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第160章:佛子大人,請留步(38)分享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真是好精彩的一出戏。”
唐果觉得自己的想象力永远跟不上位面NPC的创造力,明明就是一串根本不会引起主剧情变化的代码,但是大家依然用生命在造作,证明自己的存在绝对不是没有意义的。
就,很……意外。
唐果看在茶炉上咕嘟嘟的水壶,热腾腾的水汽噗噗地盯着壶盖,玄尘拎着水壶往小茶壶内倒水,热水冲在绿茶中,绿色的芽叶在高温沸水中缓缓舒展开脉络,整套动作行云流水,看起来颇为赏心悦目。
玄尘将冲泡好的第一杯茶推到她面前,期许地看着她:“尝尝看,八十年前我在普陀寺后山种下的茶树,今年的明前茶,还没给其他人喝过。”
唐果低头看着清亮的茶色,捧起杯子浅酌了一小口:“不错。”
“不过对茶,我其实不太懂。”
唐果也只能尝出这茶的味道入口清苦,之后又有绵长的回甘,隐约明白这大概其就是好茶,但是再细致评判她是根本做不到的,毕竟她生前没培养这爱好,死后兢兢业业,也没那个时间去培养这么个雅兴,还是做和尚好,时间多,除了念经修佛开讲坛偶尔除祟,大部分时间都是轮流值班接待香客。
“不懂也无妨,只是想请你喝茶。”
玄尘自己也倒了一杯,低头将杯中茶水敛入口中:“李家的案子事到如今算是终于了解了。”
唐果轻愉地说道:“肖沐柯伏诛,李家上上下下几近死绝,霍雁晚灰飞烟灭,这结局,总让人有些唏嘘。”
从头到尾,这案子中似乎没有一个好人。
每个人的人性上都刻着一种恶,潜藏在灵魂深处,一旦遇到某个时机就会瞬间爆发。
霍雁晚死的凄惨,自然是凄惨,被李家那几人五马分尸,尸体被肢/解藏在各处,用以可笑的镇宅。
可是霍雁晚看着可怜,实则也自有可恨之处。
霍家旁支冒着天大的危险,选择将她接到南府庇护,为她挑挑拣拣选了宋烨梁这么一个好男人,结果她对旁支霍家横挑鼻子竖挑眼,选择了浮夸又不学无术的李和书,与李和书私相授受,甚至珠胎暗结。若不是她朝秦暮楚,便不会被李和平抓住把柄,算计了她一把。这也致使霍家丢尽脸面,决绝地与霍雁晚割席断交,老死不相往来。
霍雁晚被李家磋磨,又被李和平接二连三的算计,婚前的丑闻致使李家对她十分厌恶,最终害死了霍雁晚。
李和平自诩聪明绝顶,不仅得了美色,还给李和书带上了一顶绿帽子,之后又安排小寡妇之局,意在害死霍雁晚肚子里第一个孩子,谁料被自己真正的亲兄弟肖沐柯发现,最后被肖沐柯所杀。
肖沐柯心机卓绝,李代桃僵,李家上上下下没人发现异样,这也十分奇怪。
但到底都是李家事,如今人都死了,他们再也没办法知道真正的原因。
……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十分在意。”唐果放下杯盏,眉头轻轻拧起。
玄尘:“什么事?”
“那邪道,他为什么会盯上元齐村?”唐果百思不得其解,“又是如何与李家扯上关系的?”
玄尘抬眸想了想,解释道:“我也只是听说,肖沐柯很早便认识了那个邪修,不过两人相交不深,直到霍雁晚被害身亡,他才写信将邪道请过来,借着给李家布置镇宅阵法的名义,为霍雁晚敛魂,以李家生人气泽和元齐村的生气为养分,助霍雁晚短期突破为鬼王……”
“只是,那邪修出现的时机太巧,我们也没机会问上什么,他便死在你手下了。”
唐果:“……”
“我只是……看他不顺眼,遇上了,自然要解决他。”唐果给自己找借口。
玄尘并不在意她的话是否属实,只是笑道:“这都不重要,你安全就好,若不是你杀了那邪修,破除阵法,我们可能还真有得磨,裕策道君可能也不会顺利拿下霍雁晚,甚至可能会反受其害。”
火熱都市言情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線上看-第160章:佛子大人,請留步(38)熱推
唐果端着杯子,挡住了半张脸,眼底闪过一丝丝古怪,她其实是有那么点点心虚的。
“元齐村的事情解决后,你打算去哪里?”唐果问。
玄尘不答反问道:“你呢?”
“参加完饶尹的婚宴,还要再去德裕镇走一趟。”
玄尘:“德裕镇的那只红衣女鬼?”
“是。”唐果肯定了他的判断。
“德裕镇那只红衣女鬼实力不错,这方圆几十里,除了之前的霍雁晚实力不错外,也就只要她能勉强入眼了……”
玄尘:“那正好,贫僧陪你走一趟。”
“哦,对哦。”唐果一拍脑袋,蓦然想起当初在德裕镇的许诺,“我还承诺给你再找几门生意,原本李家这厉鬼除去,你应该是能获得一笔不菲的盘缠……”
“从头到尾贫僧都没有出力,反倒是你,总是在关键时候多次出手,按道理来讲,官府将元齐村厉鬼之事结算的赏银应该给你。”
唐果笑没了眼:“那我一会儿去找薛捕头问问,要是真能拿到赏银,分你一半。”
玄尘也没说不要,当即痛快地点了点头。
“你找个是将帮徐家两个孩子超度一下,我到时送他们去地府轮回。”
玄尘抬眸悄悄看了她一眼:“要不你现在将簪子给我贫僧,下午,贫僧去徐家给他们兄弟二人超度?”
唐果迟疑地摸了摸云鬓上的簪子,有些犹豫道:“可是簪子给你,我头发要散了。”
“这个简单。”
玄尘起身走到蓝花楹树枝下,抬手折了一截花枝,枝头上还有几盏层层堆叠的花瓣:“这个暂时给你簪发,可否?”
唐果眼睛眨了眨,伸手将头上的发簪取掉,递给了玄尘,她本打算接过那截花枝自己挽发的,但玄尘走到她身后,随手将槐木簪收进储物袋,一只手撩起她披散在肩后的墨发,姿势有些别扭地尝试着绾发,不过他应该是从来没做过这些事情,手生得厉害,虽然努力放轻力道,依旧会偶尔扯得头皮疼,不过她什么也没说,坐在石凳上垂着眼睑默默等待着。
“不急,你可以试着慢慢绾。”
唐果发现他试了几次,花枝插上去后,头发立刻就散开了,闹得他有些丧气,于是出声安抚了两句。
玄尘捏着花枝,神情固执地看着她肩上质地极好的长发,气闷道:“你发质着实好。”
“也就一般吧。”唐果侧身仰头望了他两眼,发现他站着的时候挺高,脖子仰得很累,嘴一不小心瓢了,“主要是你也没机会体验蓄发的趣味儿……”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ptt-第160章:佛子大人,請留步(38)鑒賞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愛下-第160章:佛子大人,請留步(38)展示
唐果在玄尘冷冷的眼神中噤声,伸手将他掌心的花枝抽走,笑着转移话题:“我教你,虽然繁复的发髻我也不会,但是简单的道髻还是可以的。”
玄尘往一旁让了两步,认真看着她拨出一部分长发理顺,五指灵活地将那束黑发在头顶飞快地绾出一个发髻,花枝在绾出的发髻中穿过,之后又绕了一下,那根灰扑扑的木枝便安安稳稳地被固定在她脑后,玄尘看得有些失神,估计是有点没太反应过来,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在心底反复琢磨的几遍,其实有些想把她绾的发拆掉重弄,但又不知碍于什么原因有些踟蹰,所以神色变得十分复杂。
“看会了吗?”唐果看着他有些懵的神色,想逗他。
玄尘实诚地摇了摇头:“感觉是会的,但上手就不一定了。”
倒也有几分自知之明。
唐果谑道:“无事,日后有机会我再教你。”
她笑靥如花,丹唇墨发,冰肌玉骨,美得恍然,鬓发间那唯一的几抹簇拥着的蓝紫色花盏衬得她姿容俏丽。
玄尘刚刚落座,常清便又噔噔噔地冲到了院子里,看到坐在树下闲谈的两人顿时泪眼汪汪,激动不已:“师叔!不好了!”
玄尘半点不想理会咋咋呼呼的小和尚,但唐果好笑地看着常清,他只能开口应了他一声:“何事?”
“青山派的裕策道君和饶姑娘吵起来了?还有青山派刚来的那个女修士,也在欺负饶姑娘。”
常清对饶尹的感官远比青山派修士的要好,饶尹性子单纯,与常清又年龄相仿,相处起来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刚来的时候饶尹就给他们安排房间,不收食宿费用那种,还专门给他们准备斋饭,哪怕是没有肉,仅用素食也做了荤菜的味儿,这让口味向来清淡的常清一饱口福,常清可不得护着饶尹。
至于裕策和饶尹吵起来,她觉得只可能是一件事。
裕策知道了饶尹和宋烨梁要成亲的事儿。
再加上一个从中作梗,想要得利的慕容婉,饶尹和裕策闹翻的可能性极大。
蛊毒对裕策固然有用,但也真没到言听计从的地步,裕策如今正处在感情误区,他自以为喜欢的是青梅竹马的慕容婉,觉得饶尹只是个平凡的小姑娘,和他们并不是一路人,所以一年多前慕容婉提出分道扬镳时,他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但裕策又没办法完全界定对饶尹的感情,是单纯的友情,还是混乱又微妙的爱情,他暂时没有参透,只知道在得知饶尹即将嫁给宋烨梁时,脑海中浮出的第一个念头是:“不行”、“不可能”。
不该是宋烨梁站在饶尹身边……
可是宋烨梁不合适,谁合适呢?
“小师叔,你们赶紧去看看吧,真要动起手来,宋家人肯定吃亏啊!”
常清抱着玄尘的胳膊,打算拖着岿然不动的他去镇场子,唐果拍了拍衣袖笑道:“你小师叔下午还要去徐家给那对兄弟超度,需要做的事情委实多,我代他去看看就行,反正在场的也每一个能打过我。”
常清:“……”
突然很慌,他现在担心兴致高昂的鬼王大人会忍不住折了青山派那几个牛鼻子的小身板。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