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玩家超正義 不祈十弦-第三百七十四章 天車之轍熱推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咦?”
萨尔瓦托雷却是愣了一下。
“是这么简单的规则吗?我听一遍就知道怎么玩了。”
他看上去有些遗憾:“那这不是想输都难?”
“……明牌还是暗牌,就由你来选择。”
腐夫尽力让自己无视萨尔瓦托雷的话语。
不知为何,萨尔瓦托雷明明一脸蠢相,但是说话却比安南更加气人。
“能选的话,我自然选择暗牌方。”
萨尔瓦托雷毫不犹豫的说道。
“是为了结算权吗?”
腐夫冷笑着:“倒也是种策略。”
“那倒不是。”
萨尔瓦托雷诚实的答道:“只是因为,假如我是暗牌方的话,就能观察你的牌了。”
“但不要忘记,你能够看到我的牌、却看不到你自己的牌。”
腐夫提醒道:“而且我有最后一张牌,是你看不到的。”
“那无所谓。”
萨尔瓦托雷毫不犹豫的答道。
腐夫冷哼一声。
他看向安南,警告道:“如果你对‘贝拉’提出任何建议,就算对方作弊判负。”
“你随意。”
安南双手抱胸,随口说道。
在腐夫说出规则的时候,他其实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但他没有进行解释、甚至没有看两人的比赛,而是远远站在一旁。
倒是“德米特里”,选择站在了“贝拉”身后。
没有任何犹豫,赌局立刻开始。
这次,不知是遵循安南的言语……亦或是腐夫准备好的决斗空间已经破破烂烂的。
他们没有进入那个特殊的空间。
而是在地下室的牌桌前坐下,进行赌斗。
安南坐在远处,饶有兴趣的看着腐夫。
他的眼中是腐夫有些读不懂的嘲讽。
但赌局已经开始,腐夫先行要牌。
他将自己的第一张牌先行扣下。
萨尔瓦托雷作为暗牌方,他的第一张牌是“圣杯王子”,也就是杯J。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看到萨尔瓦托雷抽到K的时候,腐夫的表情突然怔了一下。
他隐约想到了什么忘记的事……但记忆却又瞬间消散。
萨尔瓦托雷这时突然开口道:“我这个时候,可以结算吗?”
“可以倒是可以,”腐夫呵呵的笑着,“但你就这么相信,我没有比你更大的数字吗?
“你敢赌吗?”
“你这个时候抽到Q和K的概率是很低的,而如果抽到J也算是我赢。”
萨尔瓦托雷有些遗憾的说道:“但是我还想多玩一会。”
他说到这里,有些期待的看向安南。
“——可以吗?”
“你不能回答他。”
腐夫立刻警告:“这算是场外暗示!”
“那我可以吗?”
“德米特里”突然开口。
腐夫有些犹豫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你可以。”
“那就继续玩吧。”
卡芙妮从后面,拍了拍扮演“狼人贝拉”的萨尔瓦托雷的肩膀:“以你自己的想法来就行。”
她对萨尔瓦托雷不够了解,但她对安南要更了解一些。在安南与腐夫赌斗的时候,卡芙妮就已经梳理出了、自己到底犯下了什么错。
虽然不知道安南为何会有这样的表现,但卡芙妮选择相信安南。
但腐夫依然还没有理解,自己为何会感到如此烦躁……
他继续要牌、并将牌扣在桌面上。
第二张牌是杯4。
第三张牌是杖Q。
第四张牌是杖2。
第五张牌是币3。
第六张牌是杖K。
“……现在,后悔了吗?”
腐夫似笑非笑的望向萨尔瓦托雷。
之前与安南赌斗的时候,他心中感受到的恐慌、已经完全消散。
他终于难得的,感受到了一丝畅快。
——这才是他熟悉的节奏!
这个时候,腐夫的桌面上已经有了五张明牌。
其中权杖牌有了两张——分别是Q与K,开始听牌。只要再摸到权杖J,就会进行结算……并至少有七点。
而此时,萨尔瓦托雷的桌面上,依然只有孤零零的一张J。
“只要我再抽到一张牌,我就可以立刻结算、这个时候我有至少七点,至多十点。而你场上只有六张牌,看得到的点数只有一点。”
腐夫似笑非笑的说道:“而你想要获胜,至少需要再获得十点。你觉得这个概率又有多大呢?
“——你的生命,已如风中残烛。”
若是以常理度之。
这个时候,萨尔瓦托雷的心理压力应该是非常巨大的。
无论他是任何一方都是如此。
假如他是明牌方,那么他就会因为看不到对方的牌面上有什么牌而感到焦躁;假如他是暗牌方,就会因为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牌而恐慌。
这正是腐夫最为喜欢的套路。
——并非是在游戏本身上击败对手,而是在局外破坏对方的状态。
只要对方产生恐惧、焦躁、上头、自我怀疑等情绪。
就会被腐夫身上的香料气息放大这份感情,进而导致对方的慌乱。
腐夫最喜欢的,就是看对手由胜券在握,逐渐思维混乱、最终彻底崩溃时的样子。
“你继续啊?”
但萨尔瓦托雷却是完全没有焦虑。
他只是催着腐夫:“你抽啊,你不抽我怎么抽啊?”
腐夫嘴角扬起。
他不慌不忙的再度抽卡,打出一张剑7,同时嘴上的垃圾话不断:“果然现在还是后悔了吧?
“如果是第一回合的时候,就选择结算……那时你想要战胜我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你是为什么没有在那个时候结算呢?真的是还没有玩够吗?还是说……你是心怀恐惧,而感到犹豫了呢?”
“你抽啊。”
萨尔瓦托雷皱眉回应道。
腐夫一边打出一张剑10,同时继续说道:“我这边连续两回合没有点数入账。是不是感觉到心情变好了一些?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玩家超正義》-第三百七十四章 天車之轍展示
“没错,六张牌的时候进入结算、与八张牌的时候进入结算,你想要获胜的概率是完全不同的……”
“——结算。”
萨尔瓦托雷抽卡完毕之后,看也不看扣在桌面上、同时立刻说道。
他有些奇怪的看向腐夫:“都说了,我不在乎输赢了。腐夫阁下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
他说着,将自己场上的八张牌分成三堆。
三张、一张、四张。
“三月十四,这是安南的生日。”
萨尔瓦托雷有些遗憾的说道:“而也几乎是安南继位的日子……安南的父亲给安南赠送了非常厉害的生日礼物,但我只能给他一份贤者之石。我一直在想,有什么可以弥补的。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討論-第三百七十四章 天車之轍
“如果这个能赢的话,就算是我给安南赠送的第二份礼物了。”
他将自己眼前的七张牌翻开。
除了杯J之外,还翻出来了杯Q、杯K、剑K、剑Q。
八张牌中,有五张大牌——共计十二分,甚至险些就到了十四分。
腐夫的那张底牌甚至不用掀开。
无论那张牌是什么,都不可能比萨尔瓦托雷更大。
……这到底是什么手法?
腐夫顿时愕然。
他想到了自己会输……但是却没有想到自己会输的这么离奇。
他毫不犹豫的对“贝拉”质问道:“你到底是动了什么手脚?
“为什么会在这一张的时候开牌?八张牌里开出五张大牌,这合理吗?”
这完全不符合概率!
无论是第八张时开牌的策略,还是这邪了门的五张大牌。
“我没有别的什么才能,也就是运气好点罢了。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能在巧合之下,把贤者之石的技术复原出来了……更不会有如此强大的咒缚、不会在最危机的时候遇到安南这个好兄弟。”
萨尔瓦托雷遗憾的说道:“我都说了,希望能够多玩一会。如果不是我对自己有信心,怎么可能会提出这种任性的要求……”
“……只是单纯的运气?”
腐夫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
“作弊成习惯之后,连赌博最初的定义都忘记了吗?”
安南嗤笑着,在远方悠悠答道:“你嘴上说着相信概率、说着‘没有任何人能一直赢下去’,却选择了以运气驱动的赌局。
“但在你真正见识到了好运气之后,却反而不相信它的存在……哦,对了。”
安南的笑容满是恶意:“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当年与自己的主子初次赌斗、输掉了下面的时候——就是玩的这个游戏吧?
“你多半是失去了与这个游戏有关的记忆。会在这个时候,下意识的把这个游戏掏出来……是因为,你本能的觉得自己玩这个游戏会输吧?只是可惜,你已经输不掉第二根命根子了。嗯,你的确是心愿所偿了。”
在逐渐崩塌的噩梦中,路人的脸庞逐渐化为虚无,变成一个个的无脸人。
而地面、墙壁与天空则不断瓦解,显露出外面挂着的一根根的丝线——那正是腐夫入侵这个噩梦时使用的力量。
腐夫坐在桌前。
他的脸没有化为虚无,但却也没有任何表情。
——原来如此。
他意识到了,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感到焦躁。
在上一把比赛中,丢失的记忆……却是正好如此关键。
安南在从这个噩梦中离开前,还留下最后一句如刀般的言语:
“我记得这个游戏,在古普塔王国的名字是‘勇气之数’。而你当年,选的就是暗牌一方;你开局也是一张J——对吧?
“——可你就怎么,没有开牌的勇气呢?”
安南的声音彻底从噩梦中消失。
腐夫抬起头来,有些迷茫的看着崩塌的天花板。
他抬起手来,下意识的向着上空抓握着。
——却是什么都没有抓到。
“……啊。”
他无意义的呢喃着,大脑一片混乱。
这是命运吗?这是报应吗?
他输了吗?亦或是他赢了?
以及……
最初的自己,为何没有开牌的勇气呢?
他的身体,被逐渐崩塌的噩梦所淹没。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