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定河山-第四百六十七章 話中有話的金城公主熱推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虽说勉强压制着心中的怒火,但最后一句话,还是透露出了黄琼心中的恼怒。而滕王则被黄琼这一番软中带硬的话,顶的不由得一愣。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宋王口中只会投机取巧,搬弄是非的淮阳欲孽,居然敢胆大包天的如此对自己说话。
他这个话什么意思?难道是再说自己什么都不是,没有资格管他?一个淮阳欲孽罢了,居然敢如此的瞧不起自己。贾权对滕王的评价果然没有错,头脑简单,愣了好大一会才想明白黄琼话中意思的滕王,也顾不得今儿是什么日子,此刻在什么地方。
恼羞成怒伸出手,便要拽住黄琼的衣襟,给黄琼一顿老拳。让这个淮阳欲孽知道一下,什么叫做做人不要张扬。让他知道,什么叫做自己与他这个淮阳欲孽说话,是给他脸面,他得尊重自己这个六哥。自己这个六哥,更不是他可以惹得起的人物,今后要懂得毕恭毕敬。
滕王这一举动,搞的广寿殿一片哗然。站在黄琼身边的永王,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黄琼出手。否则不仅滕王不死即伤,而且牵连的是非太大。再加上他一贯看不上自己这个六哥,便干脆代替不便出手的黄琼出面,一巴掌打掉了滕王拽向黄琼衣襟的手。
并将黄琼挡在自己身后,顺手抄起一把椅子来。大有你若是在动手,我也不客气的架势。滕王与永王在这里,便要摆开架势大战一场。挑起这场战火的宋王,则躲在滕王身后暗暗偷笑。而广寿殿内的其他皇子与公主,则是表情各异。
胆子比较小的纪王,与书生气很重的沈王,呆呆的站在一边不知所措。想要相互劝说一下,却看着眼睛瞪得通红的滕王都不敢上前。年长诸王之中,在赵王病逝之后,仅次于宋王的嘉王,则与宋王一同站在那里,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更有几个年幼的皇子与公主,则被吓的哇哇大哭。这其中尤以慎妃所出的永安郡王,哭声的嗓门最大。面前的滕王有永王出面对付,黄琼的注意力反倒是被几个哭出声来的皇子,给吸引了过去。看着哭到上气不接下气的那个永安郡王,黄琼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先不说,永安郡王名义上的爹,老爷子从那等困境之中,一步步硬是走了出来,性子如何的刚毅、坚韧。便是他的亲爹,蜀王阴险、狡诈、凶狠不一而足。可唯有一点,那就是性子绝不软弱。人品虽说极差、做是不择手段,可也算得上一时奸雄。
怎么不管是孙子也好,儿子也好,却生了这么一个,见到屁大点事情就哭成这个样子的窝囊废儿子?在看看其他几个年幼的皇子,一个个被吓的依偎在乳娘的怀中,不是同样哇哇大哭,就是不敢看向这边。难怪这些皇子长大后,个顶个的荒唐,却什么都不会。
养在深宫妇人之手,早晚都是要废了的。想到这里,黄琼皱了皱眉头,对着站在那里相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的高无庸,直接开口吩咐道:“高大家,今后再有这样的场合,年幼的皇子,一律不许在带着乳娘出席。现在将殿中所有的乳娘都赶出去,在外面等着。”
“查一下还未出宫就府的郡王,有谁年过三岁身边还有乳娘的,一律都打发出宫。这么大的孩子了,见到屁大点的事情便吓得君前失仪。难怪当年祖宗创业时,百战定天下的血性,在这些皇子身上一点都看不到了。身为皇子,这么大了还养在妇人之手,不废掉就怪了。”
听着黄琼的吩咐,殿内所有的人几乎都愣住了。谁都没有想到,面对滕王一而再的挑衅,黄琼再一开口却是吩咐的这个。而高无庸在看到御座上的皇帝,对于黄琼的这个吩咐微微点头同意后。连忙指挥殿内的太监,将那些还带着乳娘伺候的皇子,身边的乳娘全部赶了出去。
在看了一眼,面对着听到一直依靠的乳娘,要被赶出去更是嚎啕大哭,死死拽着乳娘不肯撒手的几个皇子,依旧是面无表情的黄琼后,高无庸干脆也不在看向皇帝。直接硬着心肠,从乳娘的手中将那些,都已经有七八岁了,却还要乳娘抱着的皇子抢了下来。
只是看着乳娘被赶出去后,哭的更加厉害的这些皇子,高无庸也不由得一阵阵的头大。待想要蹲下身子哄哄的时候,身后却传来黄琼冷冷的声音:“高大家,不要去哄,就让他们站在那里哭。什么时候哭够了,再将他们送回自己母妃那里。”
在与滕王对峙之中,精神明显有些溜号的黄琼,三言两语便将殿内带着乳娘的皇子,身边的依靠赶出了广寿殿。搞的那些年纪不大的皇子,一个赛一个哭的厉害,将这座广寿殿搞成了菜市场一般。黄琼的这一举动,别人倒是无所谓,权当看笑话了。
可对于他对面的滕王来说,却是犹如侮辱一般。直到此时,才反应过来对面的这个,面对着自己,还有闲心将年幼弟弟身边人赶出去的家伙,是真的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的滕王。也顾不得其他的了,张嘴骂了一句粗话后,抄起身边的一把椅子,便要冲上去与黄琼拼命。
而站在黄琼面前的永王,听到黄琼这个时候,居然还有闲心多管闲事,心中不由得感叹这个家伙心是真大之余。也只能硬着头皮,抄起手中的椅子迎了上去。此时整个广寿殿内可谓是乱成了一团,至于坐在上面老爷子的心情如何,却是根本就没有人理会。
就在滕王与永王,眼看着便要混战一场的时候,一声利呵让已经扬起手中椅子的两个人,不约而同收住了手。虽说依旧在死死的盯着对方,可手中的家伙事,却是不由自主都放下了。出声喝住两个人的,不是坐在上面脸色阴沉得厉害的皇帝,而是黄琼根本就没有见过几面。
身为皇帝长女,也是黄琼所有兄弟姐妹之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公主。黄琼只在大行皇后丧礼上,见过几面的大姐金城公主。虽说是庶出出身,可是作为皇帝的长女,比太子还要大两岁的金城公主,因为是长女,所以极为受到皇帝的宠爱。
否则,也不会以一个庶长女的身份,在皇帝赐宴的时候,座位还在身为嫡女的寿阳公主之上。而且这位金城公主虽说身为一介女流,但性子与皇帝却极为相像。性子果敢刚毅,远超过一般的男人。在皇家,尤其是在诸皇子之中,威望仅次于皇帝。
诸皇子,尤其是经历过淮阳之乱的年长皇子,包括大行皇后的四子,无论在阴险狡诈,无论在凶狠手辣。但对这位大姐,却无一不是又敬又畏。因为在当年黄琼外公作乱时,一手将几个弟弟养活的这位皇长女。对那些皇子来说,几乎相当于亲生母亲一样存在。
当年没有这位金城公主,变卖了身上仅有的首饰,苦心找来乳娘千辛万苦带进宫中,滕王与永王、宋王三人,几乎根本就活不下来。纪王,更是一直被她带在身边。便是睡觉都睁着一只眼,生怕有人加害这个弟弟。甚至当时在冷宫之中的皇后所出四子,她也是多方照顾。
这位金城公主,虽说在嫁人之后不在管宫中之事。可这位姑奶奶,却没有一个人敢轻视。即便是那位一向在宫中飞扬跋扈的德妃,见到这位皇长女也要收敛三分。她这一说话,不管滕王与永王在想较量一番,也只能作罢。
推开挡在面前的宋王与嘉王,金城公主走到正在拼命怒视对方的滕王与永王面前,厉声呵斥:“你们这个样子成何体统?这传出去让外臣知道了,还以为咱们天家没有家教。你们难道真的要把父皇气出病来才甘心?你看你们成什么样子,这些年书都读到了狗肚子中了?”
将滕王与永王训的低眉顺眼,不敢再说什么后。金城公主又走到黄琼面前,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自出宫以来,自己一见到便心生讨厌,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的弟弟后,才道:“九弟,你六哥心眼直,没有什么心机,很多时候考虑事情都不那么周全。”
“今儿这酒喝的也有些多,又是离京有一段时间,对京中与宫中这一年来发生的一些事情,不是太过于了解。他们几个年幼时,都是我这个做长姐一手带大。是我这个做姐姐的,当年没有教育好,让他在九弟面前失了礼数,在这里我代他向九弟陪不是了。
“九弟如今身份已经不同,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九弟虽说不是宰相,但能得父皇如此厚待,想必这胸襟还是足够宽阔的。还希望九弟大人有大量,不计较你六哥这番无心之言。不管怎么说,对外面人来说,咱们还是一家人,你说是不是九弟?”
这位金城公主虽说口中说的是一家人,可话里话外却是分的很清楚,明显将黄琼排斥在了另外一边。滕王是她一手带大的,自然与她这个长姐是一家人。至于黄琼,这位金城公主的话中意思,可不仅仅是生疏那么简单。什么叫做在外人面前,还是一家人?
难道没有了外人,滕王与他们是一家人,而自己就成了外人?这话中明面上说的有礼有节,可私底下的意思,甚至要比滕王一口一个淮阳欲孽还要刺激人。听到金城公主这番,表面上看似亲热,实则上却是生疏很的话,黄琼眉头微微一皱,但随即又面色如常。
只是淡淡点了点头之后,再未做任何的表态。对于金城公主代替滕王,向自己道歉既没有说满意,也没有说不满意。总之,让人根本看不出他此时心中的真正想法,究竟是怎么想的。而那边犹自不服气的滕王,听到金城公主代自己向着黄琼道歉,张嘴刚想说些什么。
精华都市小说 定河山-第四百六十七章 話中有話的金城公主閲讀
但金城公主一个眼神过去,随即又蔫了下来。见到飞扬跋扈的滕王,居然被自己这位长姐,收拾的如此服帖。同样张扬,不服管的永王,此刻在面对自己这位长姐的时候,也老实温顺的不像是他本人。黄琼虽说面色如常,但心中不由得对自己这位长姐,生出一丝警惕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