緝兇進行時
小說推薦緝兇進行時
宋何租住的客房中,脸上挂着兴奋笑容的瘦小男子正兴高采烈的蹲在行李箱边,一本接着一本的翻检箱中满满当当的书籍。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书籍被翻开,瘦小男子终于翻到了两张红彤彤的百元钞,着实让他欣喜若狂,开始越发投入和享受这翻书寻宝的过程。
嗡嗡……
重生名門暖妻 水矜
忽然,瘦小男子口袋中的手机震动起来,直接把认真投入的他吓了一跳。
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见是同伴的来电,瘦小男子便随手接起。
可刚一接通,听筒中就传出了同伴颇有几分气急败坏意味的催促:“你特么能不能特么的快点!磨磨蹭蹭的你当你郊游呢!”
“催你妹催!”兴致被打搅的瘦小男子毫不客气回了一句,一边加快了翻书的速度一边骂道:“有本事你来!你妹!”
“都特么多长时间了!”瘦小男子的话顿时让同伴越发恼怒:“你特么就是去挖矿也该挖着金矿了!”
瘦小男子轻蔑的哼了一声,毫不理会同伴焦灼的催促,翻书的同时缓缓说道:“你妹!你盯着门口就行,磨磨唧唧和娘们似得。”
“我特么……”同伴被瘦小男子气得不轻,正要怼两句,却忽然语气一变:“快特么点!正主回来了!”
“你妹!这就回来了?”瘦小男子豁然一惊。
只见他迅速翻完手中书籍后,一把将散落身边的钞票抓起揣在兜里,满眼不舍的盯着行李箱中还未翻检的几十本书咒骂道:“你妹!老子都翻到两张一百块了!”
手机另一头的同伴闻言有些傻了:“两百块?你特么忙了这么长时间才找着两百块?特么的还不如去挖矿呢!”
國破山河在 華表
“你懂个屁!你妹!”瘦小男子不甘心的看着面前敞开的行李箱,略一思忖,俯身从一堆未翻检书籍的最底下抓起几本揣在怀中,接着便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房门!
宾馆外,宋何步态悠闲地慢慢走来,将将走到宾馆大门前,就见一个神色如常的瘦小男子快步走出宾馆,向着远处而去。
只扫量一眼,宋何就知道瘦小男子怀里揣着自己用批发价购买的几本书,不由暗笑一声,若无其事的回到了客房。
而看着再也不能肩负锁门大任的搭扣,宋何只是耸耸肩便轻轻闭合房门,开始检查凌乱的房屋。
名門夫人之先婚厚愛
“六十七本书,翻得挺快啊。”宋何扫了一眼房间,便点清楚了瘦小男子翻检的书籍数量,同时也计算出了丢失的现金数额。
随后,宋何笑眯眯的来到窗台边,伸手从窗帘后面的缝隙中卸下一个小巧的无线监控,一边将其中的录像保存起来一边拿出手机拨号。
片刻后,电话接通,沈江河中气十足的声音传进了宋何的耳朵:“说吧,你又要干啥?”
“师父,您对我的偏见太深了。”宋何毫无诚意的叫屈道:“我这是准备向您汇报工作的。”
“偏见?”沈江河冷笑一声:“你是觉得猫不吃鱼了?还是觉得狗不吃肉了?亦或者你是真的改过自新了?”
“我又没有犯错,为什么要改过自新。”宋何轻飘飘反驳一句,然后委屈的告状道:“师父,您徒弟我被人偷了!”
“你被偷了?哼!”沈江河轻哼一声表示根本不信,随口问道:“你确定不是别人被你偷了?”
宋何闻言一滞,借着便继续用委屈的语气说道:“师父!我没开玩笑!丢了好些钱呢!”
“你真被偷了?”沈江河诧异道:“这世上还有人能偷你的钱?丢了多少?”
極品全能學生 花都大少
“四百二十七。”宋何立即答了个数字,然后又补充道:“还有一个十块钱的钱包,加起来三十块钱的书,和一件被划了口子的外套。”
“哦?”沈江河一听就猜到事情不简单,意味深长的问道:“外套多少钱?”
“三十九。”宋何知道瞒不过经验丰富的沈江河,笑呵呵的说道:“遇到了两拨贼,四个人,两个扒手,两个入室行窃。”
“知道了。”沈江河语气认真了起来:“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福城,河玉区。”宋何言简意赅的答道。
静默片刻之后,沈江河的声音才再次从手机中响起:“除了盗窃猖獗,还有什么问题?”
“抢劫,斗殴。”宋何想了想道:“这两件是我今天可能会遇到的事情。”
沈江河轻而易举的听出了宋何的话外音,沉声问道:“就是说还有一些事情是切切实实存在,却不会让你轻易遇到,对吗?”
闻言,宋何冲着手机耸肩摊手无奈道:“师父,这可是您说的。”
“你和我说实话,这个河玉区究竟是怎么回事?”沈江河并不理会宋何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回答。
“其实这个河玉区,在理论上来说虽然算是福城的辖区,可是……”宋何深吸一口气沉吟道:“住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是福城人。”
“所有?”沈江河顿感诧异,可很快他就意识到其中问题不简单,若有所思道:“迁居开发区?”
嬌妻不可欺
“没错。”宋何点头道:“这里所有人都是外地迁居过来的,同时还有很多在福城打工的外来务工人员,所以人员成分复杂得很。”
“根据我在这里的见闻和遭遇来看,这里的治安在一定程度上并不是由当地警局来维持的,这就导致河玉区的治安存在一些问题和隐患,并且也让河玉区的治安数据有了很大的操作空间。”
“而且说实在的,我担心的并不是这些能够在明面上被我察觉到的治安问题。”
永恒劍主
身在秦都的沈江河已经完全被福城河玉区的问题吸引,点头道:“人员流动性大,成分复杂,确实容易造成严重的治安隐患。”
“说吧,你又准备干什么?”
宋何撇撇嘴笑道:“我想让这里的警局出息一点。”
“这次你想让谁倒霉?”熟悉宋何行事套路的沈江河冷笑一声。
“师父您看您说的,什么倒霉不倒霉的。”宋何挠挠头,眼睛微微眯起笑道:“一个无名小卒,不会给您带来麻烦的。”
“那会给谁带来麻烦?”沈江河追问道。
闻言有些讪讪的宋何不好意思的笑道:“师父,人太聪明的话,会没有朋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