会所的老板就是震怒了。
“谁又惹他了?”大老板怒问。
谁啊?
江湖人称静公主,和叶三姐属于同一个院子成长的人。
只不过,静公主的父辈没在紫禁城做事,属于第一批次做生意的大牛。
按说,这样的家庭现在影响力应该衰退了。
也的确是衰退了。
可祖辈还在。
超級位面商人
静公主的奶奶还在呢,皇帝前些天还去看望的那种。
荷香田
老太太很厉害。
三件事。
首先,段兆芳死守帝都的那会,她婆家是段兆芳手下的校尉,刚提升偏将,差点带着一门南下了,娘家更是已经跑过黄河了。
以后,娘家虽然从三流跌到不入流可婆家却迈进了一小步到了二流。
仅次于皇帝跟段家的那种。
其次,朱津东还没上来的时候,娘家跟婆家都支持朱之桧。
这里头要没让朱津东恼火的事情就见鬼了。
最后,方先生初到那会,娘家没说啥,婆家却公然反对。
你想想,有这么些个经历这家庭能好?
可人家愣是到现在还在挺立。
这一切,几乎全都是那位老太太的手笔。
可现在,老太太不怕皇帝,不怕方先生,你能坐视人家消亡,你没法一把掐死的。
但她怕铁头。
这是个真要搞你压根不看你是谁的家伙。
最关键的是,手握缇骑人家有的是法子搞事。
婚債,總裁請節制 青戈兒
“见了这位啊,你们一定要尊敬再尊敬,哪怕去挨打,也不准反抗。”老太太叮嘱,“尤其是现在。”
为啥?
因为静公主现在也试图进娱乐圈。
哦,她不可能去当个明星的。
但作为控制一家控制娱乐明星的公司的老板,她也算进入娱乐圈。
这下好,大魔头冷不丁流窜到她的会所来了。
怎么办?
静公主立马找叶三姐。
我哪得罪他了,你问下。
如果没得罪,我坚决小心伺候。
重生微醺初夏
要是得罪了,赔罪磕头一点问题也没有。
叶三姐也很错愕。
總裁前夫請走開 飄逝的紫羅蘭
那货看得上跟小静子掰扯?
他真要针对你,压根不用亲自登门给你施压。
一个百户足矣了。
“我估计是顺路,他连那会所是谁的都不知道,也不乐意知道啊。”叶三姐安抚,“你别躲着了,出去见一下,就说你是谁。”
我疯了?
“躲着不是办法,你可别以为你们家不足以引起这人的主意,他要收拾谁还看你能力强弱啊?”叶三姐劝道,“自报家门吧,他要是知道,那反而是好事儿,今天的态度就定下来了,要完全不知道,你可得小心,他手里有个小本本,我建议,你家大人赶紧找皇后求情,进了黑名单,他五十年八十年一百年也要跟你算账,那是个小心眼儿。”
对啊。
于是,关荫刚走到屋檐下,就看到一四十岁左右的美妇,模样也寻常,但气质和打扮,你一眼就能看出跟娱乐圈那帮花枝招展的不同呢。
“小姓马,家里老太太姓吴,小店我开的。”静公主介绍。
关荫知道是谁家的了,也知道这里头的诸多别扭。
不过他没打算管这些。
方先生也说,这些事就不要让他们小字辈来负担。
就是皇帝这人很小心眼,念念不忘跟关大多次提过他这辈子的心结。
“明明是仇人,算是朱之桧的帮凶,可如今朕还得逢年过节去看,上哪说理啊。”皇帝吐槽过。
詭異謎 水木
可这也不能让关荫来办。
而且也不能开那个头儿。
“哦哦,明白了。”关荫奇怪道,“你不是开娱乐公司了吗?怎么还开会所啊?这赚的钱不够你的付出吧?就是能给旗下明星提供个聚会的地方。”
这话令人家不上不下难受。
你到底是反对呢,还是坚持反对我的啊?
“就是有这个地方,家里老人办寿宴,小字辈结婚,都有个僻静的地方嘛。”这位很小心地打听,“关老师这是……”
然后,这位姐的脸一下黑了。
萌系大陸 哀傷的鮑魚
她看到贝老师进门,就知道这王八蛋是在暗戳戳报复她。
前些天,她成立娱乐公司的当天就跑去找几家相声社谋求合作呢。
这肯定得罪了贝老师。
最要紧的是,她旗下的相声明星很多。
有不少是跟海青社作对的人。
“至于吗?经济上的事情,经济上报复,可以啊,但是动不动把这位爷请过来,是不是太过分了?有本事你别仗着和他关系好。”静公主腹诽。
那咋办?
那帮年轻相声明星开除掉?
静公主心疼,她还指望那帮人拉高她的公司的逼格呢。
“想来不至于吧?但是得问清楚这家伙到底是想干啥。”静公主小心应付着心里盘算。
关荫这会儿有点想走人了。
極品梟妃 樓臺舊夢
本来找明星聚会蹭饭挺爽的。
他们总不至于让咱吃了饭掏钱对吧?
可遇到这么一个家境很高的人那就有点难为情了。
总不能让人家见了丈母娘嘲笑女婿娃吃个饭还要打秋风。
我就是蹭顿饭,哪想到遇到这么个人啊。
他就没想过,这会要转身走人那可真要让人家为难了。
毕竟,人家不差一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