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嚯~新政府比当初的阴阳寮阔绰很多嘛~”不管时代如何改变,冥冥还是老样子,想让她出手就得先将钱准备好,即便是代表国家参加只要不答应跟对手进行生死战就绝对没有生命之危的精灵王大赛也一样。
花的又不是自己的钱,五条悟完全不心疼,笑道:“尽管被S级诅咒集团杀了一圈老家伙,可灵气复苏后人才辈出,政府高层判断我们于国家级团体赛中有争胜的机会,怎么可能克扣酬劳。”
相对地,那些连十个S级异能者都凑不出来的弱国,给出来的酬劳就不怎么样……当然,有资格参赛的异能者都是精英,根本不可能为金钱问题所困,大不了赛后转型当明星拍广告圈钱。
冥冥笑道:“这么膨胀?我还以为会发生‘政府高层计划跟Z国暗中强强联合,被天下第二的五条悟一力阻挡’的桥段呢~”
“因为有膨胀的资本~”五条悟笑了笑,丢过去一份参赛申请文件。
冥冥拿上文件,坐下来翻阅名单,首先看的是国家队的队友:“悟……这个叫‘岸谷新罗’的靠神装堆到S级实力的C级菜鸟是你亲兄弟?”
“怎么可能~我才没有那种喜欢没有头的女人的变态兄弟~”五条悟笑道,“他跟平和岛静雄、折原临也是高中同学,他们一定要捆绑式参赛,我有什么办法?”
“也就是说,你对另外两个新人十分看好?”冥冥认真阅读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的资料。
陸門七年顧初如北 殷尋
五条悟微微一笑,直白地说道:“他们跟冥冥小姐一样,走的都是物理系……冥冥小姐赢不了他们俩。”
“哦~?”冥冥眯起眼睛。
“当然,具体发挥还得看对手。”五条悟双手抱胸,歪着头叹息道,“平和岛静雄就会一根筋的生气暴走,领域时灵时不灵,碰上策略型的对手以及非正面战斗的术式会被玩得团团转。”
冥冥窃笑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具体跟谁教手,不是你说了算吗?”
“诶嘿嘿~被看穿了吗?”拥有‘六眼’可以看破对手术式情报的五条悟,最适合当现场指挥官了。
“我就相信悟你的决定吧,之后就是我和九十九尤基中至少要赢一场。”冥冥翻开到未成年人团体赛的页面,“唔……参赛者数量有点多不是吗?”
乙骨优太、虎杖悠仁、伏黑惠、钉崎野蔷薇、东堂葵、麻仓叶、土御门夏目、土御门春虎、花开院柚罗、大连寺铃鹿、灰村诸叶等,就算一部分是备胎,数量也太多了。
“这是我的提议,女仆控认可了,新时代给力的年轻人太多了,要从中选择五个可太可惜了。”事实上,精灵王大赛的规则将会持续地与时俱进。
“……算了,反正跟我无关。”冥冥将申请文件还过去,站起身来,“那么,身为重要的国家队选手,我去土御门家、仓桥家、禅院家淘个宝很合理吧?”
五条悟轻飘飘地丢过去一句:“比赛结束后要还的哦。”
“啧,明明是大家族,一点都不豪气~”
》》》》》》》
“没有头的时候送快递,有头的时候还在送快递,你是快递小哥的诅咒吗?”莱尔朝骑着无头马从天而降、打扰他撸女仆的悠闲时光的塞尔提调侃道。
塞尔提眼睛半阖,像没听见似的,淡漠地说道:“这是参赛的申请文件,请审阅。”
言罢,从脚下阴影弹飞出来一叠页数不少的文件,在魔力的引导下缓缓飞过去。
“主人,请稍等。”安琪拉可信不过塞尔提,为确保其中没有暗藏阴险的术式,先一步接住文件,快速翻开并输入魔力进行排查,确认安全后才双手递给莱尔。
安琪拉利落的动作,让莱尔心中再次升起撸她的欲望,还好面前有一个抱着脑袋的女人充当抑制剂:“让我看看……咦,比想象中正规得多啊。”
在宣布举办精灵王大赛后,莱尔自行建立了一个对黑客很不友好的官方网站,上面可下载参赛申请文件的标准模板,方便麾下女仆登记信息。
但那是为人类准备的,他以为S级诅咒集团会交出一份以人血书写、字体歪歪扭扭、血手印代替签名的申请文件。
“这个愿望内容,是在测试我的承受极限吗?”参赛者资料是负责这块工作的女仆们看的,莱尔直接翻到最后的愿望内容,笑容逐渐消失。
别的参赛者里已出现‘做不到’或‘不想做’的愿望,例如R国未成年人个人赛选手麻仓叶的愿望‘一辈子优哉游哉的生活,同时满足未婚妻要过上好日子的要求’。他要将这些问题愿望打回去,让参赛者重新订下愿望。
“…………”注意到莱尔早已看完愿望内容却迟迟没有回应,塞尔提的头颅张开双眼,注视着手握世界命运的精灵王。
陰山鬼話
秀美的脸庞有些许急躁,但这份急躁并非源于担心莱尔不承认愿望内容,恰恰相反,她担心的反而是莱尔承认愿望内容。
至于为什么身为诅咒的自己要去担心人类大量死亡,她也说不清个所以然来……只是隐隐觉得,一旦这份愿望列表全数实现,自己会失去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过去良久,莱尔开口问道:“……S级诅咒集团的核心团队,目前还是那几个具有精灵性质的自然诅咒吗?”
“但首领是诞生时间尚短的真人,他堪称最纯粹的针对人类的诅咒,成长速度是最快的。”已经猜到了答案会是什么的塞尔提,空着的右手掌不自觉地握紧。
“是吗?愿望内容,我大致同意。”莱尔重重合上申请文件,竖起一根手指道,“唯一的要求,以上愿望内容作用范围不包含女仆。”
塞尔提转过身,抛下一句:“……真自私呢。”
“没有办法,谁让我打赢了五条悟,总该有点特权吧?”莱尔耸耸肩,将申请文件交给旁边的安琪拉。
塞尔提无言翻身骑上无头马,拖着奇怪的黑色影子,往天际奔驰。
“然后是……”莱尔回头看向已从安琪拉手中夺过申请文件、擅自阅读起来的依文洁琳。
娛樂圈大亨的明星妻 三掌櫃
“这是——!?”看得毛骨悚然的依文洁琳猛一抬头,瞪大双眼道,“喂,你真的承认这种东西吗?!一旦人类所有比赛项目全输,会有多少人会死掉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这可是连心狠手辣、血债累累、的暗之福音都接受不了的数字。
“它们独特的身份,以及如同中二病正义组织创建理想世界的愿望,让我怎么拒绝。”虽然谁都知道诅咒只是为了杀人,根本没有那样的大义,“再说,我不就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让获胜者可以临时将自己的愿望更改为【抵消别人的愿望】吗?只要人类取得二胜就不会有任何事发生。”
依文洁琳仍旧无比担忧:“……如果真的全败呢?”
“那就是命运啊。”莱尔躺倒在草地上,全然没有撸女仆的心情,“人类倾尽全力开辟的未来,敌不过人类的负面意念开辟的未来。”
飛刀神劍
…………
…………
極品兒媳
【种族赛:对实施犯罪行为的人类立刻处以死刑,以各国现行刑法为固定标准。
国家团体赛:同上。假如愿望已实现,改为‘将现行违法行为重定义为犯罪行为’,以各国现行法律为固定标准。
真人(未成年):同上。假如愿望已实现,改为‘对过去曾实施犯罪行为的人类立刻处以死刑’。
漏瑚(成年):此后所有新生的A级以上诅咒传送至大洋洲。
花御(成年):摧毁所有严重损害森林的工业设施,立刻处决所有有意破坏森林的人类。
陀艮(成年):摧毁所有严重损害海洋的工业设施,立刻处决所有有意破坏海洋的人类。
备注:以上内容,不适用于本人的女仆以及拥有女仆之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