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731. 大人世界熱推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明天不是在名古屋有彩排吗?”
中森明菜翻身上马,和他面对着面。一回生两回熟,次数多了,这只纸老虎也越来越不客气,自然得很。
两人之间,还隔着那本小小的相册——被她给拿在手里。
她心里高兴,嘴上还是忘不了多问几句。
打电话的时候,中森明菜满心里想着岩桥慎一人在名古屋,结果,电话接通后,说了没两句,他却说自己现在还在东京。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 線上看-731. 大人世界相伴
能过来见她,中森明菜当然高兴。高兴归高兴,其实也被他给闪了一下。不过,心里想象着给远在名古屋的他打电话、和面对着面跟他说话,两件事各有各的快乐。
“明天早上再去名古屋。”岩桥慎一和她说。他伸过手,抱住她的腰,免得这只晃来晃去的纸老虎坐不稳当掉下来。
“是为了我,所以才不去吗?”中森明菜眼睛亮晶晶。
岩桥慎一迎着她的目光,还是实话实说,“今天晚上还约了索尼的酒井政利桑、还有富士电视台的人见面。”
“哈哈!”中森明菜忍俊不禁。
一边笑,一边捉弄他,“这种时候,要是回答‘没错,是为了明菜你才特意留下来’,我就会感动到搂住你的脖子,亲你一百下哦!”
“是吗?”岩桥慎一露出有点在意的表情。
他当了真,反倒让中森明菜连连摇头,在他腿上晃来晃去,“不对、不对!”她赶紧纠错,“这句也是开玩笑的。”
“……”岩桥慎一瞧着她这副自说自话的模样。
中森明菜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把拿在手里的相册往旁边一放,搂住他的脖子,和他脸贴着脸,“现在我最高兴,比你特意为了我才留下来还要高兴。”
为了她特意晚一天出发,那固然浪漫。
但是,在她那么说的时候说出“不是”,岩桥慎一的坦诚,同样让她高兴。甚至,比起特意为了她留下来的浪漫、更让她感到高兴。
“最喜欢你了。”
中森明菜凑过去,亲一亲他的嘴唇。
岩桥慎一又反过来拿她说过的话捉弄她,“只有这个吗?”
中森明菜哈哈笑,再亲一下。亲完这下,再亲一下。嘴唇分开,看看岩桥慎一那副“一百下可是你自己说的”的表情,啪叽啪叽轻轻打了他两下。
……耍赖掀棋盘还行。
“今天我可高兴了。”
中森明菜若无其事,跟个孩子似的,高高兴兴晃动身体,“现场的工作人员们帮忙庆祝了一整天,从早到晚不断听到别人说‘明菜桑生日快乐!’,晚上连线《THE BEST TEN》,松下桑还读了歌迷寄去的祝贺明信片……”
一整天充实的不得了。
而且,晚上回来,还收到了这么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不仅如此,还和他见了面。
她喋喋不休,岩桥慎一耐心听着。
中森明菜说高兴了,闭上嘴,看着他,两人互瞪了几秒钟,她笑嘻嘻的催促,“慎一你也说点什么嘛。”
“生日快乐,明菜。”岩桥慎一说。
她“嗯、嗯”点头,“现在很快乐,最快乐了。”话到嘴边,欲言又止。只是眯起眼睛来,笑嘻嘻的看着他。
“怎么了?”岩桥慎一问。
中森明菜和他说,“今天没有吹许愿蜡烛。”
这语气,像个跟大人要东西的小孩。
工作现场的气氛,就算蛋糕上面有蜡烛,也不会真的对着它们许愿。何况,中森明菜现在想要吹许愿蜡烛的想法,跟别人不一样。
“吹蜡烛?”
这个时间,也就只有去便利店,能买到小蛋糕,里面附赠同样袖珍的蜡烛。
中森明菜摇头,“不是真的要你现在去买蛋糕和蜡烛。”她扭扭捏捏,最后,伸手问岩桥慎一要他的打火机。
岩桥慎一拿出来,要递给她时,她反而摆摆手。
“你把打火机点亮,就是蜡烛了。”她仿佛异想天开,但不如说是拐弯抹角。
岩桥慎一拿她这孩子气的模样没办法,听她的,把打火机点亮。中森明菜闭上眼睛,两手捧着他拿打火机的手,真有个正在许愿的样子。
许完了愿,睁开眼,“呼~”的一下,把打火机吹灭了。
“许了什么愿望?”岩桥慎一好奇。
她摇摇头,笑眯眯的看着他,“不告诉你。”
可与其说许愿的蜡烛是那只打火机,不如说岩桥慎一才是那根系着她心愿的蜡烛。中森明菜低下头,额头去碰他的肩膀,“和你一起过生日最高兴了。”
她被翻涌的情绪弄得心里难受,想掉眼泪。
岩桥慎一摸摸她的头,“明年也和你一起庆祝生日。”
他这根生日蜡烛,仿佛真的体会到中森明菜系到他身上的生日心愿,“到时,还给你洗一大堆照片。”
提到那堆照片,中森明菜一笑,“拍了那么多奇怪的照片。”
“不是都挺可爱的嘛。”岩桥慎一还是不服气。
她哈哈大笑,“知道了、知道了~”就当是在他眼里,自己怎样都很可爱就好了~随便他拍好了。反正不管拍多少,他都能洗出来。
中森明菜紧紧抱住他,不想松开。
尽管如此,明天一早就出发,到底不方便留在她这儿过夜。时间不早,岩桥慎一和她待了一会儿,准备回家。
中森明菜舍不得,从后面搂着他的腰,黏着他,一起走向玄关。
“我就像是你的包袱。”她忽然冒出这么个念头,说了句傻话。
中森明菜笑嘻嘻的,语气轻松,像是在说两个人现在这个走路的样子。岩桥慎一听着,到底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和她说,“既然是我的包袱,那再重也不嫌。”
“嗯、嗯。”
她唰唰点头,脸贴上他的后背。心里明明正高兴,嘴上却说,“你觉得我重啊。”又胡搅蛮缠,故意曲解岩桥慎一话的意思。
“哈哈!”岩桥慎一笑起来。
知道她是故意的,也不拆穿,只是听着。
中森明菜脸贴着他的后背,手搂着他的腰,感受他的笑声带来的震动,嘀嘀咕咕,“我对自己现在的身材可是满意得很,该胖的胖、该瘦的瘦,要什么有什么,腰也很细不是吗?”
“……”她一说话,热气落在他的衬衫,又渗进去。
而且,说的还是这种话。
“慎一你不这么觉得吗?”她说完了,还问一问。
岩桥慎一没话说。有一半是对她的胡搅蛮缠无语,另一半是被她撩拨的心里难受。拿开她的爪子,把她拉到身前。
这只纸老虎眨巴着眼睛,对着他装模作样,挺胸抬头。
说她不是故意的,谁信呢。
……
今年的梅雨季像是结束的早一点,到七月中旬,天气就不像前阵子那样恼人。
星期五多云转晴,过后的星期六和星期天也都算是安宁的好天气。不像是福冈场和大阪场时那样,还要捏着把汗,随时准备应对雨水。
一准备户外巡演,团队的人就都成了天气预报员,时时把天气挂在嘴边。
巡演过一半,各种事都已经熟的不能再熟,正是状态最好的时候。这周的名古屋场,预定了要进行全场摄影,因而,场地的布置也跟前面两场不一样,到了现场,舞台上一站,先看到铺设好的摄影设备。
钢筋铁骨,让台上的美和酱看了,啧啧感慨。
才是彩排的阶段,看到这些,先觉得紧张了,“要是出了错怎么办?”
“还没开始演出,至少也先为了讨个彩头,说点好听的吧?”岩桥慎一无语。
美和酱想了想,觉得也是,点点头,去拍他的肩膀,“加油哦慎一君!请务必不要出问题!”
“……这话也原封不动给你一份。”岩桥慎一更无语了。
这家伙认认真真,“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总不能跟这么个笨蛋多计较。为了不被气死,岩桥慎一在心里默念。
“不过,昨天晚上,名古屋放送的录音,我就差点出了错。”美和酱挨着他,和他说东说西。
岩桥慎一问:“出什么错了?”
“是‘差一点出错’,”美和酱纠正,“所以是最后还是没有真的出错、完美结束了的意思。”她倒是振振有词。
行吧。岩桥慎一决定不问了。
“所以,”美和酱抬起头看看天空,“过后的演出,就最好不要出错,即使真的差点出错,也能把它带过去,完美结束……这样最好了。”
岩桥慎一听着。
“慎一君昨天晚上在东京有工作。”她说。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和索尼的酒井政利桑见面了。”
“大人们的酒会都说什么?”美和酱好奇。
这里所谓的“大人”,指的是区别于艺人的黑衣人。
“也没什么。”岩桥慎一道,“就是聊一聊业界的事。”
美和酱“哦”了一声,失去了兴趣。一听这些,她就像是个在上自己讨厌的课的差生,除了打哈欠之外别无第二个反应。
这反应早在意料之中,岩桥慎一也不觉得怎样。话题揭过去,两个人又说起别的来。
可是,聊了一大通别的事以后,美和酱忽然又把话题给拉回去。
“慎一君也是艺能界的大人。”
她看着他的侧脸,忽然认认真真说了句。
岩桥慎一又为她这跳脱的想法无语,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干脆没接这个话茬。
美和酱也不在意,若无其事地哼着荒腔走板的调子,抬头看着天空。过一会儿,看到形状奇怪的云,兴奋地大声叫岩桥慎一看。
休息的时间过去,彩排继续往下进行。
接下来的两场名古屋演唱会,顺顺利利。非但没有“差一点出错”,表现得甚至堪称完美。通过前面的几场演唱会,习惯了大型户外演出的模式,团队之间也磨合得恰到好处。
养精蓄锐了半个月,体力充足,嗓子也好好保养过。甚至连户外演唱会的天气,都非常不错。门票一售而空,观众们也非常热情。
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名古屋场都是状态最好的两场。
……
名古屋场结束,接下来再去的,是美和酱的老家札幌。
巡演的地点和场次决定下来以后,美和酱就往老家打电话,告诉老家的亲朋好友,乐队要回去开大型演唱会。
札幌那地方地广人稀,歌手们轻易不敢在那里开大型演唱会。万一坐不满,又赔钱、又丢脸,里子面子绝对什么都不剩。
要安排美和酱衣锦还乡,札幌也只开一场而已。
不过,等到了札幌场开始订票的时候,却出乎意料,很快一售而空——
据说是买不到其他场次的观众,觉得札幌场更容易买到,特意买这一场次,到时权当去北海道旅游一趟。
连札幌当地的酒店,也随着札幌场的门票卖完,被预定了个干净。
为此,当地的正府还特意给乐队的事务所发了感谢传真,谢谢他们回去开演唱会。
这下,不仅门票卖完里子有了,面子更是大大的。
通稿达人岩桥慎一还没说什么,另一个通稿达人渡边万由美先已经行动起来。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她神通广大,甚至打算直接跟札幌那边协商,拿到正府的宣传赞助,在报纸上发通稿、借着演唱会的话题给当地旅游业打广告、顺便还给乐队打广告。
以曰本人的地缘情结,把DREAMS COME TRUE跟北海道联系在一起,只会让北海道人与有荣焉,更加支持他们这里出来的大明星。
岩桥慎一知道了她的计划,佩服她佩服得很。
大型演唱会结束过后,歌手也好,班底的人也好,都能先休整上一段时间。只有岩桥慎一,摘了长颈鹿头套,回到东京,就又若无其事当他的上班族。
回了东京以后,冈田有希子还给他打电话,和他说,父亲跟母亲去看了DREAMS COME TRUE的演唱会。
“非常~非常的精彩!”
冈田有希子转达父母想法的语气,像是自己亲眼去看了似的。
不过,也确实是在名古屋的演唱会结束以后,她主动打电话给母亲,询问她观后感想。一听母亲夸乐队,自己就心潮澎湃,迫不及待想告诉岩桥慎一。
“听你这么说,我可放心了。”岩桥慎一收下冈田有希子的好心。
冈田有希子在电话那头轻轻笑起来。顿了顿,还是想告诉他,“阳子酱和我说,跟事务所解约的事,稍微有转机了哦。”
为DREAMS COME TRUE的演出真心喝彩,以及为南野阳子真切担心。
两者之间有着微妙的相通之处,都包含一种朴素的情感。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