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溯源仙蹟討論-第六百六十七章 太原寺看書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血色花海如浪涛用来,绵绵不绝,恐怖莫名。
血色的剑,斩断生还的路。
心中的念,磨平荆棘的险。
人生几何,岁月悠悠,少年拖着疲倦的身体,孤独前行。
“谁能与我同行?”
一团黑色的火仿佛自希望最深处燃烧,即便墨尽沉海,即使命碎魂摇,它依然跨越无尽地域,来到此时。
“兄弟,我来了。”
孤独的黑暗仿佛被驱逐,一条光明之路正在被点亮。
可笑,照亮黑暗的竟是黑色的火,温暖人心的竟是曾经的伤。
“你是?焱天火!”
黑色飘摇的火,化作瘦弱的人,曾经的少年竟已是白发苍苍的老翁。
“错,要叫天火哥。”老翁咳出几口血,整个人的神采都弱了几分。
黑暗中的未知生物依然在汹涌,依旧在咆哮,但却被一束黑色的火逼退,再不敢靠近,只在周围徘徊。
“天火哥,你不是来添乱吗?”
焱天火笑了笑,道:“我这次来还真是来添乱的,这一次,你要面对的是毁灭大帝,他已经被这空间加强了无数倍,你一定得成功。我只能给你争取一天休息的时间。”
少年点头,毫不犹豫盘膝恢复体力。
“一天时间够了。”
老翁看着源尘,心中百感交集,大概只有老了才会这般向往年轻的事情吧。
他不只是这一世的焱天火,他也是上一世的焱天火。
“曾经,我以为我可以生生世世被姐姐打骂,可是命运总是那么的无情,假如时间可以重来该多好。这命运我活够了!”
噗——
鲜血染红了地面,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从老翁这张老皮下挣扎出来,但是却被焱天火艰难压制了。
“我将自己送上了门,好兄弟,可莫要留手啊。”
一天后,一只手掌从老翁胸口探了出来,然后是另一只手掌,接着便是两只脚和身体。
再然后才是脑袋。
结果脑袋刚一钻出来,就被一道血光斩首了。
少年看着从老皮中钻出来的熟悉面容,轻声道:“曾经冰火相见,分外投缘,今日生死相逢,圆满结束,兄弟,保重,来日,方长!”
血色剑光席卷荡涤一切黑暗,一生一瞬,一团黑色的火引领少年前往下一场的战斗。
此战,注定无同伴。
黄沙遍地的土地上,吹的人睁不开眼。
隐隐约约间,少年看到见面有人在行走。
走得近了,人却都没了踪迹。
“少年人,此地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是赶紧原路返回,莫要丢了性命才好。”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溯源仙蹟 txt-第六百六十七章 太原寺讀書
源尘回头看向老人,这人倒是不认识。
一剑斩出,老人四分五裂。
少年继续前行。
却不料之前的老人竟然变成了无数沙漠蝎子,朝源尘冲击而来。
“杀戮者,不得接近生命源泉。”
少年冷哼一声,发丝飞扬间,无上气势爆发,一瞬间整个沙漠崩溃,沙漠蝎子更是瞬间泯灭。
溪水声浮现,一条沙漠绿洲浮现眼前。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溯源仙蹟-第六百六十七章 太原寺展示
源尘踏步上前,满脸戒备。
大片绿洲,一汪清潭。
女子从清潭中走出,她看着源尘问道:“你见到我姐姐了吗?”
源尘还不犹豫的出剑,生死一瞬,不主动出击,难道等死吗?
这里没有一样是真的。
女子被斩碎,第二个同样容貌的女子从水中走出,依然是念着同样的话语,仿佛是两个双胞胎。
“你见过我姐姐了吗?我找不到她了。”
又是一剑,源尘已经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哪还会给对方消耗自己精力的机会。
又是一剑无华剑光斩出,清潭破碎,仿佛破碎的还有一面镜子。
隐约中,少年还听到了一声叹息。
仿佛在这坛清潭的对面还有一个同样的女子在静静等待。
镜面破碎的瞬间。
无数黑色的水倒灌了进来,仿佛前一刻还在沙漠绿洲,这一刻已经置身在了暗海之中。
黑暗中,压抑抓狂的情绪是最容易滋生的,可这些对于源尘而言,都是细枝末节。
因为他在身下,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红木棺椁。
棺椁内在为白棺,少年没有丝毫犹豫的钻进了棺材里。
疲倦涌来,少年抱剑睡了过去。
只有棺椁在暗海中前行,朝着既定目标而去。
这次没棺材陪同,只有一个巨大的棺椁于黑暗中前行。
在虚幻的世界里,梦又何尝不是一种真实。
太原寺位于太原城的一隅之地,本是某位还俗僧人的住所,还俗僧人娶了媳妇生了娃,本以为可以白头到老,子孙满堂。
岂料晚年忽然发了疯,休了妻,变卖一生家财盖了一座寺庙。
本来这座寺庙也没人敢来,毕竟一个疯和尚开的寺庙,怎么想都觉得晦气。
更不要说还是一个还俗还休妻的和尚。
两年没人敢去,可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太原城忽然接到太原皇的命令要征用地皮建造寺庙。
太原城城主本来还有些恼怒,毕竟征用土地和劳工又要民不聊生。
但是幕僚却是激动道:“城主,城西不就有个现成的寺庙吗?我们只要扩建一下就行了啊。

经过五天地扩建,太原寺庙就建成了。
只是疑惑的是,寺庙里供奉的好像不是和尚。
不过不管供奉的什么,有所求必然有所应。
名气渐渐的起来,阴差阳错之下,这寺庙竟然火了起来。
过去如何谁还在意,单是求愿灵验这一点就足够了。
寺庙里的和尚也越来越多,这里扎了根,传扬佛法。
都说一百种人便能得见一百种佛,寺庙大殿内的雕像宛如是人心中的映射,每个人见到的都不一样。
少年和尚无缘自从进入寺庙修行,便每晚都做噩梦,他将之告知师父,师父却说他六根不净,罚他抄了好多次经书。
但即便靠在经书里睡觉,少年和尚依然做了噩梦。
早上起来,练功之后,少年和尚像往常那样站在主雕塑前收香火钱。
看着香火进入身前的箱子内,少年和尚便觉得头疼。
钱财这么多,每天晚上他都要统计完才能吃饭,或许整个寺庙内也就他自己是不愿意香火这么多的吧。
再想起山里的小庙,小和尚眼眶都红了。
老师傅圆寂,让自己来投奔太原寺,可是在这里,他真的感觉不到山里小庙的温暖。
其实一个念头早就在他的心理生了根发了牙。
回到山里,继续做那个贫穷的小和尚。
少年和尚接过这对奇怪兄弟的香火钱,有点奇怪。
明明是弟弟大,却唤小的为哥哥,明明都叫哥哥了,却是弟弟掏钱。
可能是实在奇怪,所以少年和尚多留意了两眼。
也正是这多留意,让少年和尚发现了两个奇怪的黑白子。
少年和尚捡起黑白子要归还,却发现黑白子落入手中便消失不见了。
就算他想要会归还,也找不到了。
若是被讹诈,那可就说不清了。
但是少年和尚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告知那两兄弟。
结果回归神来时,那兄弟已经消失不见。
少年和尚追出去,却也再难从人群中找到那两人。
“无缘,你怎么出来了,赶紧回去,万一被方丈发现了,非要罚你晚上禁食不可。”
少年和尚尴尬一下,连声道歉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可是到了晚上,方丈不知道怎么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不仅不让他吃饭,还让他一晚上记录香火,不得出现错漏。
无缘知道错在自己,便欣然领罚。
黑暗的夜空不见星月。
婴儿啼哭声不时从远方的黑暗传来,让数钱的少年和尚有点浑身发寒。
“呵呵……”
突然,有诡异的笑声从身后传来,无缘猛然回头,大吼:“谁!?”
身后没人,只有巨大的雕塑在似笑非笑。
无缘抬头看了眼雕塑,在他眼中,这就是佛祖。
有佛祖在身后,无缘突然轻松多了。
可是就在他转过头的一瞬间,雕塑的眼珠子突然微微下移。
无缘数完香火钱,已经是后半夜,此时的他饿的有点前胸贴后背。
正在此时,忽然有翻窗声响起,似乎有人从窗户里翻了进来。
无缘立刻紧张起来,还不等他呼救,一阵妖风吹过,蜡烛都熄灭了。
紧跟着无缘就觉得脸上一痛,他急忙用手去拍,伸出去的手正好是去捡黑白子的手。
完美契合,一张面具正好被少年和尚拍在了自己的脸上。
一瞬间,少年和尚的身体挺得笔直,就像是一瞬间被人上了身一样。
黑暗中寺庙雕塑的眼珠子始终盯着笔直站立的少年和尚,它似乎也在疑惑,这黑白面具是哪里来的?
不过仅是持续了片刻,黑白面具就消失了。
蜡烛重新燃起,一切都恢复正常。
无缘有些茫然的睁开眼睛,他迷迷糊糊伏案休憩。
房间内有两人从柱子后走出,他们俩气质相似,一看就是兄弟。
“前辈,你确定有两子是掉到这里了吗?我怎么没找到呢。”
小一号的少年死死握拳道:“就算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这两子非同凡响,绝不容有失!”
“好嘞前辈。”武昊知道这位前辈特宝贝自己的棋盘,没想到随身携带棋子都会丢失。
“前辈,这和尚没事吧?会不会醒来啊。”
武昊蹲下身子看着疲倦入睡的和尚,觉得有点古怪,这和尚的脸怎么有点左白右黑呢?
是视觉原因吗?
“日出前离开。”魔源死死盯着雕塑的双眼,可惜雕塑闭着眼睛,不与之对视。
“前辈,我怎么记得这雕塑的眼睛白天还是闭着的,难道晚上睡着了?”
武昊挠了挠头,难道是他记错了。
魔源双眼盯着雕塑的眼睛,淡淡开口道:“它只是不敢睁眼罢了,白天才是它睡觉的时间。”
武昊悚然一惊,但是听到不敢之后,顿时兴奋起来。
还是自己身边的前辈厉害,什么妖魔邪祟都不敢欺负他了。
翌日,无缘被木鱼砸醒。
“香火钱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